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尼加拉瓜运河巨大的环境代价

时间:2015-5-21 11:41 | 作者:克里斯·克劳尔 | 编辑:zhengcaili | 点击:1983
更多
生态环境保护者们警告说,这条造价500亿美元的跨洋运河会带来环境灾难。

从尼加拉瓜湖望去,远处是康塞普西翁火山。尼加拉瓜运河将穿过湖泊,大规模的清淤工程有着严峻的潜在环境影响。图片来源:canterbury

 
早前的一个清晨,教师若热·洛佩兹和自己的一位朋友在尼加拉瓜布里托河一片风景如画的泻湖上垂钓,这里距太平洋不到一公里。在狭窄河道的一处拐弯,树木拱立、绿荫参天;树身上苔痕遍布、满眼鲜碧。他指着那里说:“吼猴、鳄鱼和鹦鹉都在这条河道上生活,如果这一切都消失了,我们会为此感到羞愧。”

给这片宁静的水域以及尼加拉瓜很多美景带来威胁的是一项雄心勃勃却饱受争议的工程。该项目将修建一条穿过加勒比海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全长 173英里的运河(超过巴拿马运河的三倍)。这项由中国商人王靖提议、造价为500亿美元的运河工程获得了尼加拉瓜政府的全力支持。尼加拉瓜是西半球仅次于海地的第二穷国,政府宣称这条运河将促进本国经济迅猛增长。

该运河工程获得了许多尼加拉瓜人的支持,甚至在环境影响评估完成之前就展开了前期工作。另一些尼加拉瓜人和国内外科学家们则认为这项工程将带来一场环境灾难,威胁该国大量的生态系统。此外,由于运河将穿过原住民的领地,因此包括原住民在内的数以万计的尼加拉瓜人将失去家园。

运河的西端位于洛佩兹垂钓地点的附近。这里将修建一座防波堤和大型港口,可停泊超级油轮和容纳2.5万个集装箱的超大货船。沿着尼加拉瓜太平洋海岸修建的港口基础设施会对红树林沼泽和海龟筑巢的海滩造成威胁。接下来,运河将穿过洛佩兹钓鱼的荒凉海岸丘陵区,深度将达到近100英尺,再经过16英里的耕地,然后连通中美洲最大的淡水湖——尼加拉瓜湖。

洛佩兹垂站在尼加拉瓜布里托河河岸上,对面就是尼加拉瓜运河工程选址地。(图片来源:Chris Kraul)

科学家们认为尼加拉瓜湖遭受的破坏将是无法估量的。尼加拉瓜湖的平均深度只有40英尺,而运河全长的三分之一将穿过这个湖泊。若修建运河则要在此基础上再向下挖掘两倍左右的深度。整个运河的挖掘工作将产生数量惊人的淤泥和渣土,足以把整个康涅狄格州盖上厚达一英尺的灰土。科学家们警告说,淤泥将使湖水变得浑浊,威胁原生鱼类和其他物种的生存,外来物种也将顺着运河从太平洋和地中海进入尼加拉瓜湖。

运河从尼加拉瓜湖出发继续东行,穿过荒凉的湿地、自然保护区和森林,其中尚有许多地方无路可通。运河及相关基础设施很可能轻易占据几英里的区域,道路和工棚建设也会侵占原住民定居的大片荒野,导致成千上万的人被迫迁移。

在加勒比海一侧,频繁往来的超级油轮和货船将威胁到敏感的海洋生态系统,包括面积为250平方英里的哥伦比亚生物圈保护区,这里有加勒比海第二大珊瑚礁系统。运河还会将所谓的“ 中美洲生物走廊”一分为二。“ 中美洲生物走廊”是一个由保护区和其他土地构成的松散网络,从墨西哥南部延伸到巴拿马,是美洲虎等动物穿越中美洲的通道。 

今年年初,尼加拉瓜国家科学院副院长、生物学教授若热·乌艾特-佩雷斯与一位德国学者共同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评论。他在文中说:“在我们看来,这条运河将给尼加拉瓜和更广泛的地区带来一场环境灾难。从太平洋到大西洋数百公里的挖掘工作将毁掉约四十万公顷的热带雨林和湿地。相伴随的开发活动将破坏周边的生态系统。” 

