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益经纪人眼中的“明星慈善”

时间:2014-2-14 09:48 | 作者:吕贝卡 | 编辑:caixin | 点击:2097
更多

图/各色衣香鬓影的“明星慈善夜”,也是常被诟病的对象,原因是“谁曾经晒出过这一部分的开销


当李亚鹏遭到职业爆料人拷问的时候,公众联想起的是李连杰、章子怡,还有一系列关于慈善的丑闻。红十字会在国内几乎消耗光了信誉,公众对明星也不是百分之百信任,偏激的人开始说“做慈善的没几个清白”。世道若此,各方都心寒。

都说明星做慈善除了要钱和善心,更缺乏的是专业。相比早已成熟的欧美明星慈善行业,越来越多的国内明星慈善,背后大多是助理、经纪人甚至歌迷会。那有没有人专门在操持这一备受争议的事业?

麦特文化总裁陈砺志2009年起在公司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麦特公益”,在明星和慈善之间搭了一座桥梁,有媒体称他为“明星们的公益经纪人”。陈砺志对这部分工作的处理非常低调,在慈善变成敏感词的今天,陈砺志也见证了明星参与慈善的种种吊诡。

“后果复杂,形势微妙”

陈砺志2006年从纸媒转到搜狐娱乐事业部做总监之后和慈善第一次发生了关系,对象就是如今身处漩涡中的李亚鹏。当时的搜狐娱乐作为独家支持媒体,与李亚鹏的嫣然慈善晚宴和李连杰的壹基金都有合作。此后的两年,他先后跟随李亚鹏到成都和西藏参与“嫣然天使基金”的唇腭裂手术项目。在西藏阿里,陈砺志发现当地有一个为孩子治疗先天性心脏病的项目需要资助,回北京后,他开始尝试跟一些机构联系救助,但都没有结果,后来他又利用自己的人脉,找到很多一线明星,也没有成功。明星拒绝的理由有两个,一是心脏病手术的风险大,成功率低;二是阿里海拔太高,他们自己去不了。

陈砺志几乎放弃了这个项目,有一次和范冰冰聊天时,他无意中提到,出人意料的是,范冰冰说“那我来做” 。陈砺志解释了其他明星不愿参与的原因,范冰冰回答:“总要有人来做。就是因为那个地方没人做,所以我才做。”这个项目被命名为“爱里的心”。

“那时候公司刚创立,还没有钱来做公益。”陈砺志说。但因为做成了这一件事,陈砺志觉得还有可为:“觉得身边有很多资源可以发动起来,我们做一些执行和行政上的工作,可以为需要帮助的人找到资源。于是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公益部门,来寻找合适的项目,介绍给我们的明星朋友,协助他们去完成和推进。”麦特公益就此成立。

2012年,陈砺志又和佟大为合作,为阿里的白内障患者做手术,这年10月,佟大为和妻子关悦带着他们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去了西藏,并获得几十万元的捐款。陈砺志还和羽泉合作,给阿里六所医院各建十个空调产房,为的是避免当地的孩子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环境中出生。

“大部分明星朋友都愿意做慈善。”陈砺志这样认为。但明星加入慈善确实有自己的顾虑。“他们有几个难点。一是不知道做什么。因为当前信息庞杂,虚假内容难以核实,受资助对象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不好判断。二是不知道怎么做。有很多事情,往往都是在落实执行的时候遇到困难。三是后果复杂,形势微妙。会不会被认为作秀?会不会有灾难性后果或者负面结果损害形象?捐赠是不是落到实处?会不会是烫手山芋成为麻烦?”

