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NGO如何与各方搭建对话平台

时间:2014-4-30 11:25 | 作者:南方都市报 | 编辑:pengmingxue | 点击:1873
更多

上世纪早期,查塔努加市是美国重要的工业和制造基地,城市里密布着铸造厂、冶金厂以及其他的工厂,而且大量使用煤,大气污染严重,交通十分堵塞。1969年美国环保署将这个城市评为全美大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但在当地环保组织ISC介入之后,1993年由克林顿总统发起的总统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将查塔努加市选为全市21个可持续发展的模范城市之一。

 

查塔努加市,曾在1969年时被美国环保署评为全美大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但环保组织ISC(美国可持续发展社区协会)介入后,启动了一个“查塔努加前进1984”项目,让政府、企业和民众冷静地坐下来,商讨出一套各利益相关方都认可的解决方案。

 

当年参与查塔努加市项目的Barbara Felitti(以下简称芭芭拉),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环保科学家和高层管理人士。她在环保领域及商业领域跨界工作近30年,也曾是ISC的全球副总裁和驻乌克兰的国家首席代表。

 

2008年起,芭芭拉开始持续为ISC的中国项目提供技术支持,包括环境、健康和安全中心(EHS+Network)在广东和江苏的发展。412日下午,她来到广州,讲述了一个美国城市绿色变身的故事。广州的环保人士关注的焦点更多地投向了本土的环境治理问题上。芭芭拉认为,环保NGO扮演的角色是:倾听、多方沟通、促进交流。ISC在这方面,有一套对话的法则。

 

 

美国小城的绿色转身

 

记者:是什么让查塔努加从一个污染严重的城市变为环保模范城市?

 

芭芭拉:上世纪80年代,查塔努加市启用了各方联合参与行动,这个活动叫“查塔努加前进1984”,它汇集了各个利益相关方,包括政府、企业和市民的广泛参与。他们在一起讨论这个城市的愿景是什么、这个城市的未来是怎样的。

 

我们在连续20周的时间内举行了100多次公众征询活动,在这个基础上由市民投票确定应该执行什么项目、采取何种行动,由此形成了34个具体的目标以及223个可执行的项目,来改变这个城市的环境面貌。

 

记者:能不能举一些具体的例子?

 

芭芭拉:这223个项目包括,经过政府的参与,有75英里的河滨区域被改造成为休闲步道,供广大市民娱乐,而且也建了一个最大的淡水水族馆。这个项目动用了4500万美元,全部来自私营企业的捐赠。

 

此外,因为城市交通非常拥堵,市政府在城市外围设立了一些卫星停车点,城内的公共交通都是免费的,以此鼓励大家更多地转乘公共交通。这个项目利用了查市雄厚的制造业基础,建立了一个专门生产电动车的公司,后来,这个工厂里生产出来的电动巴士,不仅仅供查塔努加市使用,也推广到美国其他城市和很多其他国家的城市。

 

记者:您刚刚提到各方联合参与的机制,它如何确保每个人都参与?谁来起主导作用?

 

芭芭拉:每一个群体都有自己的目标和关注点,重要的是他们要充分对话,形成如何达成目标的共识。政府或者非政府组织,任何一方都可以成为主导者。首先发现问题,再启动项目来解决问题,在此过程中还需要汇聚社区伙伴的参与,否则项目没有办法落地。

 

记者:如何解决参与者之间的利益分歧?

 

芭芭拉:就我来说,解决冲突最重要的是开展对话,这种对话必须是开放的,人们得互相倾听对方的观点和意见。

 

 

环保组织的敲门砖

 

记者:ISC作为一家国际非营利机构,在与中国政府打交道方面有哪些经验可借鉴?

 

芭芭拉:ISC进入中国已经有七年之久,在各地所做的关于城市可持续发展项目,很多都是跟当地政府一起合作。ISC能够切实提出有效解决方案,不仅指出有什么样的问题,而且希望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种正向积极的态度,必须很好地转达给当地政府,让他们看到我们的立足点。现在的政府没有不想解决问题的,所以意愿和态度非常重要。

 

记者:你们在中国开展了哪些项目?

 

芭芭拉:我们跟广东三个镇级的政府一起合作开展了社区能效项目;在江苏,我们跟扬州市政府做了一个老城改造项目,这些都是比较大型的项目;在珠海斗门、深圳观澜等地区,我们邀请了来自居委、街道、学校,还有社区里的企业,大家坐在一起商讨现在这个社区面临什么问题,最急需解决的是什么问题,应该怎么去做。

 

在我们的社区能效项目中,我们请华南师范大学的几百位志愿者一起到社区做问卷调查,了解当地的问题和需求,同时我们也结合美国、日本等环保课程的经验,为当地的学校开发环保教材,帮助老师在他们的课程里将这些知识融入进去。

 

记者:环保组织靠什么持续生存?

 

芭芭拉:在我工作过的所有地方,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孟加拉,马其顿,只要是非营利组织,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首先,要找到投资人,向他展现你这个机构所做的工作具有什么样的价值。比如,我们有一些与残疾人有关的项目,往往能得到很多人的帮助,这是因为大众可以看到助残工作是有价值的,所以愿意为这个项目捐钱。此外,非营利机构可以通过服务、售卖产品来获得一定利润,以便持续地运营下去。比如非洲有一些民间组织,他们卖床单床罩这些东西,盈利用于资助防治疟疾;在乌克兰,有一个NGO和当地的印刷厂合作,在笔上面印商标和LOGO。非营利机构组织了一些智障人士来做这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工作,工厂就给这些工人付酬,除此以外,他们会给NGO一笔资金。这样一来,参与的劳动者有收入,NGO也有收入。

 

 

为中国NGO搭建平台

 

记者:灰霾问题在中国很多城市非常严重,请问ISC能够给这边城市灰霾治理提供哪些帮助?

 

芭芭拉:灰霾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我跟进的很多国家,俄罗斯、乌克兰都有空气问题。简单可行的办法是对建筑进行相应的改造,比如说通风、管道等,这些不用花很多钱。当然也有复杂的技术投资,比如说使用清洁煤的技术、用低碳排放的燃料等,减少居民对生活环境的污染,以及工厂的大气污染排放等。

 

我们首先要发现问题,然后找到解决问题可能的方案,从中选择最优方案,再以这个方案为基础制订可以执行的计划。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环保NGO的工作环境?

 

芭芭拉:中国其实是一个很多样化的国家,它有充分的能力解决现存的环保问题,但是缺少的就是环境。我们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建立平台,去营造这样的环境,让环保问题可以得到更好的解决。

 

记者:ISC未来在中国有哪些工作规划?

 

芭芭拉:中国也有很多环保类非营利机构,他们也在慢慢成长,但自身能力还比较弱。ISC今年开始的绿社区握手行动,其实就是着眼于这一点,希望能够帮助到在广州本地的一些环保机构,给他们提供智力支持。



相关推荐:

 

·         美拟用发光植物解决电力问题


·         维基创始人投社企 追求社会创新


·         芒果V基金:专项基金的成长史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873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