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张军宏:社会企业是什么?

时间:2017-4-6 09:51 | 作者:张军宏 | 编辑:csrworld | 点击:5164
更多
社会企业是什么?
是好企业?
是老板人很好的企业?
是具有社会性的企业?
是解决社会问题的企业?
是民主决策的企业?
社会企业是民非吗?
国企算不算社会企业?
福利企业是吗?
生产救生圈的企业算不算,可是救了很多很多人命的企业啊?


要符合我们的想象,社会企业一定是希望有更多的企业不仅仅是“唯利是图”,还有更多的人文情怀和行动。对此,我们应该囫囵吞枣全盘接受,还是认认真真思考,看看到底什么是社会企业!

1、动机论、出身论还是以效果论

社会企业目前的定义是:以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那以商业手段解决“了”社会问题的算什么?
如果是动机论,谁都知道好心还可能办坏事呢,好心和好事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如果是出身论,那就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那套理论,其荒谬显而易见,谁都知道好人还可能干坏事,好事还可能办坏了!好人和好事之间也同样没有必然的联系。

那么要以结果论吗?2015年,阿里系公益平台捐赠总金额1.477亿,总笔数29亿,捐款商品3090万件,参与消费者2.7亿,参与商家150.26万家。以这样的公益成绩,中国公益组织几乎无人能敌,就更不说腾讯了,腾讯阿里都没有说自己是社会企业,你好意思说吗?

2 、企业不解决社会问题吗?

这里先谈谈逻辑问题,如果A能推出B,那么A就是B的充分条件。如果没有A,则必然没有B;如果有A而未必有B,则A就是B的必要条件。我们来看看解决社会问题与企业之间的逻辑关系。

富士康是不是社会企业?乍一听怎么可能是,都那么多人跳楼自杀了。来一个2013年12月份的数字,富士康拓展至中国大陆三四线城市,雇员人数达110万。现在假设富士康倒闭了,110万人失业,没饭吃,跑到政府门口唱卡拉OK,这是不是社会问题?

如何解决呢,到隔壁去?隔壁还不是企业吗?中国现在认证的社会企业只有7家,而中国有多少就业人数呢,截止到2015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也就是企业解决了就业这个社会问题!在这点上,企业是解决(就业)社会问题的充分必要条件。


那富士康还是血汗工厂呢,怎么办!死掉和血汗比,你是不是觉得这些工人直接饿死病死更好?这些工人手脚没有被捆住啊,他们之所以还在恶劣的富士康工作,那是因为,如果不去,只会有更糟糕的选择。富士康显然提供了一个更好的选择。如果富士康这个选择不好,谁还去啊!

市场的优点在于形形色色,五花八门,层次不同的企业,像千万个小蜜蜂一般,不会漏掉任何一只花朵,只要有法治,就不但不会有问题,而且会解决各种社会问题。

可见,在解决社会问题上,企业(市场)是必要条件,法治是充分条件。而不是社会企业的主张者认为的那样:社会问题出在企业身上,而不是法治。那么拆解掉“法治”,我们来看看。

3、什么样的企业制造社会问题

中国还有一些企业专门还制造社会问题!这就是依靠行政权力垄断的企业。

2013年全国高速公路一年收费在4000亿元以上,就这坐地收钱的买卖,全国收费公路亏损661亿。中石油、中石化、电力、中铝亏损,现在连中盐总公司也巨额亏损,似乎在中国经营一个垄断型企业,你不亏损都不好意思。在这种情况下,2015年中国石油反而获得342.24亿元的政府补贴,成为国企补贴之王。以前这些垄断国企简直就是一个小社会、企业自己有幼儿园、学校、公安局、医院。简直就是社会企业崇尚者的梦想天国,结果活不下去了,纷纷倒闭,现在呢,独占了中国最好的投资项目,收费高昂却还亏损,低效贪污腐败。


所以,企业解决社会问题吗,企业不解决社会问题吗?都不对,不能一概而论,更不能脱离法治这个大前提。这就如同我们看人,人是好人吗,谁都知道人有好有坏,我们一般的规则是,守法的就是好人。

4、从历史来看,最大的社会问题是谁解决的

在1800年以前,世界的GDP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大多数时间的大多数人从出生到死去都处于贫穷和各种悲惨状态。这种情况自1800年后有所改观。世界的GDP逐渐加速上升,衣食住行基本条件、教育与医疗迅速的得到了改善,婴儿死亡率大大降低,人均寿命也更长了。而这一切,不是来自于慈善这个“爱的再分配”的功劳,而是科技与经济发展带来的大幅财富增加。一个简单的数据直接说明了这一切。从1950至2000年间,西方政府以及公益组织对外援助了2.3万亿美元。而同期,仅中国的GDP总和就达到51.6万亿美元。中国凭什么养活13亿人口呢,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有一个本《援助的死亡》,作者本人是赞比亚人,书作者提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供给非洲的援助使穷人更加贫困、经济增长更加缓慢,造成了非洲国家不堪重负的债务等一系列问题;

