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怎么把大村里滞销的民族刺绣搞上时装周秀台

时间:2016-5-4 18:20 | 作者:文伟丽 | 编辑:jianminling | 点击:7379
更多

 

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两位云南绣娘穿着传统的彝族服饰坐在秀台第一排,一边仔细在模特身上寻找彝族刺绣的踪迹,一边用手机向家乡的绣娘分享这份激动。模特身上的围巾、鞋子、T恤上的刺绣均出自她们的手,彝族刺绣在设计师精心改良的纹路下,登上了预示着时尚潮流走势的秀台。


 

新版红楼梦里贾宝玉的扮演者于小彤压轴登场


这在3年前的李济雁看来,潮流、时尚似乎与自己的生活并不沾边。2012年,住在云南楚雄州永仁县的她和当地绝大多数绣娘一样,平日在家带带孩子,依靠绣得一手精美的彝族刺绣维持生计。但这门娴熟的手艺并未给她的生活带来太多的收入,当地绣娘月均收入仅750元,并不足以支撑全家。



 

绣品卖不出,收入少,很多绣娘为了维持生计,放弃了从祖上传承下来的手艺,离乡背井去了城里工厂的流水线,而乡里的留守儿童也逐渐多了起来。慢慢的,越来越少人愿意学这门“并不赚钱”的手艺,彝族刺绣到了濒临失传的边缘,各种各样的问题缠在一起像团乱麻。



 

也是在2012这一年,由玫琳凯(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共同发起的“@她创业计划玫琳凯女性创业基金——促进女性参与文化产业发展项目”落户在绣娘李济雁所在的云南彝族聚居小乡村。


改变,从学习配色和设计开始


“我妈妈在村里也是个彝绣能手,但是她以前一个月的收入也就几块钱,没有销路。我们做的那些服装只能在当地销售。”李济雁说。



 

彝族刺绣在当地市场已趋于饱和,而色彩鲜艳的民族服饰并不对都市人日常穿着的口味。在城市也找不到销路,只好零零散散卖给好奇的游客。另一方面,被阻隔在大山深处的云南绣娘,并不熟悉外部市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品,而缺乏设计人才也是滞销的一大阻碍。



 

正是基于对这些情况的把握,“玫琳凯女性创业基金”项目进入的头三年,就尽可能地为绣娘提供外出参观学习的机会以开拓眼界,向专家学习配色、技法、订单管理和开拓当地和国际市场等方面技能的机会。


并且借助玫琳凯公司的优势向其传递商业经验,包括如何建立品牌,如何参与市场的竞争,邀请国际手工艺大师参与设计贴近市场需求的产品,以提高彝绣的实用性等等。并且提供专业的电商运营培训,以进一步扩大销售渠道。


绣娘们参与电商运营课程


注重高效率的商业手段并不是这个项目的全部,如何提高当地绣娘参与性,最大程度发挥她们的自主性,也是项目可持续目标的着重点。

所有的社区建设方式、培训内容、未来发展,都是由项目与绣娘共同商议,用绣娘想要和喜欢的方式帮助她们,而不是一味的由资助方强加给受助方。

 

为了寻求传统文化与市场需求之间的平衡,防止文化资源因过度开发沦为市场化的牺牲品,在根据市场需求去改良和设计的过程中,并不都是国际手工艺大师说了算,项目会尽量请本地绣娘参与其中。


商业初尝试,一款手包


2015年,绣娘成为了玫琳凯的供应商,玫琳凯采购绣娘绣制的一款公益手包,做为其美容顾问和VIP顾客积分可兑换的礼品。双方也由原先的受助方和资助方转变为一种商业上的合作关系。


彝族刺绣公益手包


项目会根据玫琳凯的美容顾问和顾客的喜好、消费习惯特点,来选择手包的布料和要刺绣的内容,让这些绣品真正对接市场需求


但想要单靠产品进入大众市场还是有些阻碍,毕竟彝族刺绣一针一线的缝制速度比不上普通供应商,手工绣制一个小图案所花费的时间就要8小时,难以实现大规模的量产。而且,大众市场并不理解手工艺产品与流水线产品的区别。


为此,项目尝试把手工艺生产过程和绣娘的故事融入到产品中,提高产品附加值,吸引消费者了解彝族刺绣及手工艺。


手包中的一封信讲述了绣娘的故事


这笔2200余个手包的订单对于刚接触商业市场的绣娘来说算是大订单了,从未有过大批量合作订单经验的绣娘多少有些不知所措。为此,项目协助绣娘制定生产计划、采购原料、制作模板、沟通质量检测的要点,最后,绣娘们按时按质完成了这笔订单。


商业再尝试,一场时装秀



 

2015年4月,李济雁得知尼泊尔地区发生严重地震的消息后,向项目组提出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把我的绣片带到尼泊尔送给当地妇女,鼓励她们重新开始生活?”遭受地震重创的尼泊尔灾后重建进展缓慢,原本享誉世界的尼泊尔织造工艺严重受挫,有些作坊的产量甚至一年下滑80%。绣娘的这次对话让项目开启了云南彝绣与尼泊尔羊绒面料两大传统手工艺品的跨界合作。


 

今年4月,“玫琳凯女性创业基金”项目携手独立设计师品牌JUST FOR TEE与配饰品牌TIMI CHENG,通过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发布了中尼女性文化跨界作品。而这次秀台上的跨界服装与配饰也将用于公益众筹,为尼泊尔灾区的女性小微企业筹款,以唤起社会对尼泊尔地区的关注。



 

绣娘们的两次商业尝试,使彝族刺绣逐渐进入人们关注的视野,但要让彝族绣品进入大众市场还有一条非常长的路要走,还面临着难量产、人们认知度低、拓展销售渠道等等挑战。但这两次商业尝试看来,无疑是个良好的开端。



 

截至2015年底,共有2600多名这样的彝族绣娘得到了“玫琳凯女性创业基金”项目的帮扶,凭着彝绣这种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绣娘人均月收入已经由750元提高到了1300元。当地依靠彝绣产业吸引回乡创业的妇女达457多人,结束了558名留守儿童常年见不到母亲的岁月,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留守儿童的社会难题。

 


 

此前云南楚雄的女性在家庭的地位并不高,随着收入的增加,绣娘在家庭中的地位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以前问丈夫要一块钱都可能挨打,现在有了刺绣挣得比老公还多,他们买点烟酒都来问我们要钱,妇女的家庭地位都提高了!”


这对一家鼓励女性独立的女性公司来说,要向消费者传递“丰富女性人生”的企业使命,讲一则云南绣娘的逆袭故事,要比盲目地怂恿女性“买买买”管用得多。


 

相关推荐

 

女神节爱自己| 孩子长大了,她也失业了?

 

玫琳凯3234万基金打造女性创业平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737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