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清华给甘肃残障考生的这碗鸡汤,我并不想喝

时间:2017-7-3 17:15 | 作者:皓宇 | 编辑:李莹 | 点击:2790
更多
在你身边有没有这么一种神奇的现象:本来是事件的受害者,却要在承担伤害的同时,向大家低声下气卑微地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

比如最近火爆一时的……呃,这两天刷屏的甘肃残障考生致清华的公开信。


【事件回顾

高三考生魏祥,来自“苦甲天下的甘肃定西”。他先天性脊柱裂、椎管内囊肿,出生后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更不幸的是下岗多年的爸爸又早逝,只有坚强的妈妈陪着残疾但优秀的儿子一路求学,直至今年六月考上清华!确认成绩后,魏祥致信清华,希望学校帮助母子俩解决住宿问题,在网上引起热议。

“坚强伟大的妈妈在悲痛欲绝的日子里,不但没有放弃过对我细心无微的照顾,反而更加疼爱我,竭尽全力为我付出,并省吃俭用,除供我上学之外,她将少得可怜的工资多一分都舍不得花积攒下来,为我治病。于2008年6月,妈妈再次背着我踏上了北去的火车,寻求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专家,为我实施第三次手术治疗。1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我和妈妈相依为命,身心深受煎熬,我的身体几经折磨,痛不欲生,妈妈的精神频临奔溃,孤零零的她没了爸爸的陪伴和支撑,可怜无比,更使我再次深感妈妈的艰辛不易与伟大。可是不争气的我,3次手术都未能改善我的身体状况,残疾依旧,且随着年龄增长残疾日趋严重。
......
今有幸遇见举世闻名的清华大学老师,且有意备录我圆大学之梦,得此喜讯,我母子俩狂喜之余,又新添愁云,由于我的身体原因,无论我走到哪里,这辈子都离不开亲人的随身陪护,以照顾我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妈妈为了陪我上学无奈放弃工作,仅有的经济来源将要斩断……在此,我恳切希望贵校在接纳我的同时,能够给我母子俩帮助解决一间陋宿,仅供我娘儿俩济身而已,学生我将万分万分感谢!!”

6月27日,清华复信表示,将为魏祥提供一切尽可能的资助:

“亲爱的魏祥同学:

见字如面。首先恭喜你即将来到清华大学,继续你的学习和生活。我们看到了你写给清华大学的文章《一位甘肃高分考生的请求》,相信你早已具备了清华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品质,我们代表清华园欢迎来自甘肃定西的你!

《繁星·春水》中有这样一首小诗:“童年啊,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想来这句话应该符合你的童年记忆吧。在梦一般的年华里,却要承受含泪的记忆,这泪水不包含欢喜,不代表留恋。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悲苦。但万幸的是,你在经历疾病和丧亲之痛后,依然选择了坚强和努力,活成了让我们都尊敬和崇拜的样子。

你说“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我和妈妈相依为命,身心深受煎熬,我的身体几经折磨,痛不欲生,妈妈的精神濒临崩溃,孤零零的她没了爸爸的陪伴和支撑,可怜无比。”只言片语,我们知晓你母亲道阻且长的育子之路,更深切地感受到了你作为儿子对母亲深沉的爱和歉疚。但正如你所说,今日以高分佳绩考入清华,就是给了妈妈一份殷殷的报恩之礼!

邱勇校长在2015级新生开学典礼上曾说:“我是1983年进入清华的。我知道,无论那时还是现在,能够来到清华上学都是不容易的,你们在成长过程中一定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同样,对于你来说,来路或许不易,命运或许不公,人生或许悲苦,但是请你足够相信,相信清华,相信这个园子里的每一位师生,因为我们都在为一种莫名的东西付出,我想这应该就是情怀。

党委书记陈旭老师也曾寄语自强计划的学生:“自强就要做到自主,大学能收获什么取决于自己怎么去努力。”所以也请你相信自己,可以在清华园里找到热爱,追求卓越。

读到你的来信后,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刘震老师在该微信文章下留言道“魏祥同学已经报考我校。我校老师已经与他取得联系,为他提供一切尽可能的资助!清华不会让任何一位优秀学生因为经济原因而辍学!”确实,清华大学多有与你有同样经历的学子,在家庭经济与身体因素的双重压力下,依然奋发图强。他们或携笔从戎,守护家国平安;或回馈基层,在公益组织中施展才能;或致知穷理,一举夺得清华大学本科生特等奖学金的殊荣......

