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人人都爱笨小孩

时间:2015-7-15 14:14 | 作者:高菁阳 | 编辑:陈济青 | 点击:2130
更多

人人都是笨小孩


在一间平平常常的中学教室里,普通学生王皓用纸牌变着魔术,他的同学吴伟杰就坐在旁边看着。吴伟杰有智力障碍,他只是盯着纸牌,没有任何反应。两天后,吴伟杰找来自己喜欢的一个女生,也拿了一副纸牌想变魔术给人家看。可是他什么也没学会,只能 一张一张抽着胡乱洗牌,弄不好还老是掉在地上,得俯下身捡起来再接着洗。折腾了好长时间,那个女生就在旁边陪着他,可能实在太闷,她打了个哈欠,眼睛闭一下又睁开,吴伟杰还在专心洗他的牌,那个女生一直没有走开,也没有不耐烦地催他。

 

 

 

这个好长好长的长镜头是纪录片《天使在唱歌》中的情节。片子讲述了台湾国立新竹教育大学特教系教授吴淑美在台湾开办的“融合班”里的故事。在她的班上,普通学生和特殊学生自然相处、平等对待,他们之间的每一件小事都在引人思考:怎样的社会才是赋予每一个人尊严的正派社会。

 

 

“ 策划展览 ”

 

 

这两年,广州市少年宫和壹基金也联合起来倡导这件事:如何让这个世界与特殊儿童更好地相处。他们选择了公众倡导的方式。自去年以来,他们以“人人都是笨小孩”为主题,将特殊儿童的绘画作品、导演丁澄拍摄的100个特殊儿童的纪录片以及艺术家余洪斌以这些孩子为原型创作的白瓷雕塑结合在一起,在全国各大城市巡回展览。

 

“ 策展人说 ”

 

 

策展人周鲒说,“这种公众倡导并不直接服务于特殊儿童这个群体,字面上来讲也并不直接指向特殊儿童;它是要为公众带来一些启发,让每一个普通人都去思考,为什么整个社会是需要特殊人群的,我们要怎样对待这些看起来与我们不同的人。”

 

”引发争议“

▎但这样一场公益展览却引发了公益界的一系列争议:权益倡导者认为“笨小孩”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污名化”,是对特殊孩子的贬低和侮辱,甚至有人回应“你才是笨小孩,你们全家都是笨小孩!”

 


▎但回顾整个展览过程,从策划到引起争议,直到今天仍在进行中的反思和修正,我们会看到,无论是公众倡导者还是权益倡导者,不同群体之间的互动和碰撞、对某一个问题的自由而充分的讨论甚至争论,都是值得我们去珍惜和维护的良性机制——因为那是推动一个领域进步的原初动力。

 

 

让世界慢下来


五年前,广州市少年宫的常务副主任关小蕾找到动画编剧和导演周鲒,希望这位经验丰富的策展人帮他们策划一次特殊儿童画作的展览。周鲒没有做过类似的公益展览,一开始,当他去跟这些特殊孩子接触,心里还是会有一点点别扭。那一届的展览,周鲒一开始取了一个悲天悯人的名字,叫“折翼天堂”。那是他当下最直接的感受。

 

 

展览在广东省博物馆举办,找到这样的场地已属不易。那一年又刚好赶上广州亚运会,体育场就在博物馆对面。面对往往只为“成功者”欢呼的竞技场,这些常被有意无意地认为“输在了起跑线上”的特殊孩子,并没有被更多人留意。周鲒还叫了很多自己的学生来参观,可是有些学生站在博物馆门口迟迟不肯进去。他们坦白告诉周鲒,“其实我有点害怕……担心看完会做噩梦。”

 

这是周鲒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问题。但这些冷遇倒也激发了他对展览主题和公众倡导的新的思路。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别人的一点“不同?”谁没有或“不同”或“特殊”的时候呢?那时奥运会“更高、更快、更强”的口号仍有余音;所有的小孩都在竞争着上重点学校。“所以在学校里,普通学生的家长要把特殊孩子赶出学校的事件屡见不鲜。如果大家都允许每个人笨一点、慢一点,特殊儿童的存在就并不是一件‘特殊’的事。”周鲒想,接下来的展览思路就是要告诉公众,每一个人如此不同是上天的美意,包容别人的“笨”、承认自已的“笨”,其实同时赋予了自己和他人平等的尊严。

 

 

 

去年年初,壹基金找到少年宫和周鲒发起的公益倡导组织“甜公益”,希望将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以更加艺术化与城市化的方式进行,共同在全国发起关于特殊儿童的公众倡导。壹基金儿童发展部项目官员刘会峰说,特殊群体一直不受关注的原因,就是之前的各种倡导、活动都没有跟公众联系起来,所以这次要以公众倡导的方式找到特殊群体与每一个人的关系,而艺术是与公众之间很好的联结点。

 

参与项目研讨会的深圳市自闭症研究会秘书长廖艳晖说,“公众倡导不是要康复孩子,而是要康复社会,康复每一个普通人。”这也是致力于融合教育多年的吴淑美所强调的,让特殊生与普通生融合不单单是为了特殊孩子,对普通学生更为有益,“因为这样才可以有合作,而同质性只会产生竞争,可是竞争中优胜者只是极少数,最后很多资质出众的孩子心理是有问题的”。吴淑美说,“去接受不一样的人,这个能力是一辈子的。”

 

 

 

