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SR已死?看看他们怎么说

时间:2015-5-6 14:54 | 作者:于志宏 | 编辑:jianying | 点击:2590
更多

导读

现在人们对CSR一词有很多误解:什么都可以算作是CSR,其概念越来越含糊。问题的解决出路在何方?作者认为企业的出路在于超越责任,专注社会创新,为商业和社会价值划定正确方案的那些创新。




引言:“CSR已死?”,听到这样的说法你会不会惊讶?来自欧洲的声音认为“CSR正处在转折期”。本文作者认为,每一次创新并非必然有益于社会,所以真正的挑战是如何指引创新的方向,造福于人类和社会。我们真正需要探讨的是,如何以社会创新创造共享价值!


“CSR正处在转折期”,这在近期举行的欧盟CSR多利益相关方论坛(MSF)上再明显不过了。几年前,这些现象还是司空见惯:跨国公司设置可持续发展议程,投资社区,在舞台上展示他们的成功,谈论一个又一个商业案例等等。


中小企业显得落后了一点,倒不一定因为没有实际行动,而是由于没有大肆谈论自己对社会的投资。大企业可以组织会议、印制宣传册和举办演讲,比如“可持续发展、气候、创新、教育和包容等”议题,将之内在地联系起来,这都可以为演讲者赢得掌声。


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现在,报刊书籍充斥着类似的标题:“CSR已死?还是管理不善?”,“CSR之死”,“CSR已死,接下来呢?”此外,像埃森哲和联合国这样的机构也陆续研究指出——笃信CSR的CEO们怀揣着些许不安:鼎力“支持”CSR那么多年,但并不确定其回报如何。


同时,公众讨论的话题(像在欧盟MSF期间)还部分停留在10年前,仍在谈论企业的“自愿”捐款或是仅仅专注于合规和报告议题。这意味着什么?它代表着公众的整体探讨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模糊不清,即便CSR本身已有较权威的定义,比如欧盟委员会的说法就是“企业影响社会的责任”。


但是,企业影响社会的这部分责任可能“死掉”吗?打个比方说,父母对子女的责任会“消失”吗?我的理解是,责任现在并且将永远在那里,它从来不会“死”。所以,我们是时候该摒弃诸如此类的讨论了,CSR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不存在2.0、3.0或4.0之分,这里只有一种责任。


也许,上述误解源于CSR一词这么多年的持续“长胖”:什么都可以算作是CSR,其概念越来越含糊。那么,问题还是那些:投资回报率(ROI)在哪?CSR能够为我的公司带来什么?可能除了食品和化妆品行业外,消费者并不是很关心什么CSR,那我们又为何自取烦恼?CSR商业案例或“负责任行为的商业案例”的问题已经凸显出来。答案其实很简单:没有一个关于真正负责任行为的商业案例。人们期望企业和个人的责任行动大量涌现,但并没有给予其多大的奖赏。


或者,我们可以借用唐•舒尔茨(DonSchultz)的话:“CSR不是说大家为什么买你的产品,而在于为什么不买。”由于责任预期的存在,企业的不正当行为会得到惩罚,但其正当行为却容易被忽略。从这个角度来说,承担责任不一定意味创新,往往是要规避风险,也不是业绩导向的销售战略。


所以,现在怎么办?CSR和商业如何以更好的方式连接在一起?尽管负责任行为不会直接推动企业的营收增长,但商业创新还是会助益经济发展。然而,每一次创新并非必然有益于社会,所以真正的挑战是如何指引创新的方向,造福于人类和社会。我们怎样以创新丰富公众的生活?创造共享价值?


当我们超越企业的核心职责,创新性地解决社会问题,这就是在孕育共享价值。这些解决方案可能还无法为巨额利润的本能所驱动,但可以为企业和社会构建积极的商业价值。所以,我们的出路在于超越责任,专注社会(我倾向于表述为社会的)创新,为商业和社会价值划定正确方案的那些创新。


以上才是我们所有人真正需要探讨的。


(本文于2015年2月发表在CSREurope“企业2020”博客,作者托马斯•奥斯堡(ThomasOsburg)是英特尔(欧洲)企业事务和创新总监,李长海编译)



专家评论:


CSR需要升级到CSI?


看到我同事李长海编译的《CSR已死?》一文,极为震撼。长海把文章的标题意译为“CSR已死?”,引起我的极大共鸣。


从事企业社会责任已经十余年,我们在不遗余力地推进企业社会责任,而现在我们却面临着“CSR已死?”的声音。这是我们的方向搞错了?还是环境和形势变化了?


推进企业社会责任,十年来从未轻松过。CSR到底是什么?CSR到底能给企业带来什么?我们满怀激情去讲去说,面临大多是赞同的同时,也面临种种质疑、疑惑,甚至是轻视。这种现象其实很正常。


近年来,特别是从2013年和英特尔中国讨论企业社会责任生态圈建设问题起,我就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CSR的价值一定不止于规范运营那点事儿,一定要体现企业和社会价值的共同提升,而这种共同价值的创造一定是通过创新的方式实现的。


特别是在和英特尔中国的朋友以及信息技术企业的沟通中,这种感受更为明显。环境变了,形势变了,CSR的价值应该有更高层面的体现,这样CSR才会更具生命力。


CSR生命力应该在于企业创新性地解决社会问题,这种创新性既是企业围绕社会问题解决而获得发展,也是企业创立的初心;这种创新性既是企业内部业务的创新,也是产业链合作完成创新,更是将用户、公众纳入创新体系的创新。


CSR不会死。企业的规范合规是永远的话题,企业的运营方式更负责也是永远的话题,企业创新性解决社会问题更是永远的话题。


因此,我想说,在信息技术迅速发展的今天,在社会问题更多被关注的今天,CSR企业社会责任,还应有更多的CSI企业社会创新。


从CSR到CSI,你同意吗?




相关推荐

 

李嘉诚投资“实验室种植皮包”

 

苹果携手IBM为老人提供ipad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590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