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柯震东提名金马引争议,我们是否太苛刻?

时间:2016-11-29 14:09 | 作者:小C君 | 编辑:曹媛 | 点击:2214
更多

 

 
11月26日,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在台北落下帷幕。最受关注的是此次金马诞下双黄蛋!周冬雨、马思纯 凭借《七月与安生》共登影后宝座;范伟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荣膺金马影帝。
 

 
当晚,柯震东一身西装亮相本次金马奖,以复出之作《再见瓦城》,参与了本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角逐,再一次引发争议。
 
事件回顾
 
2014年8月,经群众举报,北京警方在东城区将房祖名、柯震东等涉毒人员查获,在房祖名住所缴获毒品大麻100余克。柯震东因吸食毒品被行政拘留。柯震东演艺之路被迫中断。
 

 
之后,他接下赵德胤导演新作《再见瓦城》,演技受到肯定,今年10月被宣布入围金马最佳男主角。
 
仅时隔两年,柯震东借此高调回归大众视线。
 

 
面对网友铺天盖地的质疑,柯震东则以143字回应:"我一直在为我犯过的错努力!为我热爱的事情付出!虽然很多都变徒劳无功!但我还是一天一天希望更好!”,认为无论遭到任何谩骂都会虚心接受,但“请不要没来由的攻击金马奖或其他电影盛事!”文末更劝该网友“请你在这留言外也花点时间去赞美你觉得值得赞美的人 "。
 
柯震东想要在娱乐圈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可见一斑,不过目测他即将面临的阻力也空前的大。
 

 
一来是柯震东在娱乐圈根基尚浅,且以偶像定位出道,职业风评尚未得到长期考证;在粉丝经济时代,对偶像的个人品德要求更高。而且“小鲜肉”更新换代的时间何其之快,呈现“前仆后继”之态,竞争激烈。多少良好公众形象的小鲜肉都熬不出头,何况是踩及法律红线的污点艺人呢?
 

 
二来是时机。柯震东从被爆出涉毒丑闻至今,时间太短,戒毒情况也未得到确认;在内地严打涉毒明星的社会大背景下,又赶上禁毒主旋律电影大热,柯震东复出之路可谓难上加难。
 

 
年少成名,原本机会多多,一手好牌打成这样,让人痛心疾首啊!

宽容OR苛刻?

看到大批网友一面倒地抵制柯震东,小C君不禁陷入思考,对待有污点的艺人,我们是否过于苛刻?
 
讲真,一开始,小C君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方面,很多污点艺人在被爆出丑闻后,积极改过自新,甚至争先“现身说法”,悔不当初,劝诫粉丝。人的一生很短,也很长,谁能不犯错呢。亡羊补牢,知错能改,老祖先不是都说“善莫大焉”吗?一面倒的抵制,谩骂,撕逼,我们是否太过苛刻?
 

 
可是另一个小人说,娱乐圈是什么地方啊,柯震东们作为有着强烈号召力的公众人物和明星,知法犯法,粉丝里还有那么多尚未明事理的青少年,如果以身试法的偶像明星在涉毒以后,还能在“贵圈”风生水起,示范效应之下,真说不准有多少人步之后尘,太可怕!
 

 
深思熟虑后,小C君站第二个小人。
 
娱乐圈并不同于其他行业,一个明星并不仅仅代表他自己,而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品牌形象。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号召力和传播速度已经不是“一呼百应”可以形容。
 
如果对涉毒偶像明星们过于宽容,不足以让三观也尚在探索阶段的“小鲜肉”吸取教训,不仅没受严惩,反而接片不断,财源广进,人气剧增。大力捞金就算了,三观不正的影响下,谁还相信努力?谁还遵守规则?
 
不是谁都有令人艳羡的机会,年少成名,名利双收;
 
但也不是谁犯错喊一声抱歉,就不用承担后果,付出代价;
 

 
你道歉,我可以原谅;
 
你改过自新,我愿意支持;
 
但在屏幕上,我们不想看到你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214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