运河的规模如此宏大、造价如此高昂、经济效益如此不确定、王靖的背景如此神秘、环境的潜在破坏性如此巨大,许多人对该运河能否建成表示怀疑。持怀疑论的一些人认为,王靖的主要着眼点并不在于修建运河,而是在九个尼加拉瓜政府授权的“子项目”上。有了这些授权,王靖便享有了在运河区内外进行开发的专有权。这些项目包括靠近里瓦斯市的一座机场,以及附近仿照巴拿马科隆建立的一个自贸区。王靖还可能在包括尼加拉瓜湖中包括美丽的奥梅特佩岛在内的九个开发地点中选择四个修建大型旅游度假村,这些地方原本计划用来建设工人宿舍区。 

不管怎样,运河工程还在继续推进。提议得到了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的力挺,并且其子还是王靖的联络人,提议在未经充分讨论和招标的情况下获得国会的通过。2013年,王靖的公司——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HKND)获得了 为期50年的运河建造和经营特许权。期满后,还可以继续续约。

尼加拉瓜湖的日落。科学家表示,运河的建设将会使得大量的外来海洋生物侵入尼加拉瓜河。(图片来源:Simon & Vicki)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托马斯·罗夫乔伊是一位生态学家,足迹遍布南美各地。他和尼加拉瓜的科学家们就这个运河工程进行了商谈。他说:“运河的持久性超出了人们的预想,尼加拉瓜政府对该项目的处理方式毫不透明,简直和将来淤在湖里的沉积物一样混沌不清……烂点子总是阴魂不散,这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洪堡中心位于马那瓜,是尼加拉瓜顶尖环境智库组织。该中心主任维克多·坎波斯对运河工程缺乏透明度、全面环境影响评估和经济可行性研究缺位的现象提出了类似的质疑。他说:“规划中的运河路线将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后果,但我们所掌握的信息既不全面,也不完整。”

许多观察家对这个项目的经济意义提出质疑。考虑到巴拿马运河正在进行一项造价52.5亿美元的拓宽工程,待工程完工后,巴拿马运河将可以通行更大的船只,而大型船只正是尼加拉瓜运河的一个关键市场。

此外,令科学家和生态环境保护者们担忧的是,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是由HKND公司自行委托其他机构完成的,并且时间十分仓促。科学家们表示,虽然承担此次环评工作的咨询公司“环境资源管理”(ERM)是一家颇受好评的机构,但HKND只给了ERM一年多点的时间来进行环评,而这项工作原本至少要耗费几年时间。ERM的报告定于本月晚些时间完成。 

今年初在迈阿密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向ERM公司代表提出了尖锐的质疑,称ERM对关键问题缺乏基本的了解,比如尼加拉瓜湖的水流状况及湖底的构造等。

阿克塞尔·梅耶是德国康斯坦茨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也是与若热·乌艾特-佩雷斯在《自然》上联合发表评论的另一位作者。他说:“我是一个直言不讳的批评者。项目的整个进程都违反了基本的流程。运河路线已经定好了,建设已经开工了,然而环境影响评估却还没有进行。” 

《耶鲁大学环境评论》杂志与HKND公司联系,请其对《自然》上的这篇文章作出评论,但未收到任何回应。


面积3170平方英里的尼加拉瓜湖里生活着40种特有鱼类,包括一种罕见的淡水鲨鱼和16种鲷鱼。因此,运河给尼加拉瓜湖环境带来的影响是人们最为关切的问题。这座湖泊的命运成为去年11月在马那瓜举办的一次会议的主要议题。 共有15位科学家参与会议,包括几位来自美洲国家科学院的代表。研究者们担心,湖泊的挖掘、以及计划每天25艘巨型船舶的通行量和潜在的燃油泄漏都会降低该湖水质。目前,这座湖是尼加拉瓜一些城镇的饮用水源,如果人口增长和地下水位下降的趋势持续下去,那么该国将有更多人(或许还有其他中美洲国家)不得不依赖尼加拉瓜湖供水。 

会上,科学家们还询问HKND公司将如何处置挖掘出来的50亿立方米泥土和湖底淤泥。在去年12月新修订的一份规划中,HKND公司表示泥土将主要运往位于运河两岸3英里宽范围内的35座 “封闭处理设施”中。还有一堆土将被置于尼加拉瓜湖中间,建成一座人工岛。 

但是,来自洪堡中心的坎波斯等批评者怀疑,如果泥土中发现有毒物质,挖掘计划是否还能进行下去。他说:“湖底下可能埋着火山活动形成的汞、砷等重金属,挖掘活动会把这些物质翻到表面,从而改变湖水的自然成分。” 

