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兴的中产阶级为什么喜欢做公益?

时间:2016-10-11 10:31 | 作者:黎宇琳 | 编辑:李莹 | 点击:3014
更多


最近,有个做企业的朋友给我转了一篇《盛世蝼蚁》,据说,这篇解读甘肃农妇杀子的文章火得惊动了中央,所以文章不给读了,这事儿也不让说了。

这些国家大事,公益组织通常帮不上什么忙,而我这个写公益组织的,自然也搭不上什么话,没有能力去管,所以一向不怎么管。

但这一次,情况有点不同,那企业的朋友在转发文章的时候加了一句话:有靠谱的资助贫困小孩的项目吗?我想捐一个。

我突然觉得,在这样的大事件中,公益组织其实是有很多事情是可以做的,至少可以做点什么,让焦虑的中产阶级觉得这个社会还有希望。

我那位朋友,谈不上很有钱,当然也不算穷,她与人合伙,开了一家还不错的小公司,还有余暇带两个小孩,算是一个标准的中产,而她在看到农妇杀子的新闻后,想到的不是资助绝望的农妇,而是孩子。

很有意思,她是主妇,也是妈妈,但她想帮的不是农妇,而是孩子。

对现状已经比较绝望了,但对未来还抱有希望。

不仅她一个人这么想,有好多人也是这么想的。

在今年的99公益日里,600多万的网友合力捐出了超过3亿元的善款,其中获得最多捐款的,是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一个叫做“儿童素养教育计划”的项目,这个项目在3天里筹到了900多万元,有接近9万人给他们捐款。

也是关于儿童,也是关于希望。

我想起了狄更斯那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公益组织被赋予了一个很重要,但又比较虚无缥缈的任务:他们要在一个令人不安的盛世里,生产一种能够安抚人心的希望。
 
哪怕这个希望,听起来是比较扯的。

因为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看,做公益实在不是一个很靠谱的办法。众所周知,那些深层次的社会问题,比如贫富悬殊,城乡鸿沟,寒门难出贵子等等,公益组织是搞不定的,顶多就提供一下解决社会问题的努力。

所以,在99公益日里,企业与网友一口气给3000多家公益组织捐了6个亿,实际上是这个社会(主要是中产)投出的一笔,其实投资者本人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的投资。

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还得投,因为这个社会的发展趋势看上去很可怕。

甘肃农妇杀子的新闻,脑补一下画面是很惊悚的,她在离家不远的土路上,先是用斧头砍死了4个亲生儿女,然后食毒自杀。

不是用农药,不是跳河,而是用斧头一下一下地砍;砍的不是别人家的小孩,而是自己的娃。
 
对于这种的极端事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同情,而是害怕。她连自己的小孩都能砍,砍我的小孩肯定没啥心理障碍,一个她虽然倒下了,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有千千万万个她拿起斧头?
 
大家最关心的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干?
 
有人说,就是因为太穷;也有人说,比穷更可怕的是没有希望;还有人说,她把小孩当成了自己的私产,不想活了就拉小孩陪葬。
 
老实说,她在举起斧子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真是鬼才知道,但我想,无论是什么直接原因,在那一刻,她肯定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对她的人生,对子女的命运,对这个社会的前景,感到了完完全全的绝望。

这个社会还有多少这么绝望的人?不知道。所以大伙很没安全感,中产尤其没有安全感,因为他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很珍惜眼前的生活,可他们的生活也很脆弱,一被砍,就啥都没了。

所以他们很希望做点什么,哪怕他们明知是杯水车薪。

捐款者大概是这么想的:我埋下了很多善良的种子,它们今天不发芽,明天不发芽,总有一天是会发芽的,就算我看不到,我的子女也会看到,那么即便时势再艰难,希望总是存在的。

只要还有希望,就不会绝望,就无须害怕,就可以相信未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3014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