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在精神病房恶梦般的19天

时间:2016-9-21 11:58 | 作者:LGBT权促会 | 编辑:李莹 | 点击:2168
更多
“到现在我还经常被恶梦惊醒,全身冒汗,我再也不敢回去那个地方”,来自河南驻马店的男同性恋者余虎(化名)说,“医院把我关了19天,并对我捆绑、喂药,就因为我是同性恋。不知还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被这样对待,他们一定要负法律责任。”

2016年5月17日,余虎委托其代理律师,向河南省驻马店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状告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侵犯其人身自由、对其进行强制治疗。这一天,刚好是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手册中去除26周年。6月13日,驻马店驿城区人民法院正式宣布立案。

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医院以“性偏好障碍”强制治疗19天

今年32岁的余虎被妻子发现其是同性恋后双方正准备协议离婚,2015年10月8日,原定是与妻子去民政签离婚协议的日子,不料一早起来就被妻子及哥哥、父母将其绑住,开车送往驻马店市精神病院。

“他们似乎已经跟医院打好了招呼,”余虎回忆道,“把我带过去后,没进行任何沟通、检验,就把我绑到了精神病房的床上绑起来。”

没有任何问诊或检查手续,余虎在慌张之余一起坚称自己没有病,不需要治疗,放他离开。但一切都是徒劳。医院以“性偏好障碍”的名义,对他进行强行治疗。在精神病房恶梦般的19天就这样开始了。

殴打、吃药、辱骂、恐吓,“我现在还常在梦里大叫”

“进去后我被他们绑在床上,到了下午有几个高大的男子过来强行把我的衣服脱了,并换上精神病房的病服,”余虎回忆他在精神病房的第一天,“我不肯换这衣服,但他们强行脱我的衣服时还嘲笑说你是同性恋?让我们看看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余虎开始被嘲笑污辱,但却无力反抗,他后来才知道,这几个高大的男子并不是医务人员,他们是院方特聘的“管理人员”。

接下来送到余虎面前的就是药了。余虎问医护人员他吃的是什么药。对方并没有回答。只是命令他立即在其面前吃掉。余虎很担心给他吃的是什么药,因为他觉得自己并没有精神病,而医院也从来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检查,就开药给他吃。但他也知道。除了顺从,他别无选择。因为他经常听到别的病房传来的叫声,那是其他病人不服从安排、不吃药后被“管理人员”殴打的声音。

“我经常在打饭时看到其他人被殴打辱骂,我得忍着想办法逃出去。”余虎在隔离区的病房,根本没有机会跟外面接触。余虎男友得知余被关在医院后每天都跑到医院要求看望都不被允许,他联系了同性恋亲友会的负责人阿强,在阿强的帮助下,他们在当地报了警,让警察到医院来处理医院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治疗的情况。2015年10月26日,医院才妥协让家人将余虎送回家。至此余虎已被强制治疗19天。

(驻马店驿城区法院立案收费单)

逃亡半年常被恶梦心惊醒,依法维权停止非法治疗同性恋

从医院出来后余虎担心又会被家人送去哪里治疗,有天半夜他从家里逃了出来,跟男友一同逃到另一城市,开始了漂泊的打工生活。漂泊的这半年里,还是常常夜里会惊醒吓了一身汗。余虎了解到2014年北京海淀法院一例同性恋治疗的诉胜案,当事人因为被心理机构电击治疗后起诉该机构胜诉了,法院还把“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写进判决书中。余虎觉得他被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对他造成的伤害甚为严重,医院的这种违法行为需要得到相应的处罚,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权益。

来自河南的公益律师黄锐律师代理了此案。5月17日到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法院递交起来诉状,法院在今天宣布正式受理此案。黄锐律师表示:“我国法律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不被侵犯,包括医院和亲属在内的他人均不得非法限制其本人自由。在本案中,医院拒绝听取当事人本人意愿而进行强制医疗行为属违法行为。”

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同性恋、双性恋从国际疾病与相关健康问题统计分类中删除,世界医学标准从此不再认为性倾向本身是疾病,也不需要“扭转治疗”。

“日本、英国、澳大利亚、美国、挪威、德国、南非、以色列等国际心理学会和精神医学会协会、国家卫生部 均发表声明发对‘扭转治疗’,”同志法律公益机构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负责人彭燕辉介绍,“但在中国,仍有大量的同志会被送去医院或心理诊所进行所谓的矫正治疗,这么多违法行医的现象存在,卫生部门至今仍没有相关的监管政策,导致大量同性恋者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国家必须采取措施加大侵权人的违法成本,以‘精神病’的名义限制人身自由的安全层出不穷,却极少人获得实质性处罚,大多不了了之”黄锐律师说。

2015年12月中,中国司法部代表官员在联合国中公开表示:“中国并不认为LGBTI者为精神病人,或要求对LGBTI人群进行强制治疗。他们也不会被关在精神病院。LGBT群体在各方面面临实际挑战,值得我们的关注。”希望我们这个事件中的余虎,和中国几千万的同性恋者真的不再被当成病态而受到治疗的伤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168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