很多人都见过微博上@给姚晨、陈坤等明星的求助信息。但核实信息,再拿出解决方案是很琐碎的过程。陈砺志有一套核实求助信息的方法:“通常我们会看这个求助信息是否有一些公证材料;其次我们会尽量选择有媒体跟进报道的对象;第三我们还会委托媒体或者当地朋友去调查和了解具体情况,甚至我们会安排员工自己现场考察。”麦特公益在西藏阿里地区发起了一系列公益项目,都是现场实地考察之后才确定开展的。

为了和范冰冰共同做好“爱里的心”项目,陈砺志进出阿里几十次考证需要帮助的对象。阿里在西藏的经济和交通都是“特困”,颠簸复杂的进藏途中容易有高原反应,而游牧民族的分散流动,让信息查证变得更加困难。最终,陈砺志做了一本厚厚的花名册,详细记录的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病症轻重程度、家庭情况描述等。

比虚假信息更让人头疼的是“做好事”的潜在风险。陈砺志举例说,范冰冰和佟大为夫妇的项目,都涉及手术,是可能发生严重后果的“高风险项目”,同时耗资也巨大:“既有选择时的谨慎,也有执行时的艰难,还有时时担忧的手术风险。”范冰冰决定开启“爱里的心”项目时,她的团队、家人及朋友都曾劝阻过她。现在项目已经进入到第四年,有超过200个孩子和家长接受资助到上海和北京进行手术。

国情之下的慈善选择

阴谋论者总是把明星慈善和公关联系在一起,认为他们做慈善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形象公关。但陈砺志不这么想:“也许有人是这样,但在麦特合作过的对象中,还没有把慈善当成公关来做的。”例如范冰冰做“爱里的心”,四年来已经耗资千万,“如果是做公关,这个代价实在太高了”。

很多和陈砺志合作的明星更希望“低调”。周迅的要求就是我们负责做事她负责捐钱,不要报道不要采访。姚晨也是如此。有一次,麦特公益在为一对脑瘫儿童募捐,还有4万缺口,陈砺志联系姚晨帮忙转发微博,结果姚晨直接认捐了4万。受助方想让媒体报道以感谢,姚晨不同意,最后对方的志愿者就发了一条长微博感谢她。

但出人意料的是,陈砺志的慈善模式有点“非典型”,麦特公益和明星都不会募集资金。“因为我们目前都是明星自己的钱,专用于他们指定的项目,不对外募集;麦特负责执行,执行中产生的行政费用麦特承担,所以没有账目问题。”陈砺志说。

按照目前的法律法规,国内的个人NGO没有放开。一旦慈善事业准备公开募集资金,就需要成立专门机构,挂靠在有资质的基金下面,每年交一定比例的管理费。陈砺志不愿意这样做:“我们目前还是希望所有的费用,都用于每一个项目的需要,能不浪费就不浪费。”但即便如此,在涉及到发票、财务等问题上,麦特公益还是不得不跟机构合作。

几年前的郭美美风波让民众“谈红会色变”,但陈砺志不想全盘否定资深的慈善机构,而是期待一些具体办法的改善:“可以考虑在现行体制下,做一些创造性的突破。比如我们目前在西藏的项目,就是通过机构管钱,项目方管账,双方共同监督对方的方式来完成,而且约定不产生一分钱的行政管理费用。不过,这个方式目前无法推广,只在西藏阿里适用。”

“我觉得首先亚鹏需要直面质疑”

国外有专门为明星做慈善管理的公司,现在麦特公益是国内相对接近这个定位的机构,但陈砺志认为两者的情况“无法比拟”,因为不愿意为了募集资金就挂靠机构、交管理费而造成资金浪费,麦特公益一直维持在现在的规模:“我们目前的问题是,无法做大。但我们暂时也不想做大,就先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帮助一个人就是一个人。”

慈善事业频频遭遇媒体质疑,最近在风口浪尖的李亚鹏以及嫣然天使基金,恰恰是陈砺志最早协助的慈善事业。陈砺志对“嫣然”的评价是正面的:“我的个人感受是,嫣然是一个很伟大的基金很伟大的项目,一次手术可以美丽一个人一生。这些年来,过万例的手术成功,给了很多患者新生活的信心,让他们接下来的生命历程更美好。”

