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转型真的很痛,扬爱却必须为之

时间:2015-5-28 10:42 | 作者:陈晓颖 | 编辑:zhengcaili | 点击:2046
更多
作为一个老牌公益机构,扬爱一直被视为特殊孩子及家长服务领域的佼佼者。但近年来各种康复机构陆续涌现,扬爱也面临着转型的思考:究竟是继续担任家长陪伴者的角色,还是站到台上,为权益发声?


扬爱选择了后者。机构从康复训练、家长陪伴服务到专注倡导,家长从受助者角色变成幕前的倡导者,机构内每个人的角色都在经历转变。机构经受着质疑声音,以及员工流失带来的缓慢恢复过程。但无论如何,这场变革正在发生。

从陪伴到倡导

接待家长、向家长介绍扬爱、了解孩子的基本康复情况、进行简单的评估……在过去的16年以来,曹姑娘一直在一线上,是许多家长走进扬爱所看到的第一个人。“家长在得知孩子的病情后找到我们,一开始内心肯定会很彷徨,我与家长建立关系,第一关很重要。”虽然已经在2014年3月离职,曹姑娘至今还记得许多家长在扬爱的会员号码。


1997年诞生的扬爱由布恩·史德福博士和他的夫人玛莲女士所创办,当年夫妇两人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工作,接触到多位需要接受住院康复治疗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于是决定成立一个家长支持机构,为史德福夫妇担任翻译的正是冯新。随后的十多年中,冯新在扬爱中担任主管、总干事等多个职位,虽然在2011年-2014年短暂离开,但在外界看来,她一直是团队中的灵魂人物。

当时的扬爱,是国内少数为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症等特殊孩子提供康复训练服务、为家长提供各类支持的公益机构,成立不久,全国各地的家长慕名而来。在最高峰时期,像曹姑娘一样的几名一线员工,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在接待家长上。 

“在早期,NGO并没有像现在那么细分,机构的规划、定位、使命也不会有太刻板的讨论。而且,家长支持机构在国内也没有很好的范本。”扬爱理事陆敏君告诉CSR环球网,在机构历史中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主要由冯新带领着扬爱团队,家长需要什么服务就提供什么服务,是一个温暖的陪伴者。


这样的陪伴与服务,让扬爱在特殊孩子家长圈子里获得了良好的名声。随着特殊孩子议题被更多人认知,扶持政策陆续出台,为特殊孩子提供康复服务的商业和公益机构越来越多,领域也愈加细分。据扬爱现任理事长曹海飞统计,接受过扬爱的服务,并到全国各地开设同类机构的家长,就有近30人,由政府主导或商业公司建立的康复训练机构,更是多不胜数。“现在的家长已经不会像我们当时那样彷徨,找不到机构接收孩子。”曹海飞说。

在扬爱2013年发布的《2013年-2015年战略规划书》中也表示,机构正承受着租金上涨、同性质机构发展壮大、获取政府资助难度越来越大等困境。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康复服务这个领域,家长更看重的是老师而不是机构的背景,所以只要老师离开机构,学生也会跟着走。

“大约在5年前,我们意识到康复训练并不能解决家长所有的问题,权益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开始思考,让扬爱专注在倡导工作上。”曹海飞告诉CSR环球网,目前在教育、就业等领域上,特殊孩子的权益并未获得足够的重视,“政策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要通过倡导、抗争才能获得的。我们现在的努力,我们自己的孩子不一定能享受到成果,但以后的孩子可以享受到。”现在的扬爱,已经没有再提供任何特殊孩子康复训练服务,但在每年的世界自闭症日、国际尊严尊敬日等节日活动上,都能看到一群家长为孩子发声。

然而,从陪伴到倡导的转变,伴随着一系列的掣肘。“家长在得知孩子患病时,最需要的是钱和政策吗?不一定。家长可能最需要的是,有人陪伴他们走过最艰难的时光。陪伴,不能通过政策倡导来解决,但这是扬爱做得最出色的,最被家长认可的地方。”曾为扬爱担任多年人力资源顾问的徐前告诉CSR环球网,也有不愿具名的康复训练机构资深工作人员认为,扬爱在这场转型中出现了倒退,“应该更多了解家长真正的需求,好的需求还是要去做,而不是一刀切。”类似的声音,在机构的内外都存在过。

同时,徐前认为广州在特殊孩子权益政策上领先于国内大部分城市,假如扬爱在政策倡导上走得太快,会为政府部门带来压力。而且,倡导型机构比服务型机构更难获得捐赠支持,扬爱需要找到更多合适的资金来源,在转型中维持自身的独立性。


角色转换

从家长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到转型为家长主导的公益倡导,对于家长和机构员工来说都是一个角色转变过程。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冯新在扬爱团队里是灵魂一样的领导人物,是许多机构活动的策划者和发起人。随着理事会的稳定和壮大,机构管理更加细分和规范,各方的角色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主要由家长组成的理事会开始成长和介入,从最开始的彷徨的、被服务的对象,家长开始更多地走到幕前。

相较于理事会的成长,机构员工却在近年陆续出现了不小的流失。在员工数量最庞大的时期,包含康复训练老师在内的员工人数达到近40人,而今天的团队只有不到10人。


流失的原因是多样的。除了自然流失之外,机构管理风格变化也是其中一个因素。从2009年开始,徐前曾经为扬爱的人力资源管理上提供了很多意见,当中包括绩效考核提高员工工作效率,制定机构战略规划和明确财务目标等等。在她看来,家庭式的工作氛围非常温馨和谐,但机构管理需要走向专业化,对员工的工作效率和质量要有所要求。这样的变化让部分员工无法适应而选择离开。尽管,“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变革有不够温柔,不够缓和的地方。”徐前说。

还有一部分员工,是近年来机构从陪伴到倡导的转型中离开。“扬爱制定的《2013年-2015年战略规划书》,当中的大部分目标我们都达成了。但就个人来说,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执行团队的变动。”曹海飞告诉CSR环球网,流动的员工除了提供康复训练的老师,还有一些是专门从事家长服务的社工,这些员工可能认为倡导这个工作比较“虚幻”,更喜欢直接面向一线服务。

这些都是转型中必然经历的阵痛。

“理事会强大了,稳定了,我们的理事在外参加活动,站上台说起特殊孩子,都像是专家教授级别的。但我们有时也会担心理事会过于强大,所以也会开始考虑放手,具体操作上不插手,聘任谁解雇谁都不管,只把握大方向。”曹海飞表示,为了培养员工,机构也在想法设法改善员工福利、提供培训和晋升机会等。

但机构管理的专业化,从陪伴到倡导的转型,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无论是员工本身还是家长都意识到,要让机构可持续、健康地发展,就需要为机构明确发展目标,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任何人抽身离开,团队都应能继续运转,为整个机构的使命服务。事实上,我们都能在广场活动上,越来越多地看到扬爱和家长们的身影。扬爱的这一场变革,正在发生。

“扬爱一直都在走一条创新而艰难的路。”曹海飞说。

有着行业内的好名声和影响力,扬爱可能是摇旗呐喊的最合适的人选,但就像机构的成立一样,这样的转型也没有可以参考的成功范本,需要这些家长一步一步地摸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046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