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希拉里支持女权,but so what?

时间:2016-11-4 09:32 | 作者:CSR环球网 | 编辑:曹媛 | 点击:4289
更多


 
今年美国大选形势一直反复,日日新的丑闻与指责,让身处大洋彼岸的我们作为看客也有点倦了,不管支持率如何变动,希拉里仍有机会成为首位美国女总统。10月22日,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次电视辩论,希拉里又双叒叕重举女权主义大旗,公开表示支持妇女及性少数权益。
 
当然,这种做法有明显的政治投机嫌疑,不过面对着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美国女性选民,这条拉选票的捷径提供的助力不可小觑。
 
希拉里和中国女权不得不说的故事
 
在希拉里积极为女权主义背书站台的诸多“战绩”中,最受中国网民关注的首推去年9月希拉里针对中国女权事件的发难。

2015年9月27日上午,美国前任国务卿希拉里在社交媒体发表不客气言论,对习近平在联合国主持“全球妇女峰会”提出批评。
 
这和2015年3月份发生的中国“女权人士”事件有关。2015年3月正值两会期间,有5位“女权人士” 策划在三八节针对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骚扰搞抗议活动,后以 “寻衅滋事”罪名被拘留。这5人至少有3人是非政府组织成员,她们之前还搞过“占领男厕所”等抗议活动。
 
希拉里•克林顿把这起事件当做“侵犯人权”来指责,要求“立即释放”那5个人。
 
不得不说,希拉里此举给国内讨论热火的中国女权问题又添了一把柴……
 

 
“武媚娘剪胸”,公知周国平“直男癌”,春晚“女神与女汉子”节目被抗议,女孩子们高举“我可以骚,你不能扰”反对地铁咸猪手,“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变成了政治不正确……
 
男人们纳闷了,疑惑了,不解了,“女权婊”“中华田园女权”的讽刺不绝于耳。
 
“张牙舞爪”的中国女权
 
从来没有那个国家的女权,像中国一样,伴随着如此之多的争议和怀疑。
 

 
有人说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就是脆弱,敏感,玻璃心;
 
有人说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功利,想通过标榜女权不劳而获,以性别身份自恃而对男性提出更多不合理的要求;
 
有人说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就是搞事情,高调地炒作和作秀;
 
有人说中国的女权主义者“直女癌”,歧视贬低男性;
 
在一场场热闹中,女权主义从前卫先锋的代名词变成了这样一种形象:张牙舞爪,面目可憎,心理扭曲。
 

 
女权追求妇女解放、男女平等,本身是社会进步的表现。然而,在中国,女权却走在被污名化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一些时候,也许是被压抑太久,女性太需要一种通道为自己的性别发声,显得迫切而急躁。她们的声音听来并不温柔甜美,甚至尖锐。“在我们这里,音量刺耳是应对装聋作哑的”,女权主义作家张念说。
 
一些时候,女权在某种意义的确是一块好用的“遮羞布”。女人,在波伏娃眼里的“第二性”,摇身一变成为个人欲望的粉饰,变成了注解为“因为我是女人,所以你得满足我的要求”的代名词。
 
女性为提升自己的地位而忧心奔走,恨不能一蹴而就成就平权大业;男人们疑惑不解,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之外,还有那样一个政治正确的、两性平等的世界。
 
站队,撕逼,对骂,争吵……一起和女权有关,但好像也没那么有关。女权,表示很无奈。
 

 
在中国,我不敢说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了;但,我还期待有一天,我能骄傲地说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

  END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428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