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随感】乡村教育与公益

时间:2014-3-26 16:03 | 作者:李坤 | 编辑:caixin | 点击:2206
更多
乡村教育一瞥

X学校位于关中平原一座小县城的边缘,近年新建了校园,学生由三年前的300多人迅速增长到1000多。学校没有住宿制度,随着学生数量的猛增,各种托管中心遍布学校周边,专为那些家在农村的进城学生准备,11个托管中心住着学校的200多位学生。在另一所县城小学,外来读书的孩子接近20%,孩子们多生活在托管中心,少数寄宿亲戚家。家在农村、父母没时间陪孩子,于是有了雨后春笋般的托管中心。进城读书,早已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最早有家长租房陪读,现今是商业全托管。农村学生从撤点并校后的寄宿制到进城读书的全托管,缺乏亲情陪伴和家庭教育,一点没变。这些进城的农村学生,离土离乡,他们受到的是和城市孩子同等的教育吗?

在距离县城25公里远的Y学校,校长告诉了我们乡村学校学生“流失”的数据。Y学校最早是一所初中,学龄人口高峰时期,初中三个年级学生有1600多人。撤点并校后,全镇只有Y学校一所中心校,现在加上合并后的小学,学校总人口只有500多人。学龄人口的减少固然是重要因素,现有学生的分流却不容忽视。全镇学生,有三分之一进入了县城和周边大镇的公办学校,三分之一进入了私立学校,只有三分之一留在本地上学。因为教育资源的不均衡,“能走的都走了,留下的都是贫穷的家庭。”校长说这话时双唇抽搐着。

流失的不仅是学生,还有教师。Y学校这两年流失了近20名教师,只出不进。30至40岁的教师已经断档,多数教师都在40岁以上。在另一所乡镇,某高中一个假期流失了30位教师。据说,该校几乎每个高中教师都在争取利用各种机会调到县城教书。老师想进城,而留下的也并不轻松。一位乡镇学校的体育老师告诉我,现在没有多少老师愿意教体育,很多体育老师都改行教了主课,因为教体育课不利于评职称。在这所3—9年级的学校,1300名学生只有三位体育老师。

学生进城,教师进城,撤点并校依然在延续。在该县,乡村被划成了几个教育区域,每个教育片区包涵几个乡镇,最终只保留一所高中,几所附带小学的初中。上一轮撤点并校后,每个乡镇只有1所中心小学,而今,中心小学的3—6年级也被并入了初中,每个乡镇只剩下一两所1—2年级的初小,原中心小学被改建成了示范幼儿园。

在乡村学校撤并的风潮中,S中学依然保存了下来。这所将军故里的学校,凭着远近闻名的教学成绩,不仅没有缩减规模,反而吸引了不少其它乡镇的生源,这或许是一个奇迹。他们依靠教育立校——或者说,他们依靠应试教育的成绩立校。

没有根的应试教育

如果没有再次走入乡村校园,或许我根本不会如此强烈感受到现有教育体系的弊端。在S中学的一节品德课上,老师娴熟地讲述着知识点,学生们认真地读着课文;老师与同学互动,话题是那些知识点;老师随时提醒学生考试的知识重点,同学们马上用笔划出来。从学校的角度看,这是一节成功的展示课,据说授课老师是某大学的高材生。一节品德,同学们了解接受的是枯燥浓缩的知识点,即使知识点都对,又有多少同学能够感同身受,能够理解和应用?!道德教育,需要从日常言谈中影响学生进行教育。当德育成了浓缩的知识点,教育便成了考试的附庸。

在X学校的一节科学课上,杠杆是知识重点。基础设施的进步让课程中可以应用现代化的投影仪,每一张图片都可以用影像展示。可惜,科技的进步并没有改变教学方式,省力与费力杠杆变成了一个定义和公式,学生们根据公式判断每一样工具的类型。所有这些,都成了纸面上的知识传授,学生只能在脑海中想象省力与费力的区别。这样的课程,无疑是运用先进的教学设备,尝试新式的教学课程,却在沿用老旧灌输式的教学理念。当我们的素质教育已经喊了10年,科学在于动手的道理已经尽人皆知,然而,孩子却依然接受着死板的应试教育。科学的启发,远远谈不上。不得不令人反思,我们的教育进步了吗?应试教育为何如此根深蒂固?

