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穗长者义工逾10万,近25%每周做公益

时间:2017-3-27 11:37 | 来源:广州义工联 | 作者:广州义工联 | 点击:2683
更多


为深入探讨义务工作在长者社会参与中的意义和机制,3月25日,由广州市民政局、广州市老龄办、广州市社会组织服务交流中心、广州市社会组织联合会指导,在首届广州市为老服务专项公益创投项目的支持下,广州义工联联合香港邻舍辅导会开展“鎏金岁月,‘义’起同行”广州市长者义工发展研讨会。

研讨会围绕“积极老龄化视角中的长者义工参与”主题,邀请香港及内地的专家学者、实务工作者共同探讨积极老龄化视角中长者社会参与的未来发展思路。研讨会现场正式发布《广州市长者义工发展状况调查报告》(2017)。调查显示,广州长者义工平均年龄为68.3岁,去年参加义工服务的次数是13.26次。活动现场还进行广州义工研究中心成立仪式。

发起成立广州义工研究中心


在研讨会现场,广州义工联发起成立广州义工研究中心。广州义工研究中心为广州义工联内设机构,主要依托广州义工联理事会理论与实务专家理事及秘书处研究执行团队,致力于加强对不同类别义工的服务需求评估和调研,更系统地梳理义工服务和管理经验,做好义务工作发展机制等方面的课题研究,为政府出台相关义务工作政策提供经验数据和决策参考,开展义工发展专题论坛,广泛传播广州义工的经验成果。

在理论研究方面,广州义工研究中心将建立广州义务工作服务数据库,特别是广州本土经验的总结与开发,包括政府义务工作政策和制度体系、义务工作服务和管理机制、承接有关义工服务的课题研究,发表有关义工服务的专题报告。同时,中心进行行动研究,针对不同类别义工的服务需求评估和调研,对本土时间进行总结与提炼,发布有关指引性文件和建议。此外,中心还会进行研讨交流,组织开展各类义务工作讲坛、讲座、沙龙,组织举办义务工作交流活动,促进本土义工组织提升能力,增进交流互访。

长者服务大咖论长者义工服务


本次研讨会围绕“积极老龄化视角中的长者义工参与”主题,邀请4位来自香港及内地的专家学者、实务工作者围绕长者社会参与的理论研究、穗港两地在社区和院舍长者义工发展模式作主旨分享,并通过圆桌会议,集结研究智慧和实务经验,共同探讨积极老龄化视角中长者社会参与的未来发展思路。

据了解,为应对全球老龄化的趋势和挑战,国际社会提出了建立在“独立、参与、尊严、照料和自我实现”原则基础上的“积极老龄化”概念。广州人口老龄化程度高,老龄人口增长加快。《广州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管理办法》提出,要搭建互助养老平台,鼓励低龄、健康老年人为高龄、失能老年人服务。如何善用长者的经验、知识和技能继续贡献社会,营造“初老服务老老”、“老老互助”的良好社会氛围,成为社会深切关注的议题。义务工作作为长者参与社会生活的重要途径,对实现积极老龄化、搭建互助养老平台具有重要的意义。

义工服务可实现积极老龄化

在研讨会上,首批全国专业社会工作领军人才王军芳博士作为演讲嘉宾之一,分享主题为“长者参与社会事务在老化过程中的意义”的演讲。王军芳博士认为,义务工作作为长者参与社会的重要途径,是长者在脱离工作岗位及相应的社会角色后重新获得与社会联结的纽带,有助于长者树立新的角色,继续发挥智慧,实现自我价值。义工服务在长者实现积极老龄化的过程中具有很大的价值和意义。

