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拒绝家庭暴力:从第一次开始

时间:2013-11-25 14:36 | 作者:佚名 | 编辑:lifei | 点击:1738
更多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深圳市家庭暴力防护专家提醒广大妇女,第一次家庭暴力打破了夫妻平等,受害者一定不能退让,而要勇敢应对,才能阻断家暴的循环,否则只会导致家暴愈演愈烈。深圳家暴防护中心的工作者还发现,每个施暴者的童年,都有过被打或者目睹家暴的经历,根除家庭暴力,要从儿童零暴力成长开始。

认识误区:司法人员认为是“家务事”

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持续性、经常性的家庭暴力,构成虐待。

家庭暴力主要包括夫妻间的暴力、父母子女间的暴力和其他家庭成员之间的暴力。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往往是家庭中的弱势群体,即家庭中的妇女、儿童和老人,其中约90%为女性。

在家庭暴力防护方面,深圳一直走在前面。早在2004年,罗湖区家庭暴力防护中心就在全省率先成立,罗湖区委政法委、区人大法工委、区公安分局、区司法局、区法院、区检察院、区民政局、区卫生局、区妇联、区教育局等10部门联合创建反家庭暴力干预机制。该中心在罗湖10个街道设立了分中心,83个社区工作站均设立了报案点。区、街道和社区均聘有家庭暴力监督员,形成了“区-街道-社区”三级监督员防护网。罗湖区公安分局还授权防护中心和分中心有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书”的资格。

深圳市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是深圳市暨国内首家专业民间的家庭暴力防护中心,于2010年5月6日正式注册成立。该中心重点在预防和减少深圳市家庭暴力事件的发生,帮助受虐者走出困境,协助受困人重建美好生活。

“经过多年的宣传,但大家还是对于家庭暴力的概念认识不足。” 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主任李孟告诉记者,一般市民认为家庭暴力是“家务事”还可理解,但一些派出所的民警和司法人员,也会认为家暴是“家务事”或者家庭隐私,在处理家庭暴力时不够主动,岂不知这纵容的家暴的升级。“市民朋友如果遇到邻居家发生暴力时,也不要当成是家务事,而应该去敲个门,或者拨打电话报警,都会让施暴者停止暴行。”

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素质不断提高,家庭暴力的形式也在不断变化,相对于拳打脚踢的身体施暴、经济上控制等“传统”家暴行为,“冷暴力”、“精神虐待”等逐渐成为谈论家庭暴力问题时频繁出现的关键词。冷暴力最明显的表现是夫妻间漠不关心对方,没有语言和情感的沟通或是将语言交流降到最低限度,停止或敷衍性生活、懒于做一切家庭劳动等。这种暴力是用精神折磨来摧残对方,非常容易让受暴力一方患上抑郁症。

李孟说,还有一个认识误区,家暴中,大家总以为受暴者是过错方,其实不是,家暴是因为双方的沟通方式或者行为模式出现问题。

家暴现状:外来人口是高发群

深圳的家暴比例占多少,两家防护中心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明确的统计。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每年接到的电话或QQ求助、咨询300多宗,罗湖家暴防护中心每年会接到40多位受害者上门求助。

“这只是冰山一角,家暴很多,说出来的很少。”罗湖区妇联副主席彭丹瑜,家庭暴力通常发生在私人场所,如果当事人不了解何为家庭暴力,或迫于生存压力和精神压力不愿意公开或有意隐瞒,家庭暴力很难被外人所知。

深圳外来人口多,非户籍人员家庭暴力也是“重灾区”,去年市妇联接到的家暴求助中,非户籍女性占72%。经统计,家暴中施暴者的年龄集中在20-45岁之间,而且越来越趋于年轻化。许多家暴发生在婚龄2-3年的家庭,这主要是因为家庭人员处于生活和工作的成长期,工作生活压力较大,情绪不稳定,比较容易发生暴力。“家暴和职业、收入、工作没有必然的联系。”彭丹瑜说。

李孟则表示,他们在接到求助时发现,在高学历的家庭中,冷暴力和经济控制是主要的家暴方式,因为高学历家庭知道打人犯法,所以采取另外一种方式来达到控制家庭成员的目的。

第一次家暴就已打破夫妻平等关系

拒绝家庭暴力,要从第一次家暴开始。彭丹瑜告诉记者,在罗湖家庭暴力防护中心的求助人员中,受暴者都是经历过多次家庭,实在是忍无可忍,才到该中心来寻求帮助与解决。“打个巴掌,用力推一下,许多家庭都认为这不是家暴。从而导致家庭暴力继续升级,今天打个巴掌,过几天就打个遍体鳞伤。”

第一次家暴,就已经打破夫妻平等的关系,这个时候如果受害者的态度不坚决,施暴者就会以为可以用“拳头”的方式来解决家庭问题,会强化继续施暴的行为,让家暴不断反复上演。彭丹瑜提醒广大女性朋友,遭遇第一次家暴后,一定要态度明确制止,或者进行求助,让施暴者明白,这种沟通方式错误,也让施暴者明白,这种暴力是会付出成本的,这样才能阻断家暴的循环链条。

