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有机≠无农药残留,更重要的是友善地栽种

时间:2017-6-12 14:24 | 作者:社企流 | 编辑:李莹 | 点击:879
更多
你认为“有机”就等于“无农药残留”吗?自1986年农政部门与学界开始评估在台湾地理环境下实行“有机农业(Organic Agriculture)”的可行性,有机农业发展至今已30年。

其中最重要的里程碑就是2007年制订《农产品生产及验证管理法》,至2009年正式公告实施,农委会后颁布《有机农产品及有机农产加工品验证管理办法》和《进口有机农产品及有机农产加工品管理办法》,“有机”一词的使用在台湾至此有了法律规范。

但如此为了方便管理的初衷,却让民众对于有机的概念至今仍停留在产品端的“零检出”。整体社会风气主导为“有机=无农残”,忽略了有机农业更长远的意涵在于与自然共生共存的美意。

为何“零检出”这个观念如何根深蒂固在民众心中?早在2007年立法前,台湾的有机农业政策虽鼓励农民参加验证,但没有明定相关罚则,也因此消基会多次抽查有机商店,发现部分农民未参与验证却以“有机”名义贩售、更检验出农产品有“农药残留”,指出市面“假有机流窜”,并痛斥“农委会监督不周”。

(民众对于有机的概念至今仍停留在产品端的“零检出”。来源:Soil Association)

在民间团体的压力下,政府因而立下有机农产品的管理法规,2009年后只要使用“有机”一词的农产品,就必须通过第三方验证和取得标章。

农委会有机农业科科长赖明阳表示,当时制定《农产品生产及验证管理法》,是由于过去有机农产品没有法律规范、民众对有机农产品的不信任,制订的出发点是对于验证产品的管理,除了“有机农产品”也包括“产销履历农产品”及“优良农产品”。

大部分能在市面上贩售的农产品,都是安全合格的农产品,农药跟一般的化学物质一样,毒不毒都是量的问题,只要不过量,对人体是不会造成影响的,更重要的是有机农产品的生产方式,让环境更能永续经营。

在法律约束下,台湾现前市面以“有机”名义贩卖的农产品,“一定”要达到标准,否则就要下架。但有机真的只要无农残就好吗?国际食品法典(CODEX Guidelines)第六条“由于普遍性之环境污染,有机农产品无法保证不含有农药等残留物质,然而其生产方式应可使其含量减至最低。

有机农业最重要的目标是将土壤、植物、动物和人类共生社群的健康与生产力进行最佳化。”由此可知,有机农业有着促进自然资源永续发展及生态环境的平衡,而不只是农作物的无农残,更强调透过符合自然生态的生产管理使整体环境更加健康。

而2007年立法院制订《有机农产品生产及验证管理法》法规主要以消费者的立场出发,似乎有些背离有机友善环境的精神。

而且,如此一味追求零检出,有没有问题?长期辅导农友转作有机的慈心基金会执行长苏慕容也曾表示:“随着日益精密的仪器以及改进的分析方法,10几年前农药检验极限在0.1至0.01ppm,多重检验79种农药残留,至今检验极限已达0.01至0.001ppm,多重检验达311种农药,更细微的限值及种类农药,让强调检验结果之下,有机更容易检出。

验证制度的立意是为消费者把关,也协助生产者朝向更永续的耕作方式,现况却是现行规定过严且烦琐,农民不仅要专注有机种植,还要整理各项验证文件,当作物可能受外环境污染而验出残留时,农友要被追查原因,甚至罚款乃至被取消验证资格,长期努力的过程瞬间遭到否定”。

将台湾有机发展对比国际,国际有机运动联盟(IFOAM)将有机农业发展分成3个阶段:第一阶段又称为“有机1.0”,源于70年代前农业生产逐渐工业化,利用农药、化肥有效增加产量,社会开始反思对环境造成负担。

(IFOAM认为有机的四大原则为:健康、生态、公平、关怀。来源:IFOAM)

接着,有机农业的各项制度及验证机制逐步建立,称之为“有机2.0”阶段。台湾现前正是处于此状态,针对产品端具有规范,但缺乏有机农业的整体社会支持政策,需要更完善的整体产业规划,才能使有机农业的生产与销售都得到保障。

而根据IFOAM所提出的“有机3.0”新方向,除了第三方验证外,应该纳入参与式验证、集团验证等,鼓励多元模式的共存,才能扩大全球有机农业的规模。

赖明阳也表示,技术性法规随时都可以调整,目前政府正在研议是否要放宽有机农业的基准,参照国外的有机规范将有机回归成有机农业的操作过程,只要是水跟土能够维持在正常的生产标准,就可以同意加入有机验证,有机验证是验证栽培过程是否有符合有机的规范,不是一开始就限定环境必须达到零检出。

此外,有机农业发展近年来越来越蓬勃,只有针对产品端的法规管理,对于产业的发展性逐渐不够完善。必须视有机农产品的发展需要,与国外的规范接轨,且国际贸易的协商往来频繁,赖明阳认为确实有必要将有机独立成立专法。专法除了原有的生产及验证管理法,最重要的就是纳入“产业辅导”。

其实除了官方的“第三方验证”,台湾民间早已有不同的作法,例如:MOA自然农法从1990年开始就透过“第一方心证”让消费者认识有机农业,建立消费者与生产者的信任关系,陆续也有KKF农法、自然农法、秀明农法、朴门⋯⋯等,即使在2007年立法后,部分农场仍不愿被规范,无法使用“有机”名义贩卖,却也发展出自产自销、农夫市集等方式。

(农夫市集里消费者及生产者彼此互动建立信任。来源:Somerville Winter Farmers Market)

主妇联盟则从1995年展开共同购买,透过集合消费者,由消费者代表来寻找可靠的有机生产者,形成封闭式的产销管道,建立成员对生产者的信赖,也让集聚的消费力提供生产者收入的保障,有点像过去合作社的模式,这又可称之为“第二方查证”。

且根据农粮署资料,2015 年底从事农牧业生产之可耕作地未使用化学肥料及合成农药面积计为54317公顷,自2010年起,5年间增加了8879 公顷(19.5%),但并非全数的耕地皆参与官方的验证机制。

以上这些生产方式的农友必定是出于对“环境友善”的理念,却有诸多原因不愿加入体制,在现行法规下,无法使用“有机”名义销售、也无法获得政府的相关补助及资源,只能使用“友善环境农业”、“无毒农法”等方式,获取大众的信任。

现前民间版的《有机农业促进条例 》草案便是倡议应突破“第三方验证”的束缚,给予有机农业明确的定义,将农业资源扩充到所有友善环境的农法,鼓励更多生产者愿意改采不施农药化肥的方式来耕作,促使台湾在30年内能发展为有机国家,将带给环境的污染降到最低。

因此,有机只是“无农残”吗?事实上,因为环境与检验技术日新月异等因素,有机农产品无法保证不含有农药等残留物质,但其生产方式确实可使其含量减至最低。因此,有机农业长远的目标应更具包容性、接纳更多元利害关系者的参与,以实质成为对所有生命都得以永续生活的产业型态。

(有机农业系列专题。来源:食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87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