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致社企:少谈点社会,多谈点企业

时间:2015-6-5 15:04 | 作者:陈晓颖 | 编辑:zhengcaili | 点击:2237
更多
没错,社会创投基金都有钱,但你们都还没具备找到钱的能力。不服?!看下面。


互联网+盛行,总理到孵化器喝咖啡,在这个全民创业的年代,不少环保团队也跑步踏上了社会企业的创业之路。

日前,CSR环球网就见证了4名环保创客的路演,他们向口袋里揣着人民币、美元、欧元的投资人,推销充满社会情怀的,足以改变世界的idea。

投资人却不会轻易被情怀所感动,他们关注的是知识产权,是产品,是市场和用户。在他们眼中,很多团队缺的真不是钱,而是获得钱的能力。

所以,环保创业中的你,有信心在创业大潮中生存下来吗?


环保创客们都在做什么

无论是不是泡沫,创业的气息时刻在深圳蔓延。但这一天,在这里路演的不是制造无人机,或是智能硬件的互联网创业团队,他们是关注环保的社会企业创业者,而他们面向的投资人是有欧洲社会创新教父之称的迈克尔·诺顿、著名投资专家奥利佛·罗斯柴尔德等大佬。

和所有与会者一样,他们每人手中都拿着一个保温水杯,以响应大会的环保主题。

这是6月2日-3日在深圳举行的2015亚洲环保创新论坛,从“环保创新:孵化与投资”的主题可以看出,主办方希望关注的不仅仅是好点子,还有从点子到孵化再到投融资的全过程。

早在论坛开始三周前,大会就开始征集以创新思维解决环境问题的项目计划,最终4个团队获得路演机会,并有机会获得奖金。那这些环保创客做的都是什么,让他们突围而出?

废豆渣猫砂

香港豆品厂每天制造超过70公吨豆腐渣,当中约有90%直接送往堆填区。对于弹丸之地的香港来说,这是极大的资源浪费。木现创新团队要做的,正是利用这些废料,转变为有价值的产品——猫砂。虽然没有现场展示产品,但据说这种由黄豆渣制作而成的猫砂,吸水力强而且可降解,猫咪也不会有任何不适感。


“你们有IP(知识产权)吗?”在提问环节,评委之一的奥利佛·罗斯柴尔德首先问的不是豆渣猫砂可以减少多少垃圾排放,而是关乎团队可持续发展的知识产权问题。

还有评委认为,在团队展示中,没有看到木现创新推出的产品和制作工艺,与市场上其它产品相比有何特别之处,虽然可以提高废豆渣利用率,很环保,但创新元素不足。

微空气检测仪

说起环保,自然不能不提灰霾。有团队推出Dita微空气检测仪,监测有机污染物、颗粒物,通过仪器屏幕就可以看到实时数据。仪器还可以连接云端或智能手机,实现环境异常情况提醒及异地查看。原木的材料制成的检测仪显得比较有设计感,是众多空气监测产品中的小清新。

不过评委不会因为长得小清新就会手下留情。


由于处于开发阶段,假如检测仪不在身边,用户只能通过微信来查看监测数据,“假如没有微信,或没有网络,就使用不了仪器?”有评委质疑。

另外与废豆渣猫砂一样,市场上同类型的空气检测仪产品有很多,要突出自己,决不能只靠小清新的设计感。

FRESH-NOW天台农场

想要静静的时候,还能有自己的一片田,这是越来越多城市人的愿望。

FRESH-NOW天台农场提供私人订制的天台阳台改造方案,当中包括技术指导、种子肥料、工具等等,团队还希望以此为载体,再进一步开展儿童自然教育、亲子种植和白领减压活动。

“听了那么久,我还是不太清楚你的产品是什么。”有现场观众对这样的农夫梦想不留情面。另外也有观众提到,在阳台种植很好,但怎么解决蚊子的问题?“我们在种植的时候没有碰到蚊子。可能是你们没有注意到积水?”团队回答。


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所有评委满意,有评委甚至认为,团队对自己的产品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义,在用户体验上也应该做得更好。而奥利佛·罗斯柴尔德,则是再一次提出了知识产权和产品独特性的疑问。

碳联

大数据的风,也要吹到了环保创业领域。碳联希望做一个城市垃圾分类服务平台,积累分析用户参与低碳环保生活的行为数据,比如用户出行是搭地铁还是开车,假如选择环保出行,用户就可以获得“碳币”换取资源或服务。


团队还希望为政府部门建设生态数字社区、企业开展社区营销活动,提供大数据运营服务。

对于宏大的平台计划,评委关注的却更多是细节问题,比如如何准确滴获得用户的出行数据,碳足迹怎么换算成碳币等。“大家都要想做平台,但假如从一个小的分支点,实实在在地开始做,可能会更好。”有评委如此总结,做社会企业,要先把社会忘掉!

最终天台农场获得了竞赛优胜,获得5000元的奖金资助,以及向大佬取经的机会。但这次路演的意义,不仅在于奖金,更在于发现项目自身的问题,以及寻找可持续发展的路径。

“今天的几个团队,对‘社会’讲述了很多,但对‘企业’说得很少。”听了4个团队的路演,道和环境与发展研究所机构主任葛勇如此评价。

他还认为,在做社会企业的时候,要先把“社会”两个字忘掉,先想好企业怎么做,存活下来了,再考虑社会,“许多环保创业团队,往往在3点上做得不够。第一是产品定位不够清晰;第二是没有看清楚客户需求;第三是还不懂得与潜在的投资人沟通。“不要因为自己是社会创业者而脱离了市场,永远要考虑客户。”

与现场许多观众的关注角度不同,奥利佛·罗斯柴尔德几乎对每个团队都问了同样的问题:“你们有IP(知识产权)吗?”

事实上,不只是奥利佛·罗斯柴尔德,投资人们关注的普遍是项目的竞争力、可持续发展等问题。

不过,就在年轻人们被质疑得几乎垂头丧气的时候,社会创新教父迈克尔·诺顿还是及时出来安抚了他们,“一切始于一个梦想,一个让事物变得不一样或更美好的梦想,我们必须支持他们圆梦。”而且就像他在论坛闭幕致辞上所说的,希望有快速回报的投资人,本来就不适合参与社会企业的投资。

事实上,曾经是科学家、银行家,如今是英国志愿行动创新中心总监的迈克尔·诺顿就一直致力于支持社会创新和社会企业的发展。虽然已年过七旬,但他依然自称是Dreamer。

创新不易,要同时兼顾“社会”和“企业”更是艰难。不过,在创新、创意、创业同时爆炸的年代,或许什么都可能发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237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