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春晚的困境和出路

时间:2016-2-16 12:34 | 作者:郭沛源 | 编辑:陈济青 | 点击:5131
更多
1

春节之后的首期每周短评,首先祝各位新年新气象、身体健康、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在上班的路上,听到了一组关于春节黄金周的数字: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7540亿元,同比增11.2%;出境游600万人次,史上之最;微信红包收发超300亿次,同比增长10倍;电影票房超30亿,远超去年18亿。

单看这些数字,完全感受不到经济下行的压力。我想,不是经济没有下行,而是年轻一代的储蓄、消费观念已经完全不同于他们的父辈。他们更追求生活乐趣、生活品质,也喜欢不羁、创新和追逐人生梦想。未来的中国企业要讨的是他们的欢心。由此联想到的是近期热烈讨论的供给侧改革,传统的供给不能满足新兴消费阶层的需求,所以要改革。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以卖包子为例,认为现在经济问题不是供给也不是需求,而是疏通中间环节,特别是减税。他的文章也很值得读一下。

2

讨全国年轻人欢心显然不容易,所以还是讨领导欢心更简单一点。我想这是今年春节晚会的基调,从导演的视角看,确实可以打满分了。导演可以闭上眼睛、捂住耳朵,网民却在网上闹翻天,连《金融时报》也掺和进来,有几篇文章还写得不错。不过我觉得在一篇无关春晚的文章(题为:《申报》一个现代公共媒体的晚清样本)中倒是恰恰指出了春晚的问题,也指明了出路。引述如下:

《申报》的公共舆论建构能力,首先奠定在该报内容的广泛性和读者的大众化之上,这让其拥有了史无前例的读者群和介入日常公众生活的能力。在内容方面,《申报》有意识地将自己与传统中国旧报刊区别,强调自己的“新”,后者的重要体现为内容的宽泛和民间化。在回顾自身历史的一篇文章中,该报描述称“中国昔年只有邸抄(邸报),并无报纸”,“只涉朝政,不涉细事(民间的事情)”。而正是这些所谓的民间细事,让《申报》迅速拥有大众读者群和影响力,令报纸出版后在市民中反应热烈,而之前的报刊如《上海新报》(1861)、《六合丛谈》(1857)等诞生虽早,不过范围却限于少数知识精英。

3

春晚的困境折射出的是官民沟通的挑战。官方和民间的沟通在世界各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两者在信息、权利、利益上是不对称的。就中国大陆的情况来说,长期以来只有“宣传”,没有“沟通”,所以在新媒体时代自然会经常碰壁。在对信息最为敏感的金融市场,官民(或叫官方与市场)的沟通就更加关键,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市场波动。1月份股市的熔断惨剧就是例证。

昨日看到央行行长周小川通过《财新》专访的形式释放市场信号,文章很长但很值得一读,文风平实却信心满满。我想,这比央行官网发一个答记者问要强得多。市场和民众要的是有温度的沟通,不是铁板一块的公告牌。在这方面,香港金管局的前任总裁任志刚就做得很不错,他有定期写专栏的习惯,通过文章向市场和民众解释当局的金融政策立场。他退休之后,这些文章合集为一本书《居安思危》,推荐CSR经理阅读,感受市场监管者如何与利益相关方进行有效沟通。

4

昨天晚上《财经》杂志也刊发了一篇极具争议的文章,题为“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是记者返乡过年观察到的种种农村破败、道德滑坡的现象。谁知道门户网站转发的时候改了个特别奇葩的题目“东北乡村传统礼教崩裂:村妇谋划组团约炮”。这标题党太负能量了,所以今天门户网站已经看不到这篇文章了。平心而论,这篇返乡日记视角是比较消极的,部分极端内容相信也是个案。不过里面提到的老人未能善终、年轻人沉迷赌博、读书无用论抬头等,在很多农村地方倒是常见。

从这个农村的样本看,社区再造的急迫性不言而喻,这也是《CSR十大趋势》里面提到的内容。社区再造,不仅是农村要,城市也要。要论原因,看看春节期间北京成为空城旧知道了。一个没有归属感的城市,每个人只是流水线上的螺丝。不过,这个社区再造,应该包含哪些内容,路线如何,我还没有很完善的想法,特别希望有专业人士能一起研究一下。窃以为,社区功能不仅是心灵家园,也要有经济功能、教育功能等。今天早上,新闻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要求不得让不满16岁儿童无监护独居。对此,网民留言几乎是一边倒:谁不想带着子女在身边呢,可是赚钱、教育、医疗咋办?所以,社区是个可以深挖的大题目

《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 | 返乡日记》

5

上周不得不提的一件大事是引力波被发现。不得不佩服斯坦福等大学追求科学真理的精神,寂寞数十年才搞出那么个发现;更加要佩服的是老爱的远见,100多年前提出来的理论现今才被观测所证实。

关于这个话题,推荐两篇文章给CSR经理阅读。一篇是曾参与项目研究的博士生,讲述研究的过程和告别科研之后为去硅谷工作的感受:有些人是为理想做事的,他们值得尊敬。另一篇是老爱写给他女儿的信,谈到爱的力量。信中说,当科学家们探索宇宙时,他们忽略了这最具威力却看不见的力量。我们把“科学家”换成“企业家”,把“宇宙”换成“市场”,是不是也可以成立呢?愿CSR经理们爱心永恒。

《“引力波”研究者自述:40年6.2亿美元投入LIGO,相比一个做应用轻松成为独角兽的公司,让人唏嘘》

《爱因斯坦:爱是宇宙最大的力量》

相关推荐


商道融绿获首家绿债认证资质

 

浦发兴业启动千亿绿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