周其仁教授讲过一个怪事,他说非洲很多国家的农民吃不上饭,往往是因为西方国家大笔的粮食援助。

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Nancy Qian以及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Nathan Nunn做过一个调查,他们从1972年一直跟踪到2006年,发现一个国家得到的粮食援助每增加10%,这个国家的暴力动乱程度就会增加1.14%。

反思中国的凉山,那么多公益组织,那么多项目,那么都资金,反倒是那么糟,如何评价公益组织在当地的效果。如果说他们都是去捣乱的,貌似逻辑还挺通畅。

5 、那东西到底是马还是驴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是一个真理。那如果大家赚钱不想花,非要做公益,非营利组织不就可以吗?机制上完全可行,你不想分红没关系啊!非营利机构本来就不能分红。如果可以分红,就直接开办企业好了。难道非生一个骡子来,名利不但均沾,还能收捐款得补贴?

在美国,社会企业就是企业,按企业的规矩办。

在韩国,2006年《社会企业育成法》出台,开始社会企业的制度建设,企业竟然也能收来自政府和民间的捐款。2011年韩国政府通过中小企业法律修订,赋予非营利社会企业以中小企业的地位,使社会企业在可以与一般的企业平等竞争,提升运营能力,获得资本支持。绕了一圈又和美国的模式没区别了。


在英国,福利国家问题积重难返,然后找到了社会企业这个救命稻草。这类社会企业法律制度丰富多彩、资金来源五花八门,竟然还能减免税收,组织形态也是,有非法人团体、信托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产业与互助会、慈善组织、慈善法人组织和社区利益公司等等。说着说着,问题出来了,有一个东西既是马,又是驴!

本来按照说话常识,社会企业,社会是属性,用于限定。企业是属性依赖的实体。如同圆杯子是还是杯子,现在问题来了,圆杯子是碗,是锅,是杯子,是垃圾桶。

地球人的世界真是太乱了。

6、 “逐利”一定是坏的?

之所以要造出一个既不单纯靠“分配存量”解决问题,又不单纯靠“发展增量”解决问题的社会企业,就是因为这个前提——逐利都是坏的,坏到有人认为可以连资本的逻辑都不要了。但其实,逻辑当然是好的,资本的逻辑更是要的,如果资本特别爱钱,就去专门做危害社会的事情吗?

不会!“要赚多,还要赚久”就必须以客户为真正的上帝(不是嘴上说说),一定要创造更大的价值,以得到客户的买单,只有客户买单了,才能赚到钱,作为投资人,才可能得到分红,要赚的久,就要讲信誉,未来要赚的更多,就要创新。这就是理性资本的美德。

所以逐利并不一定是坏的,而是有理性不理性之分。从社会角度来看,市场、自由、法治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为什么有垄断这个祸害,就是因为权力限制了市场的自由。我们今天给这个车子卸掉了刹车和方向盘,却把油加了一个满,这不给你直接冲到“地狱”去,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相反,自私逐利是善的必要条件,理性是善的充分条件。善,本身就是一种理性而自利的交换。人要都不自私,不逐利,那好人不都给死光了。


7、为社会企业列一个尺度

在现实中,企业的社会化、解决社会问题不能一概而论。更不能离开自由和法治去谈市场,甚至社会企业。与其给企业贴一个“道德”标签,不如回来重新认识下企业。

针对企业,如果企业创造了价值,有益于用户和客户,那么必然有用户花费时间成本和其他机会成本去使用该产品,以脚为价值投票。而客户也必然以钱作票,交换满足自身需求的产品或服务,如果质量持久,销售面才可能进一步扩大;如果信誉持久,那么买的人更安心下次还会买;如果创新,企业将以更大的价值创造对社会群体更大量的益处,而企业得到更多钞票,资本家得到更多回报。企业体会到质量和创新的力量,将会投入更多的资金促进质量和创新,以实现正向的价值循环。也就是用户多、客户多、企业赚的多、资本家赚的多、员工也赚的多,并且大家都持久的受益,且越讲信用越受益。

反之,就算手持社会企业认证招牌,还雇佣了残疾人,又怎么样呢?我们在社会企业这个事情上下这么大功夫,意义何在?
 
一句话,重在善果。钱就是对“善果”的最大回报。而“赚得多”和“活得久”就是这个社会对你的道德最大的赞美。
 
道深钱多,德厚命长,我们万万千千的人,用钱作选票,选出的不就是社会企业吗?我们一代代投票给那些智慧与美德兼具的百年老店,这样的企业不就是社会企业吗?那什么是社会企业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5164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