“我觉得首先亚鹏需要直面这些质疑,不回避;其次,应该欢迎任何法律的介入,审计的介入;第三,要做到持续公开财务,透明账目。这也是在中国做公益慈善必须做到的。在当前环境下,过得硬,经得起质疑,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脆弱的中国公益事业的保护。”陈砺志说。
“公开透明”是陈砺志反复强调的一点:“明星也好,机构也好,普通人也好,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公开透明,欢迎质疑,欢迎监督。”但另一方面,他也希望监督能够规范起来:“任何站出来质疑的个人或者媒体,一定要调查,研究,深入调查,专业研究,不要轻易捕风捉影去否定和打击。中国的公益和慈善很脆弱,但是需要帮助的群体很庞大,不要一棍子打倒一片,也不要让有能力做公益的人顾虑重重,把慈善当成龙潭虎穴,这会剥夺一大批人获得资助的机会。”

好莱坞式明星慈善模式

当李亚鹏忙于应付职业爆料人周筱赟的质疑时,媒体总是忍不住对比同样做慈善的皮特和安吉丽娜·茱莉夫妇。茱莉夫妇的第一个孩子希洛和李嫣同样出生于2006年。致力于慈善的茱莉也用女儿当由头又做了一次慈善,她将希洛首次曝光的照片以76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所得款项全部捐给茱莉-皮特基金会,用于战争难民的人道主义救助。

安吉丽娜·茱莉是一个用慈善事业扭转形象的绝好例子。时间倒回1999年,公众对茱莉的认知还是放荡大胆的怪胎美女。2000年拍摄《古墓丽影》时,茱莉的转折出现了,她访问了电影拍摄地柬埔寨的难民营。第二年,她被任命为联合国亲善大使,她并没有在挽回自己的形象之后就丢掉慈善。

站在茱莉背后的是一家叫“全球慈善组织”的公司。这家公司专门指导有钱人如何开展慈善活动,有一半客户是电影明星。

这家公司的第一个客户就是茱莉。创始人特雷弗·尼尔森认为,每个人都有搞慈善的冲动,公司的主要工作是帮助明星发现他们的慈善激情该落脚于何处。明星客户们不愿意透露尼尔森的介入有多深,保密条款是合同的标准组成部分。但一位歌手承认自己需要有人帮忙打理慈善事业:“主要工作是写歌和唱歌,不能全身心搞慈善。”

好莱坞明星的慈善方式主要分两类:一类是成立个人的慈善基金会,茱莉夫妇、莱昂纳多都有个人基金会等;另一类是通过社会公益组织捐款,如小罗伯特·唐尼、休·杰克曼、桑德拉·布洛克等人就通过美国红十字会进行捐赠。《好莱坞报道》在《基金VS捐赠:好莱坞明星的慈善隐患》一文中说,通过社会公益组织进行捐赠在税收减免上更优惠,但更多明星却倾向于成立个人基金会,因为可以控制资金的走向。乔治·卢卡斯去年10月将其公司以40亿美元卖给迪士尼时,为避税就把收入中的大部分转入个人的教育基金会,但按规定该基金会必须做出捐赠。目前,卢卡斯的母校南加州大学已接受该基金会上亿美元的捐款。

美国慈善组织的日常管理费应该低于总费用的3%,当奥普拉、简·方达各自的基金会出现运营费过高时,立即受到各方质疑。其中奥普拉2007年为南非贫苦女孩创建的教育学院耗资4000万美元建成,被很多媒体质疑奢华铺张。
在美国,任何人都可查阅慈善公共组织的资金去向,但个人基金会则没有这么透明。因此美国政府对这类基金会的法律监管和审计更严格。美国民间还有公益组织专门对慈善机构进行信息发布与评估。
并不是所有美国的慈善组织都欢迎明星。一旦他们陷入私人的麻烦,慈善组织也会受到牵连。代言人即使没有发生丑闻,他们的存在也会成为负担。有些人做贡献的方式就是举办大型宴会,结果举办这样的活动几乎花光所有的钱。这一点对国内慈善事业倒是个启发:在以慈善为名的宴会上永远衣香鬓影,谁曾经晒出过这一部分的开销?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097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