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公益萌芽期 民间机构困难多

时间:2013-7-19 18:35 | 作者:佚名 | 编辑:lifei | 点击:3209
更多
近些年,尘肺病是被媒体关注最多的职业病,被称为是中国的头号职业病,目前这种病还不能够被完全治愈。而尘肺病人常常是跪着呼吸、跪着睡觉,所以他们又被称为是跪着走向死亡的一个群体。5月25日,调查记者、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王克勤接受了大公网专访,对目前“大爱清尘”救助尘肺病行动的现状进行了介绍。
 
Q:作为一名在一线岗位上坚持了二十多年的记者,您是怎样走向关注公益、关注尘肺病群体的道路呢?
 
王克勤:我到现在严格来讲也还是一个记者,当然现阶段没有一个岗位,但我的职业身份并没有变化,首先是这样一个界定。然后做公益是我的一个志愿者行动,我到现在也是“大爱清尘”的义工。那么作为一个记者怎么能够进入到了公益领域?我跟很多的记者同行进入这个领域实际上有相似的地方,是一种新闻报道工作的一种机缘。因为新闻报道工作让我们接触到这样一个群体,然后为这些群体的处境所触动,而后接上这个机缘,而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Q:为什么要提出一个叫做寻救中国尘肺病农民这样一个概念?
 
王克勤:尘肺病本质上是属于职业病,继而它可以界定为是工伤、因工受伤,我们一般看到的工伤就是胳膊断了、腿断了,还是胳膊、腿受伤,这属于因工外伤。尘肺病是因工内伤,是内脏系统因为工作而导致受到伤害。
 
那既然界定为工伤的话,它可以享受工伤的相关待遇和政策。在50年代、60年代,包括70年代的时候,中国国有企业的职工享受上属工伤待遇有六个政策:

第一,从发病日到死亡前的医疗费用全由国家承担。第二,从发病日到死亡前的工资福利全保障。第三,安排子女就业。第四,赔偿。第五,抚恤。最好的一条是第六条,每年可以享受三个月,甚至半年的疗养,在医院里,在疗养院里养着。但是在中国,农民群体跟以前的六项公共政策几乎没有关系。因此我们称之为是寻救中国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
 
Q:这些尘肺病农民知道自己得了尘肺病之后,有没有向用工单位维权,或者是向当地的民政部门求助呢?他们得到的结果是什么?
 
王克勤:找企业,好多的尘肺病农民后来都明白了这样一个概念,首先找企业,最后找企业那里,最后能得来结果的是寥寥无几。即使强势的公益律师介入,打赢官司的也不多。那么民政部门想请求政府部门支持,而政府部门给予帮助的也为数甚少。四川沐川县有一个尘肺病农民,得了尘肺病之后,下午四点钟还在乡政府申请救济,没有得到,晚上八点钟人就没了,重症之躯,危在旦夕,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生命不容等待。我们很多尘肺病农民群体就是在走程序、找企业、找政府的路上就死于这样一个漫长的维权和维护自己权利,和争取生命一线希望的一条路上。而最核心的问题是源于什么?整个社会把这个群体抛弃了。
 
Q:那么他们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王克勤:他们的解决办法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他们有了一个理论上的一个重大的认识和提升,他们认为尘肺病和其他疾病不一样,其他疾病像胃癌,像白血病,或者其他反正各式各样的疾病,叫做自发性、原发性疾病,就是你自身引发的疾病。尘肺病他们认为是他法性疾病,是外力因素强加给他的疾病,是这样的,尘肺病是我们创造财富的企业工厂强加给你的一个劳动者的疾病。既然有这样的认识,那么它接着就在认识上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认为这是经济发展、财富积累强加给这些人的生命和健康的损害。既然是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强加给他们的生命和健康的损害,那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的背后就存在着发展的血债及国家血债。他们认为,整个国家的GDP的增长,包括财富的积累背后有这些数百万、上千万劳工的血债,是他们的血泪和生命积淀了今天的财富,我们应该偿债。这是欧洲社会的重大的认识和提升,不仅他认识到是一个国家血债,更重要他认识到是一个国民血债。  我们今天享受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宽敞的街道,背后有这些劳工付出的生命和健康的血的代价,因此每一个国民欠着这些劳工的血债。  因此有国家血债和国民血债的这样一个认识。既然是国家血债和国民血债,国家偿债,就拿国家的全体纳税人的钱及国家公共财政为他们,解决他们的住传住行,尤其治疗保障问题。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3209次查看,有1人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引用 sky 2013-8-2 14:21
学习了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