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若你也在女孩遇袭现场,也可能不会伸出援手

时间:2016-4-6 14:32 | 作者:陈晓颖 | 编辑:陈济青 | 点击:8346
更多

50多年前的美国纽约,一个黑色星期五的凌晨时分,一个名叫莫斯利的男子拿刀刺向一个女孩,她大声呼救,终于有人大喊:“放开那个女孩!”莫斯利跑开了。被刺伤的女孩爬走,街道又恢复了寂静。


事情却没结束!


莫斯利戴上了一顶帽子乔装以后,又找到了这个女孩,继续向她猛砍,女孩再一次呼叫,街道上几家的灯光亮起,歹徒胆怯了。女孩尝试爬回自己所住的公寓大楼,然而不久以后莫斯利如恶魔一般再次出现,这时候女孩已经奄奄一息,歹徒对她进行了性侵犯。


女孩度呼救

凶手度行凶

共有38名目击者

但都未能挽回女孩的生命

女孩名叫珍诺维斯,类似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你和我身上。


温斯顿•莫斯利(Winston Moseley)——1964年轰动全世界的纽约珍诺维斯(Catherine Genovese)命案的凶手,在坐了五十多年的牢以后,在2016年3月28日在监狱一命呜呼。


莫斯利被判为电椅死刑,但由于当地取消了大部分的死刑,两年后的1967年,莫斯利上诉成功,由死刑被减为无期徒刑。1968年,他越狱成功,并且在越狱期间实施犯罪,最终被再次投入监狱。


这位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杀人犯,因为这件“众目睽睽下的死亡事件”而成为社会心理学中经典的素材。媒体大篇幅地报道,质问:


为什么这38名目击者如此冷漠?

因为受到惊吓以至于无法采取救助措施?

习惯性的群体冷漠和麻木?



有心理学家将其解释为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effect),简单地说就是,当其他人存在时,人们不大可能去帮助他人,其它人越多,帮助的可能性越小,给予帮助的时间延迟越长。


旁观者效应


旁观者效应也称为责任分散效应,是指对某一件事来说,如果是单个个体被要求单独完成任务,责任感就会很强,会作出积极的反应。但如果是要求一个群体共同完成任务,群体中的每个个体的责任感就会很弱,面对困难或遇到责任往往会退缩。因为前者独立承担责任,后者期望别人多承担点儿责任。“责任分散”的实质就是人多不负责,责任不落实。



莫斯利案件震惊了全世界,你可能会认为,发生类似事件的几率非常低。


你真的如此自信?


4月3日,一位网名为弯弯的女孩在望京798和颐酒店遭遇袭击,她在晚上十一点多在酒店公共通道上被陌生男子尾随并强行拖拽。在弯弯上传的监控视频截图显示,酒店工作人员在她呼救后赶到旁边,但并没有强行制止男子的行为,有部分围观者也认为弯弯与男子是相识的,不愿意介入他们之间的争执。最终一名女房客拉住弯弯的手,在让其未被拖入楼道,随着围观者越来越多,行凶男子逃之夭夭。


▼监控视



视频网址:http://v.qq.com/page/m/y/r/m0192tuxxyr.html


当你像弯弯一样遭遇袭击,你可以这样做:

1.大肆破坏酒店的财物,吸引工作人员注意,这样工作人员就不会让你走了。

2.大喊“救命”可能会让其它人感到害怕而不敢出来围观,喊“着火”“地震”之类的会更能吸引围观者。

3.砸碎消防警报器,让警报响起。

4.如果围观者不愿意帮助你,可以尝试砸坏围观者的手机或其它财物

5.出入电梯发现有可疑人尾随,可以假装有朋友在电梯外并呼喊,也可以等对方先按楼层。

事件迅速发酵,引发了广大女性对自身出行安全的忧虑。事实上,不只是女性,在我们身边每一个遭遇袭击时,都未必能确保,身边所有围观者都会第一时间出手帮助。


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18名路人路过但并没有实施帮助,漠然而去,最后一名拾荒阿姨陈贤妹上前施以援手。2011年10月21日,小悦悦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在零时32分离世。



还有网友上传了一段“街头绑架儿童社会实验”的视频,充当绑匪在闹区中绑架男童,并隐藏镜头拍下路人反应。视频中,“绑匪”先后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商场、公园等地方进行多次实验,虽然男童被掳时不断挣扎喊叫,但周围的路人目睹却没有太大反应,或是假装没看到,甚至有人提醒身旁同伴尽快离开。


▼街头实验绑架儿童



视频网址:http://v.qq.com/page/x/6/6/x0192jp9h66.html


虽然视频是否真实,以及类似的模拟试验是否恰当,仍然有待考究,但种种事件都在让我们深思。


在一个公共场所之内,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一个女孩,一个儿童,需要学习多少防狼术,带上多少武器,才能足以自救?


假如只能通过一个人微小的力量和罪犯抗争,胜算有多大?


我们更应该关注,当他人需要帮助时,我会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吗?或者更大范围地讨论,当公共事件发生时,我们是否也会做到积极参与?公共事件可以包括,前段时间爆发的疫苗安全事件,或是垃圾焚烧厂、化工厂选址事件,或者只是自己居住的小区里,家长纵容小孩子随处丢垃圾。


“关我屁事呢”,你可能会说。


就像有学者在解释旁观者效应时所说的,周围他人越多,每个人分担的责任越少,这种责任分担可以降低个体的参与行为。而且一旦有旁观者模式情景,就很有可能自然而然地影响到更多旁观者,表现得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不安,也是在这些事件中一点点地积聚。我们都害怕成为在酒店被袭击的女孩,害怕在路上被掳走而路人只是行色匆匆。但假如每个人都不愿意站出来参与,下一次我们可能就是那个女孩,那个孩子。


相关推荐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还能用么?

 

谁在侵犯你?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8346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