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我是一个长期的打酱油族

时间:2014-9-15 09:39 | 作者:张伟 | 编辑:zhengcaili | 点击:1879
更多
导读
公益机构中众多的打酱油族成了机构最大的问题。当然,专职或兼职甚至志愿者不是用工作量衡量的,但背后反映的是一种责任态度,这也是组织发展和个人发展最重要的一种相互承诺。如果看不到一个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是在为未来拼命,那会有人想,咱还是洗洗睡吧。


前几天,几个做企业咨询的朋友,怀着对公益机构浓浓的兴趣,对我们机构做了一次“问诊”,过程中产生了很多不同思维撞击的火花。最后结束的时候,他们也直接的说:其实你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核心人员都不是专职工作人员。就记住这一句了,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

专职,兼职还是志愿者?

在和一些创业团队接触时,我也反复观察,或者说最关心的就是核心团队人员的状态。一看是什么人兼职,什么挂名,就基本否定他们的前景了。

我一直也和很多人一样的认为,专职或者兼职,甚至志愿者只是个头衔而已,只要是认真做事情不就行了。而我个人也一直定义自己是一个兼职的专职工作人员。但其实最终细细想来还是有区别。

其实这些身份不是用工作量衡量的,背后是反映的一种责任态度,这也是组织发展和个人发展最重要的一种相互承诺。

什么是专职?说明自己的工作就是围绕这个,自己对这份工作,这个组织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有把自己“身家性命”压在上面的勇气和担当。

但是当你说是兼职时,就有一种弱化的责任感,言外之意,虽然自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和付出,但是也只是暂时,短期的工作承诺。当你定义自己就是一个志愿者的时候,你的心态会更微妙:我就是来奉献自己的时间和工作的,至于机构和工作的未来发展,就只能偶尔想想罢了。

所以每当做能力建设等培训,招募了一大批兼职,甚至志愿者时,明显感觉到由这些人员组成的团队,很难经受住复杂的挑战,虽然在目前公益和慈善发展的初期,还有很多的机会可以乱世出英雄,杀出很多草莽团队,只要竖起一个“爱心”大旗,就能忽悠到一些刚富有,但还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中产和暴发户。但未来,就如同改革发展几十年,市场开始成熟时,创业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有一次,面对着很多参加公益机构知识学习的小伙伴,每当我说到一些核心要求,就会听到推辞:我其实就是个爱心志愿者。忽然萌生一个想法:以后这些课程干脆就叫“公益兴趣培训班”吧。

多机构专职

在公益机构,看到有很多人都在几个团队中担当核心岗位。由于发展初期缺乏资源,公益机构中很多人(其实都是些大佬啦)出于支持的目的,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会在多个机构中担任职位,而且看起来也都是专职工作。

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也是上文提到的那个案例,在和一个创业核心团队沟通时,当问到负责人的情况时,被告知还在另外一个单位担任一个更为显赫的职位。我当即就有个判断:如果我是投资方,无论他们现在业务多么突出,都会对投资有所保留。这里面的逻辑很简单: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团队发展面对的问题是无限的。即使你现在看起来发展势头很好,但是假设你全部精力都放在这里,发展的前景一定会更好,我的投资收益也应该会更好。

更重要的是,无论你怎么强调这几份工作中的主次,如果你有几个选择,在外界看来就是有不同的退路,所以你能否在危险和困难的时候坚持住就大有疑问了。

回到团队内部,也是一样的思维方式,我们姑且叫他为“安全感”吧。如果看不到一个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是在为未来拼命,那会有人想,咱还是洗洗睡吧。

资助方也喜欢打酱油

和一个团队谈到一个政府项目时,是一个资助贫困生的项目,他们苦于自己没有精力,就想找社会组织代劳,但是有一个要求:没有运营经费,必须专款专用。理由是政府以前一直是这么办的。普通捐助人就更不用说了,让你们替我们发个爱心款,还要收运营成本,简直就是荒谬。

看到很多机构申请基金会项目时,也是这种心态,申请上再说,人员工资,运营成本能压缩就压缩;基金会在砍成本时,也是往往从这几个支出类别上做文章。这和公益项目本身的产出很难用经济回报等量化指标衡量有关系,加上公益项目也不容许有盈余或者发展准备金的概念。所以永远都是先申请项目,然后招募人员,还没培养好,就去干活,然后刚培养完,就说不定项目结束了,又养不起人了。

结果大家一起又是打了一遍酱油。

在面对这些问题时,我最为不满,或者说担心是,还是这个行业内部弥漫的理想主义情怀。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也是个理想主义者,或者说悲观的理想主义者,但发现和公益圈里面的主流想法一比,我又成异类了。其实我更愿意把有些公益大佬称为:浪漫主义。

浪漫的以为,可以靠更多的浪漫主义者撑起这个行业;

浪漫的以为,可以通过“革命”浪漫主义去吸引(或者说感动)公众;

浪漫的以为,只要相信未来,就能实现(其实就是洗脑)。

------

以前一直觉得萧功秦(新权威主义的代表人物)也算个左派吧,后来仔细想想,他说的也是值得警惕的——单纯的浪漫主义破坏力更大啊。看看法国大革命和文革历史吧。

言而总之,道理很简单,想做啥,就安心专心小心的做事。打酱油打不出什么好结果。

作为一个长期的打酱油族,我也知道自己的困境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87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