另外,为保持穿过尼加拉瓜湖的运河航道通畅,河道清淤的频率如何设定是另一个重大问题。罗夫乔伊表示如果松软沉积物持续流回航道中,那么频繁的疏浚将“给食物链和物种的生存能力带来切实的严重损害”。

尼加拉瓜运河将穿过尼加拉瓜东部诸多脆弱的生态系统,黄带箭毒蛙和巨嘴鸟等物种都会受到影响。(图片来源:维基)

罗夫乔伊和其他人也担心这条运河将为入侵物种从加勒比海进入太平洋开辟一条走廊,反之亦然,从而将外来物种带入尼加拉瓜湖。巴拿马运河的构造和高度形成了一个淡水屏障,消灭了那里大部分的入侵物种问题。但研究者们表示尼加拉瓜运河是否能够具备一个同样有效的屏障还是未知数。

河水经运河从尼加拉瓜湖的东侧流出,穿过或挨着几个自然保护区继续东行。批评者们警告说,这可能会给许多偏远地区带来大规模的自然和人文剧变。目前运河的路线是沿着塞罗-席尔瓦保护区和印第欧-梅茨保护区两个毗邻自然保护区的边界。这两个自然保护区总面积为2600平方英里,涵盖了沼泽、雨林以及原始的加勒比海岸红树林,栖息着美洲虎、虎猫和美洲狮等猫科动物,以及包括美洲角雕在内的无数种鸟类,因此具有极高的生物多样性。

尼加拉瓜东部一条几乎未经开发的河流——蓬塔戈尔达河,也将变成运河的一部分。随着该地区交通网络的迅速贯通,移民、森林砍伐、偷猎和生物多样性丧失也会接踵而至。

梅耶一直在尼加拉瓜和其他中美洲国家工作,他说:“开展工程建设就必须先修路,因为很多地方原来根本无路可走。道路修好后,如何阻止人们在那里定居是一个问题。当然修建道路永远是一切的开始……就像在亚马逊或非洲那样。只要有了路,就会有人来。” 

此外,HKND公司还计划在尼加拉瓜东部建造一座面积152平方英里的水库,名为亚特兰大湖。这座水库将延伸到塞罗-席尔瓦保护区和印第欧-梅茨保护区之内,目的是为运河加勒比海一端的船闸提供水源。但科学家们警告说,这座水库将吸取来自圣胡安河及蓬塔戈尔达河流域的水,流量的减少加上开挖造成的沉积物增加会影响河流的形态。其中,部分河段与哥斯达黎加边界重叠、且通行量大的圣胡安河受到的影响尤为明显。科学家指出,如果降水模式随着气候变暖而发生变化,可能就没有足够的水充满运河及船闸,也无法满足尼加拉瓜的用水需求。 

赛罗-席尔瓦保护区位于尼加拉瓜东部。运河修建与渠道建设将使自然保护区变为施工场地。(图片来源:Nicatra)

规划中的运河还将沿着尼加拉瓜湖东岸166平方英里的圣米格利托湿地边缘前进,这里由纵横交错的沼泽和小河构成,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并获得了《拉姆萨尔湿地公约》的认证。船只往来会影响沼泽地的生态,惊扰栖息在这里的80余种鸟类,而圣米格利托湿地正是观鸟者心中的圣地。

运河的影响还将波及尼加拉瓜以外的地区,包括距离尼加拉瓜海岸90英里的海葵生物圈保护区。这是一个大型海洋保护区,拥有加勒比海第二大珊瑚礁系统。 

弗朗西斯科·阿里亚斯·伊萨扎是哥伦比亚政府资助的海洋学研究机构Invemar的负责人。他指出,水质、透明度和水温的变化都会导致海葵生态系统“崩溃”。“正在探讨建设的运河规模巨大,大量巨型货轮会集中到这个海域,这正是我们所担心的。”他补充道。

科学家们担心的不仅是运河对环境的影响,还有环境对运河的影响。尼加拉瓜不仅位于地震和火山活动十分频繁的地区,还是加勒比飓风的通行路径。一百年前美国政府之所以选择巴拿马,而非尼加拉瓜来修建运河,正是出于上述考虑,因为巴拿马不在飓风路径上。

美国地质调查局水文学专家鲍勃·斯塔拉尔德30年来致力于风暴对巴拿马运河影响的研究,他说:“1855年以来,尼加拉瓜遭遇的四级或四级以上的飓风至少有4次,运河破坏后的修复费用与当初修建时差不多。”

