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农业企业CSR的核心是什么?

时间:2014-7-15 09:48 | 作者:郭沛源 | 编辑:chenshuyi | 点击:2205
更多

商道纵横与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一起组织“清华紫荆创新领袖同学会社会责任投资系列沙龙”,主题是农业投资与社会责任。我是主持,所以提前先系统梳理了一遍农业CSR的问题。

 

农业企业CSR的核心是什么呢?从大的方面,可以分为“吃”和“人”两大议题。

 

“吃”的议题比较好理解,农业企业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就是吃得饱、吃得安全和吃得好三个问题。解决吃得饱的问题,就是我们常说的保障粮食供应,稳定市场价格。解决吃得安全的问题就牵扯到食品安全、转基因等事项。解决吃得好的问题主要涉及到营养健康,吃进去的东西有利小孩生长发育,有利大人营养均衡。上述三个问题是所有农业、食品(甚至保健品)公司做CSR绕不开的核心问题。如果绕开,CSR就徒剩一件漂亮的外衣了。

 

在“吃”的议题上,我国面临的挑战非常严峻,尤其是环境污染导致的食品安全问题(人为的食品安全问题就不多说了)。去年我参加全国生态文明论坛,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说,工业污染造成耕地污染面积占19.4%。这些污染通过食物链终究会进到每个人的肚子里的。

 

“人”的议题是指农业发展过程中企业与人的关系。这里面的人主要有两大类:给农业企业打工的人(常常就是农民)、住在农田(或生产基地)附近的人(常常是原住民)。对第一类人来说,农业CSR主要体现在怎样带动农民增收,推动农村经济发展。以前经常会讨论“公司+农户”的模式,按现在比较高大上的提法,就叫创造共享价值,雀巢与农民的双赢故事已经被哈佛商学院广泛传播了。对第二类人来说,农业CSR主要体现在有没有妨碍别人,因为有的农业企业财大气粗,会挤占别人的耕地、砍了别人的林子,有的农业企业有污染(如农药、禽畜粪便等),会影响别人原来的生意。棕榈油开发是比较典型的例子,所以可持续棕榈油行动(RSPO)会要求企业充分关注原住民利益。

 

“人”的议题常常会和贫困联系在一起:若处理好,农业企业能帮助农民脱困;若处理不好,农业企业可能会破坏原住民的生计,并将他们推向贫困的边缘。香港乐施会一向关注扶贫,他们从数年前起就开始推动中国农业的CSR发展,角度就是扶贫与发展。乐施会支持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的CSR研究工作,后者近年来发表了《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发展与社会责任》、《中国企业对外农业投资研究报告》研究报告。

 

本文只是提纲挈领式地描绘了农业企业CSR的全景图,点出了核心议题。单个农业企业的CSR因为具体情况不同,可能会更加复杂。好在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粮食安全委员会(CFS)最近搞了一个《农业和粮食系统负责任投资原则》,对农业CSR做了更为具体的描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照如下十条原则对农业企业的CSR水平进行更为全面的评估。

 

原则1:促进改善粮食安全和营养

原则2:促进可持续和包容性经济发展

原则3:促进男女平等和妇女赋权

原则4:鼓励青年参与并赋予其权能

原则5:尊重土地、渔业、森林和水资源权属

原则6:保护自然资源并促进适应和缓解气候变化

原则7:尊重文化遗产和传统知识

原则8:推动建立安全健康的生产体系

原则9:纳入具有包容性且使人们能够参与的治理结构、流程和申诉机制

原则10:审查影响,确保问责制和透明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