最初,周鲒提出以“老天爱笨小孩”为公众倡导的主题。不过后来大家讨论认为这句话没有表达价值观,“老天”是什么也很难解释清楚。最终他们与几家公益机构一起商定了“人人都是笨小孩”的主题,既与壹基金的“人人公益”理念相符,又有清晰的价值观:强调平等。

 

“人人都是笨小孩,就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笨一点点,我们的社会也应该慢一点点,停下来去包容别人的怪一点点,自己可以倔一点点。我们希望倡导的是让社会慢下来,让人们看到怪一点的人时也觉得很好,每一个生命都不同,都有其自身的权益走下去。”周鲒说。

 

展览开幕前夕有一场新闻发布会,其中一个环节是周迅与6岁的小朋友嘟嘟一起朗诵一段话。嘟嘟患有自闭症,短短几句话,他读了七分钟,其间还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想认字。周迅就站在旁边一直陪着他念,还告诉工作人员不要打断他;遇到嘟嘟不会的字,周迅只是在旁边轻轻提醒着。每次台下传来掌声,嘟嘟都会捧着话筒一边跳着一边咯咯地笑。他知道自己是被尊重和认同的。

 

第一站展览于去年12月在深圳启动,接下来巡展到贵阳和西安,都很顺利。而4月2日在北京的活动举办之后,争议和批评便纷至沓来。在自闭症日的传播上,公众很难再感受到周迅蹲在特殊孩子旁边耐心陪伴,而接收到的信息因为传播渠道的限制变成“笨小孩”与“自闭症儿童”紧密对接在一起,这样就很容易被理解为:自闭症儿童是笨小孩,但设计之初“笨小孩”并不指向自闭症儿童;同时壹基金调动大量的明星资源在网络平台和活动现场进行更广泛的宣传,其影响力之大也将整个活动推向了舆论的焦点。

 

必须承认,壹基金在有关自闭症的公众推广方面功不可没;但一个行动或理念的关注度越广,也越容易引起争议。“现在特殊儿童家长和权益组织的意识越来越强,你有没有尊重我、是不是把我的特质娱乐化了,他们非常在意。”周鲒坦承。

 

我本来就很笨


由于“笨小孩”的字眼显得过于敏感,当整个全国倡导巡展的最后一站在六月初来到广州,主办方重新把倡导语境的对象回归到公众和普通孩子,通过公益儿童节的载体,把展览主题改成了“点点森林,有你有我”。周鲒表示,“森林”是一个非常包容的意向,也让整个展览显得更温暖一些,它要表达的含义仍然没有改变:

 

森林中有各种各样的植物,正如老天让每一个人都各不相同,而正是这种“不同”成就了世界之美好。

 

从公众倡导的角度来说,这次公益儿童节还是很令人满意的。在宣传上,主办方打出“时间众筹”的概念,在广州正佳广场的展览和活动现场,请路过的人扫一下二维码,让他们在参观展览或参加亲子活动之后转发照片到朋友圈,以此“众筹”大家的时间,来陪一陪这些特殊的孩子。“你走进来、参与进来,就一定会对这个领域有不同的看法,所谓尊重、融合、平等对待都是从你的参与、陪伴的时间而来。” 时光众筹的陪伴概念触动了很多普通家长,在活动开始前和6月1~7日期间,在各大商家、NGO等微信阅读数合计121592次,转发分享数合计9594次。

 

 

 

在活动期间一场名为“爱我,你就陪陪我”的公益论坛中,扬爱特殊孩子家长俱乐部理事长曹海飞说,“社会就像大森林,每个个体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不同的植物群落成就了生态平衡。森林中高大的乔木、低矮的灌木甚至苔藓,它们都不是高级与低级的关系,只是不同,只是个性的差异而已,没有谁比谁重要。”

 

曹海飞的女儿叫幸儿,患有唐氏综合征。幸儿刚出生时,医生就告诉他,你的女儿可能不会像别的孩子那样聪明,甚至可能生活不能自理。但幸儿慢慢长大,在文字和绘画上显露出特殊的天分,生活上也没有任何问题,可以自己上学、帮妈妈做家务。现在她在一所普通学校读小学,跟老师、同学相处甚欢,并没有遭遇过“特殊”对待。曹海飞说,“评价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的标准之一,就是看它对待弱者的态度。”

 

因此公众倡导尤其重要。周鲒说,“倡导包括政策倡导、权益倡导等等,如果没有公众倡导,其他倡导是没有落脚点的。因为公众没有参与,就没有意义,政府也就不会理你。政策是滞后于公众意识的,比如邓飞的‘免费午餐’,就是公众意识提升到一定程度,政府才会参与进来为你买单。如果公众对特殊儿童只有漠视或者怜悯,政府也不会重视起来。”

 

所以周鲒相信,只要大家仍然反对“笨小孩”这个字眼,这个主题就仍然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因为反对意味着大家仍然不接受‘笨’,每一个人都希望更聪明、更强大的话,我们就仍然不会以平常心对待特殊儿童。”

 

 

作为这次公众倡导的主办方之一,壹基金也认为,这个倡导迄今为止是实现了初衷的,无论是它的受关注度还是它引发的讨论甚至争议,都让公众更加了解和知晓我们想传达的信息。

 

一个让每一个人都有尊严的正派社会从来都不会凭空而来、一劳永逸,它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持久的参与和努力。


强烈建议点击下面这个视频。在这里,你将看到特教教授吴淑美博士在台湾用超过20年时间做了一场融合教育的实验。

 

视频:我们都是同班同学



相关推荐

 

聪明的NGO是如何与政府对话的

 

垃圾制成乐器,贫民窟天籟走向舞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130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