香港社工督导教你如何激发长者做义工的兴趣

香港邻舍辅导会服务督导,香港注册社会工作者陈子欣主讲以《如何推动社区长者积极参与义务工作》的演讲。香港于1998年起推动市民参与义工服务。过程中,政府向市民推广义工意识,鼓励市民贡献和回馈社会。同时,香港安老服务政策一直强调“老有所属 ﹑老有所养﹑老有所为”的理想。邻舍辅导会希望长者通过参与义务工作,不但可以发挥其个人能力,同时可贡献社会。

为推动长者参与义务工作,邻舍辅导会采取“训练”、“服务”、“交流”、“嘉许”四种形式,引起长者对参与义务工作的兴趣与动力,让长者做义工达到善用余暇、老有所为、提升自我形象、与时并进、贡献社会和积极乐颐年的目标。另外,邻舍辅导会将长者参与义工的方法整合成长者容易理解的服务模式,以推动长者参与义务工作,本次研讨会除分享香港推动义工的手法外,还分享机构如何将长者义务工作发展为名为“长者自助参与”的服务模式,并建立自主健康、自主学习、自主服务和自主管理四大目标,作为此服务模式的纲领,推行中心服务,另外还介绍优秀创新的长者义工服务计划。

广州长者义工参与服务频率高

据了解,长者群体是社区第二大义工服务群体,目前有超过10万的社区长者义工活跃于社区参与义工服务,他们时间充裕,稳定性强,已成为广州市义工服务的中坚力量。在广州市为老服务专项公益创投项目的支持下,广州义工联于2016 年11 月至2017 年1 月在全市范围内实施了广州市长者义工发展状况的大型问卷调查。

在本次调查的样本中,受访者平均年龄为68.3 岁,年龄最小的为60 岁,年龄最大的为83 岁。在本次调查的1591 个长者义工样本中,有20.6% 的受访者表示首次参加义工服务的时间在五年前,有32.7% 的受访者表示首次参加义工服务的时间在两年前,两者合计共有53.3% 的受访者参加义工服务的时间超过了2 年。调查显示,2016 年整年,广州长者平均参加义工服务的次数是13.26次。有34.9% 的受访者表示一般每月参加一次义工活动,有24.7% 的受访者表示每周参加一次义工活动,长者义工参加义工服务的频率较高。

长者义工是义工服务中的“一块宝”。6成受访者认为“时间充足”是长者义工最明显的优势。其次,近五成受访者认为长者义工的优势是“经验丰富”,近4成受访者认为是“有耐心”。结果表明,长者义工的优势是多方面的,义工招募时应该充分重视长者义工的这些优势。

建立“初老服务老老”和“老老互助”网络

长者义工参与义工服务的范围非常广泛。据调查报告显示,在所列举的八大类义工服务中,53%的受访者选择为弱势群体服务是参与比例较高的义工服务,有53%受访者选择此选项。在所列举的常见的义工服务对象中,贫困长者成为长者义工的主要服务对象,有57.3% 的受访者选择此项,选择比例明显高于其它备选项。这说明长者义工服务长者,充分发挥了长者与长者之间具有更多的共同话语、便于沟通和交流的优势,有利于提高服务效果。同时也反映了长者义工的组织机构都有意识地为长者之间搭建老老互助的网络。

长者做义工是“老有所为”最好体现

调查报告显示,有67.9% 的受访者表示首次参加义工服务是自发自愿的,这说明长者参加义工服务的动机较为积极和纯正。一般而言,中青年都有所属的工作单位或者学校,参加义工服务时多以单位组织的方式参与。长者退休在家,他们参加义工服务多数是自发自愿的,希望通过有意义的方式进行再社会化,继续发挥自己的能力,为社会做贡献。这有利于他们持续地从事义工服务。