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方式,甚至是知识本身都存在问题。我在最近几年关于西部乡村教育的调研中了解到,多数农村学生初中毕业即意味着失学,很多学生甚至无法读完初中已经辍学。在学生们的眼里,读书只是为了升学,当自己没有好成绩升学,读书也就没了意义。初中已经变成了应试教育中的一个链条,交给学生的只是一个升学的机会,却让学生失去了学习的兴趣。经验判断,很多乡村只有十分之一的学生能够读到大学,多数学生被甩下了教育的阶梯。他们接受的是为了应试升学的基础教育,进入社会,发现所学一无所用。如果以升学率为评判的应试教育在城市尚有一丝生存空间,在农村,无论教育方式抑或教育内容,都是没有根的教育。

横亘在游戏课程面前的“墙”

作为从事教育工作的公益组织,我们想在西部乡村推广一套游戏课程。记得小时候经常看一种《学与玩》杂志,它那“玩中长智、学玩结合”的理念,深受小伙伴们喜欢,让笔者至今记忆犹新。我们的游戏课程主要是采取“游戏+讨论”的方式,运用分享环节帮助学生体会感悟,收获教育。为了在学校中推广这种新的教育方式和理念,项目组织了试点学校的教师进行TOT培训,发动老师回校后培训本校的其他

老师,推广这套游戏课程。

在Y学校的一节游戏课上,学生们互相协作脚挨脚站起来,惊喜争论不断,最后的分享,每个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团结、自我认识……在课堂上沉默的乡村学生的形象消失了,代之的是每一个活跃参与的主体。教师不再高高在上,而是成了课堂的协作者,与同学们平等地讨论、分享。

学生和老师都很喜欢这套课程,学校也很认可,但我们却发现很难把课程日常化,融入到一般的日常教学体系之中。认可却难以推广,一堵无形的墙挡在了游戏课程面前。

按照最初的设计,我们的游戏课程主要针对体育课和班会课,学校定期开展课程,我们给予支持辅导。很多学校的实际情况变成了项目人员到学校访点一次,学校开展一次课程。一些老师觉得课程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在现有教学任务都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很难长期日常化开展课程。学校领导虽然也很认可游戏的课程和理念,但在应试教育办学的大方针下,也往往无能为力。同事们自嘲地称,我们要先找到那些敢于打破应试教育体系的英勇校长,再推广课程。

S中学的体育课上,课程变成了一场纯粹的游戏,大家热热闹闹地玩,换换上课方式。老师也很乐意开展“游戏”,但是却很担心“游戏”过程中的安全问题。课程中的讨论分享、价值观的引导和坚持都不见了踪影。在现有的课程体系下,体育课的功用是发展学生的体育技能,而游戏课程却包涵了体育和德育,体育老师往往难以兼顾两方面的内容。

虽然遇到了一定阻力,但是一些老师在其他课运用游戏理念的尝试让我们欢欣鼓舞。英语课,老师们应用游戏猜单词帮助学生们提高单词记忆,效果明显;品德课,老师利用室内游戏帮助大家进行生活分享,大家其乐融融;数学课,用动手参与制作模型的方式引导学生理解圆的面积……游戏课程的理念正在慢慢融汇进一般的日常教育中。Y学校的校长与我们开玩笑道,“如果能够设计一节圆的面积课,把游戏理念和日常教学结合,那一定是精品课程。”也许这已经超出了我们游戏课程和项目的范畴,但是,能够让教育真正地生根发芽,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相关推荐:


·         一起动手“拾房子”

 

·      台发布碳中和技术参考规范 

 

·         环保NGO广州传递国际能量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206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