尼加拉瓜加勒比海沿岸遭受的最近一次大风暴是1998年的飓风“米奇”,造成3800人死亡,经济损失达10亿美元。规划中运河的加勒比海港口——蓬塔戈尔达遭到了巨大破坏。

对大多数尼加拉瓜人来说,运河的环境影响只是很不起眼的次要问题,首要的问题还是运河带来的经济刺激。这是丹尼尔·奥尔特总统亲口承诺的,他把这个项目说的好似一个火箭助推器,可以让尼加拉瓜飞上经济繁荣的高空。

木匠俄涅斯托·萨利纳斯住在靠近运河太平洋一端的小镇托拉。他的村子就位于运河的规划路径上,所以必须搬迁。他认为运河是一件彻头彻尾的大好事,因为它可以给这个以香蕉和豆子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农业村落带来“更多工作,减少贫困”。“赶快干吧”萨利纳斯说,他关心的主要是开发商什么时候对他家五百英亩的农场做出补偿以及金额是多少。 

尼加拉瓜跨洋运河管理局发言人特勒马科·塔拉维拉说,运河及其“子项目”将令该国的经济基础扩大50%,并使年经济增长率提高到目前4%的两倍。

本杰明·兰萨思是马那瓜一家工程公司的老板,也是尼加拉瓜建筑协会的主席,他说运河项目将带来许多亟需的公共基础设施,可以刺激全国的发展,而且对经济增长产生“乘数效应”。 

兰萨思说:“我们需要更好的道路、更好的机场、更好的网络、更好的旅游胜地、更好的一切。举例来说,运河项目将包括两个深水港,一个在太平洋上,一个在大西洋上,而这是我们所没有的。”

他坚持认为运河建设带来的环境影响将“微乎其微”。但他又说:“只要是能够推动项目进展和创造就业,即便是经历一些艰难,我也会在所不辞。”

批评家们说,现在所谈到的(运河带来的)巨大经济收益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猜测的,尤其是HKND公司尚未公布经济可行性研究结果。 

乌艾特-佩雷斯说:“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政府将商业利益置于国家的环境福祉之上。”

民间团体组织Popol Na 致力于为原住民争取权益。该组织的环境律师莫妮卡·洛佩兹-巴尔托达诺声称,王靖并未与当地社区协商规划运河路径,这种行为违背了尼加拉瓜宪法。但运河的支持者们反驳说,尼加拉瓜国会通过的特别法律授权HKND公司可以在事先被界定为半独立的土地上进行建设。关于运河导致的移民人数有各种各样的估算,从3万到10万以上不等。

洛佩兹-巴尔托达诺在一次采访时说:“按照国际标准,HKND公司现在公布的信息还不到应披露信息的百分之一,而且不确定它究竟会不会公布。我们探讨的问题是把国有土地交给一家私营投资者,并且对其所作所为几乎没有什么限制。”

运河项目的咨询公司——ERM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已经进行了2000个“入户调查”,并与“原住民社区进行了密切协商”。

但大自然保护协会的科学家乔·基耶塞科指出,运河项目缺少一个深入、独立的环境影响评估(EIA)。他说,这项研究可以让公众“了解项目的未来发展前景,以及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给生态多样性、社会和文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他表示像这样具有巨大直接和间接影响的大型工程,其环境影响评估工作早在十年前就应该启动了。

当被问及为何运河规划在没有按照惯例经过公众听证和研究的情况下就开工建设时,尼加拉瓜运河管理局负责人曼纽尔·克罗奈尔-考茨回应说这是基于尼加拉瓜政府和王靖之间的契约。

考茨说:“我们也曾讨论过先做研究,因为国会的一些人希望这样。但如果等到研究完全结束再开工,至少要等上四年。另一个要考虑的是成本问题,王靖不可能在无法确保拿到特许权的情况下投入3亿美元做研究。所以我们认为可以采用同时进行的方式来解决。”

运河项目存在大量疑问,因此许多观察家怀疑它是否能够实现。乌艾特-佩雷斯一直都持怀疑态度。他指出,当科学家们询问HKND公司是否对尼加拉瓜湖的水流状况和湖底构造进行研究时,该公司回应说没有必要开展这样的研究。 

乌艾特-佩雷斯回忆说:“这个回答让我质疑这个项目的严肃性。”

 

本文由《耶鲁环境评论》和 中外对话/中拉对话合作完成,并得到了 普利策危机报道中心的支持。
 
翻译:奇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983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