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一位出狱创业者,该如何改善囚犯的生活?

时间:2015-7-27 11:55 | 作者:创思客 | 编辑:陈济青 | 点击:4170
更多

导读

一些企业家经常利用自己的个人经历来发现创业的点子。


在Frederick Hutson的故事中,灵感来源于他在监狱的经历——“我在监狱中看到太多低效率的东西,”他说,“系统的运行方式如此的陈旧。很显然这是有问题的。我知道外面的科技很先进,但没有人做些什么来改善这里的条件。”



Hutson的成果是Pigeonly,一个为狱友提供低廉服务的平台。本质上它的功能是帮一些家庭与他们狱中的亲人保持联络。目前,它的服务包括Fotopigeon和Telepigeon。


Fotopigeon 能让囚犯收到来自手机,电脑和平板的打印截图——因为囚犯们只能够收取信件,而这些贴心的截图打印可以帮他们轻松了解家人朋友的点点滴滴。


Telepigeon 为他们提供访问号码与亲友联系,而无需使用高额的长途电话。(看过越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的亲们可能知道,监狱电话什么的可是很贵的!)


支持这两项服务的,是联通了五十州的囚犯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帮助家庭精确寻找囚犯,免去在各州数据库查找的麻烦。


按照硅谷的标准,这些项目看起来有些简陋,但对于囚犯来说,它们带来了巨大的改变。“身处其中使我坚信这是一个真正的事业,”Hutson说,“当时,我明显感觉到人们会乐意付一点钱来获得照片和更便宜的地方电话。”


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Pigeonly在拉斯维加斯的总部现在有13名员工,拉斯维加斯同时也有Tony Hsieh市中心的部分项目。这个公司募集了2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Fotopigeon为11,000名顾客传送了超过90,000张单价0.5美元的照片,超过30,000顾客使用过 Telepigeon (开始计划收费是5美元一个月)。这家公司估计,截至2014年1月,使用Pigeonly的家庭共节省了646,000美元。Hutson没有就此停止的打算,他预计在这个平台发展其他相关业务,比如为囚犯提供银行、就业和住房信息及服务



这些想法来自于Hutson身在监狱时目睹或经历的真实困境。在因为隔夜交货从墨西哥向美国走私大麻而被判了4年零3个月的刑后,当时24岁的Huston于2007年10月开始服刑。在铁栏后的那四年,他感受到对于家人来说要与所爱的人保持联络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他本人曾被移交至八个不同的监狱,每一次他的亲友都要费尽心思找到与他保持联络的途径。


打小生养在布鲁克林的Huston天生具有商业头脑,他在彼得斯堡和佛罗里达——他14岁时全家移居的地方——磨练了他的商业技能。十九岁的时候,他启动并卖出了他的第一项事业——为汽车、房屋和商业建筑的窗户着色的业务,当时他正在空军队伍里服役。2006获得荣誉退役证书后,Hutson以贩卖手机附件为生。后来他参与到朋友的走私毒品生意,一切就脱离了正轨。


最初他设想挣到足够的本金之后开始做正当生意。但随着金钱滚滚而来,他忘记了他的本心——“最终我发现我不得不维持我所建立的生活方式”他说,“为了维持,我不得不继续从事这个行业,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这可能是我做过的最自私的一件事。我只顾着金钱却没有考虑别人——那些被我伤害的人。”


Hutson选择的其中一家快递公司的司机把他告发之后,他被逮捕了。那是2007年10月,缉毒署、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拉斯维加斯及坦帕市地方警署的一次联合行动中,他被抓捕了。十个月之后,他被宣判犯了私藏和运送1,000kg即2,200磅大麻的罪行。


2012年3月,他刑满释放之后,被送到了一家小旅店,很快他开始着手建设Pigeonly。那时,与他在空军队伍里认识的朋友Alfonzo Brooks在一家公司里合作。Brooks必须以雇佣 Hutson 的形式使他能够离开小旅馆周一到周六12小时轮班制的生活。在那段时期,Hutson夜以继日地坐在办公室里,与自由职业者接触,努力把他脑海里的点子变成现实。


他们最初发展Pigeonly的资金来自于Brooks的积蓄以及朋友和支持者的赞助。“一开始手忙脚乱的,我们尽可能地节约成本。”Hutson说,“我们得到了很多免费或者是可以延期付款的物资。”一名狱友帮忙免费设计了早期的图形和网页。他们从 freelancer.com 雇佣了人来帮忙构建了第一个Fotopigeon的框架。



在Hutson看来,Pigeonly不仅仅是一个生意,而是一个能帮忙减少再次犯罪可能的途径。Hutson希望Pigeonly能够通过提供更便捷的联系方式来使囚犯安守本分。数十年的调查研究证实这个想法是可行的。

 

“对于一个囚犯来说,被隔离是最糟糕的一件事。”Huston说,“真正的问题是,‘你想让监狱体系释放的是什么样的人?’——与他认识的所有人都失去联系的人,还是那些再次攻击别人的可能性超过50%的人,亦或者是那些与能帮他们再次融入社会的人保持联系的人?”




相关推荐

 

circle互助圈:100歲也能交朋友!

 

101岁老太打破世界纪录,只为慈善发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4170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