有76.6% 的受访者表示做义工后的心情是“高兴快乐”,还有48.2% 的受访者表示“幸福满足”。这说明大多数长者义工在参加义工服务之后获得了积极正面的心理感受。他们为何会获得如此积极正面的反应呢?在调查的长者义工中,有79.6% 的受访者选择了“帮助他人快乐自己”,选择“履行社会责任”、“别人曾经帮助过我,我要感恩”的受访者比例也较高。其次,还有73.2% 的受访者选择了“结识更多朋友”,这是交往型动机的主要体现。为此,长者义工参加义工服务的动机以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交往为主。那么,他们通过参加义工服务是否满足了哪些需求?本次调查显示,约有95%的受访者在参加义工服务后都有所收获,其中有59.7% 的受访者认为“生活更充实有意义”,这是一种内在精神的满足;有57% 的受访者表示“锻炼和提高了自身能力”、“增长了见识”、“发展了兴趣爱好”等;有55.3% 的受访者表示“结交到更多朋友”。

综上所述,大多数长者义工抱着不求回报的良好心态,参与义工活动。大多数长者义工通过参加义工服务活动,达到了实现自我价值、结识朋友、增长见识、发展兴趣等目标,获得了正面积极的心理感受。

充分发挥长者义工专才

随着长者义工规模的扩大,长者义工中拥有一批从专业岗位上退休的老年人,如医生、律师、艺术家等,他们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是义工服务中不可多得的资源。但是本次调查显示,有20.7% 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拥有专多样化的专业知识,在拥有专业知识的长者义工中,仅有10.9%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专业知识在义工活动中完全用上了,有39.8% 的受访者表示完全没用上,还有49.3% 的受访者表示部分用上。结果表明,长者义工的专业知识的利用不充分,是社会资源的浪费,同时也不利于长者义工在参加义务服务中自我价值的实现,未能真正发挥长者专才义工的专业能力及经验。

此外,有68% 的受访者表示最想参加的义工服务是“家庭探访”,有46.2% 的受访者最想参加义务社会宣传,有41.7% 的受访者最想参加陪护陪聊的义务服务,还有35.6% 的受访者希望参加义诊、义卖、义演等专才义工服务活动。总体而言,长者群体也是各有所能,他们根据自身的特长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义工服务活动类型。

为此,调查报告团队建议,在义工项目的设计上不能只站在服务对象的角度,也需要站在义工的角度,在服务岗位的设置上贴合长者义工的才能及经验做更精细化的设计,让长者在服务他人的同时也能收获正向的改变,发挥自身的潜能,持续实现自我价值。同时,使用长者义工的组织方可大力培育长者义工领袖,一是充分发挥长者的特长和人生经验,将长者的工作经验和人生智慧运用到长者义工服务中;二是提供深度参与的机会,鼓励长者在服务过程中发掘社区需求,并参与策划,共同解决社区问题;三是开展成长及能力建设的培训,鼓励长者走出自我定势的思维,让长者愿意并有信心去做更深度的服务参与,献策献力。

培育长者义工队和长者义工组织

随着义工队伍的规模越来越大,内部的差异性也越来越大,这就需要对义工队伍进行分类管理和引导。目前,义工组织组建最多的是青年义工协会,而长者义工组织则较少,这不利于长者义工队伍的个性化管理和发展壮大。因此,调查报告团队建议大力鼓励和资助扶持各级各类长者义工组织和枢纽型组织,推动长者的服务价值从庞大的义工服务群体中展现和绽放。长者义工组织的主要功能一方面是保障长者义工在服务过程中的权益和安全,另一方面将有服务能力的长者和需要服务的长者有效对接起来,由长者自己来设计符合自身群体需求的义工服务项目,探索建立新型的互助养老平台。

长者义工队伍的发展壮大,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扩展长者义务义工服务的社会功能,在服务的同时实现广大长者自我价值的挖掘和提升。一是要扩大长者义工在义工服务中的参与度,从项目设计、实施到最后的评估,都要提升长者义工的参与度;二是通过活动本身展现长者的社会价值,倡导全社会对长者群体形成独立、积极、有能的新形象;三是注重挖掘和保护长者群体所拥有的传统文化因素的价值,通过义工服务将其传承和发展下去。


EN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683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