如何来应对第一次家庭暴力,李孟建议受暴者应及时通报丈夫的父母亲友,同时对丈夫的这种行为发出警告。也可以向家暴防护中心的社工求助,如果家暴不严重可以协调处理,如果严重可以请求司法部门介入。

预防家暴:让儿童零暴力成长

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在咨询时发现,每位家暴中的施暴者,童年生活中都有过被打或目睹过家暴的经历。李孟说,“家庭暴力很多都有家庭遗传因素,这就成为一种代际遗传,当妻子或儿女没有达到预期时,他就会认为通过暴力能解决,因为这是当年父母的沟通方式。”

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曾对深圳市10所学校的1300名初高中生进行调查,数据显示,受访者身边存在家庭暴力情况的比例高达23.9%,这些孩子们在家中有过目睹或遭受暴力行为的经历。基于这样的现状,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希望通过“非暴力沟通”的系列活动,有效地切断家庭暴力代际传递,降低家庭暴力对孩子的影响,减少孩子在学校的情绪、行为问题。“现在很多家暴处理起来只是治标,而治本是要从儿童开始,让儿童在零暴力中成长。”李孟说,这成为他们目前的一个工作重点,并在多个校园开展。

这也是罗湖区家庭暴力防护中心的工作方向,目前,该中心也在开展儿童应对家庭暴力和关爱目睹家暴儿童系列活动,提高儿童应对家庭暴力的能力,消除家庭暴力在孩子心中的阴影。

解困:勇敢摆脱家暴,需完善法律和社会保障

在家暴处理协调中,也经常让社工们感到困惑,就是有的受害妇女既希望有关部门来干预和教育,又不愿看到自己的丈夫被拘留或罚款。

“为什么家暴屡屡发生,而站出来摆脱家暴的比较少?”彭丹瑜分析说,受暴妇女“选择”留在家里有很多原因:传统观念的影响;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孩子需要照顾;长期处在被控制、虐待的状态下,缺乏独立面对社会的勇气;害怕施暴者报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离开家没有地方可去;试图离开过但遭到更强烈的暴力;当她们试图离开时,如果没有社会保障她们的安全和人身自由,或者未能获得基本的生存条件,她们就很难选择离开。

要想摆脱家庭暴力,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能够说出所受到的伤害,并认为这种伤害是不能接受的;有安全的去处;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受到保护;在经济上和社会上能够生存下去。很少有妇女无需支持便可离开,这种支持可能来自家庭成员和朋友,也应该来自政府和非政府机构的支持和行动。彭丹瑜认为,目前,我们国家在社会保障和支持方面还是比较欠缺,导致有些受暴者不能勇敢走出来。

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专门的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法律。李孟表示应针对我国家庭暴力的立法现状,制定反家庭暴力法,规定保护令及其执行制度,从而有效维护受暴人的权利并防止暴力行为再次发生。同时,加大对受害人的法律保护和救助措施,保护受暴妇女在受暴过程中和受暴后及时得到救助,保证受暴妇女在家中不会再次受到侵犯。明确司法机关干预家庭暴力的职责的措施,完善相应的诉讼机制。

防范:启动反家暴联盟,设立避护中心

“我们25日要召开暴力防护中心十个成员单位的协调会,来确定家庭暴力案件中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实施流程。”彭丹瑜透露,《深圳经济特区性别平等促进条例》今年正式实施后,在反家暴中有了的突破,一是赋予受害人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权利,解决了轻微伤家庭暴力难于制止的问题,二是赋予受害人申请庇护权,规定家庭暴力受害人可以向民政、公安、妇联等部门申请临时庇护。可是“人身安全保护令”一直缺少实际操作流程,为此,她们将联合公安、司法、法院、检察院等相关部门,共同探讨“人身安全保护令”处理机制,促进“人身安全保护令”的顺利操作。

为了帮助到更多的受暴者,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将发起成立深圳反家暴联盟,将全市各个社区服务中心纳入联盟中,及时发现,及时介入各类家暴,避免家暴的不断升级。

深圳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的庇护中心,李孟一直期待能设立一处专门的庇护中心,给遭受家暴的妇女和儿童提供临时安置。现有的庇护中心设置在市救助站,条件差,出入要办理登记手续,非常不方便。而庇护中心应当满足当事人衣食住行等需求,能够让就读儿童正常上学。否则,派出所或社工介入家暴事件后,当事儿童或妇女还是要回家,施暴方可能会变本加厉,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但是经费问题却让李孟望而却步。

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是为了互相取暖,而不是为了互相伤害,更不是为了往对方身上砸冰。家暴防护社工认为,预防和解决家暴问题,关键夫妻双方在婚姻生活中相互让步,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

11月25日是联合国确定的“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也称“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

◆1960年11月25日,三位多米尼加女性——米拉贝尔三姐妹在多米尼加惨遭杀害。为纪念这一事件,1981年7月召开的第一届拉丁美洲女权主义大会宣布把11月25日确定为反暴力日,并决定每年11月25日到12月10日举行相关宣传活动。

◆1993年11月25日,联合国发表了《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宣言》,将“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定义为:在公共场所或私人生活中,对妇女造成或可能造成身心或性行为上伤害和痛苦的任何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

◆1999年12月17日,联合国大会核准了由多米尼加共和国提交的草案,正式通过决议,将每年的11月25日定为“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738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