现在,你的情况受到了清华师生、校友和社会各界的关注。昨天深夜,邱勇校长专门打来电话,关心你的录取情况和入校后的生活安排情况;陈旭老师也请学生部门第一时间对接,妥善安排解决你的后顾之忧。清华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的老师也极力配合,在你被确认录取后会立刻开始资助。清华大学多位校友也在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主动提出资助和协助你治疗的意愿,后续学校相关部门都会跟进落实。请你相信,校内外有足够多的支持,清华不会错过任何一位优秀学子!

冰心赠葛洛的一首诗中说“爱在左,情在右,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在清华园里的所有学子,无论是生活困顿,抑或身体抱恙,都会有“爱” 与“情” 相伴。相信未来的你,也会和活跃在各领域的清华学子们一样,穿花拂叶,除却一身困顿,成就自己的不同凡响。

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对魏祥同学和我校本科招生工作的关注和关心。在此,我们想对在求学路上荆棘丛生的学子们说: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
2017年6月27日”

魏祥的这封信言辞恳切,清华的回复也皆大欢喜,但身为一名残障人士、公益倡导者,我在这其中更深切的感受是遗憾——

第一,魏祥本不必用这种方式恳求清华;

第二,清华回了一碗鸡汤,也不在该回应的点儿上,看得我一脸尴尬;

第三,清华之所以选择这种回应方式,也确实引来了公众的纷纷点赞,只能说,我们社会整体在多元平等、无障碍环境建设等方面的意识观念,还有很大欠缺。

【魏祥本不必如此卑微

魏祥写这封信的很多字眼,看得我很痛心。比如:“不争气的我,3次手术都未能改善我的身体状况,残疾依旧,且随着年龄增长残疾日趋严重。”

为什么要用“不争气”形容自己?你已经很棒了好不好!残障是你的过错吗?不是!

我相信能考上清华的魏祥,平时不会觉得自己“不争气”,只是为了恳求而表现出的低姿态。但在现实中,的确有很多残障人士,一直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小心翼翼地活着,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自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你出不了门、你上不了学、你无法工作,谁让你是个“残废”呢?不怪你怪谁?

正是这样的思想,让“接纳残障人士上大学”似乎变成了一件很稀奇的事情,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善举。我要说的是,接纳残障人士上大学,恰恰应该成为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倘若有学校拒录考进该学校的残障人士(而这在国内并不鲜见),倒是应该声讨。

残障绝不是残障人士的过错,也不应成为残障人士融入社会的阻碍。一个公平正义的现代文明社会,社会环境需要保障每一个个体生存与发展的权利,也理应对残障人士提供无障碍环境,从而保障他们能和其他人一样学习、工作、融入社会。


我们国家呢?拿教育来说,我们国家对残障学生的受教育权,在制度上的建设远远不够,但有了基本保障。这方面的相关法律法规,包括修订后今年5月1日开始实行的《残疾人教育条例》,还有2003年开始实行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这两个法规其实问题多多,但现阶段也可以保证残障学生挺直腰板参加高考,“凭本事考进的学校,凭什么不让我上?”按合理流程考入某所高校,如果拒录,是违法的。

魏祥向清华要求“一间陋室”,过分吗?当然不过分,但这就看出《残疾人教育条例》的一大问题了——只有框架,内容太粗,没有提及学校针对不同障碍、不同身体情况的学生应该怎么办。魏祥的这种情况,属于需要一位陪护来完成学业的,如果在西方,学校会安排个人助理;在我国,也可以因地制宜,允许学校为其提供合理便利,比如这“一间陋室”就是合理便利。


当然,看魏祥的身体情况,我相信他来到北京,可以逐渐摆脱这种状态:“由于我的身体原因,无论我走到哪里,这辈子都离不开亲人的随身陪护,以照顾我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

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切实的例子,我患有成骨不全症,跌倒可能会骨折,基本无法走路,上大学前,我们家人满脑子想的是如何陪护我,大一时我爷爷陪护我一年,从大二到研三毕业,我有了一辆电动小车,配合拐杖轮椅,有同学帮助,就完全不需要家人陪护了,一个人在校园里畅行无阻,如今北漂,也只身一人离家在外,和同事朋友合租得不亦乐乎。


【清华的这封回信,让我好生失望

万万没想到,面对这封信,清华两用冰心,表示了对他的接纳之后,收尾在“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煲了一碗鸡汤!

我希望看到的,不仅是清华接纳这位考生的决心,而是清华校内无障碍环境的建设情况,和为残障学生改善无障碍设施的决心。看到这一事件,我脑子里首先反应的就是,清华校内的无障碍设施建设得怎么样?


比如对轮椅学生而言,有没有足够的电梯、无障碍卫生间、坡道?对视障学生而言,有没有足够的盲文指示、语音播报设施? 对听说障碍者、重度残障者,有没有配备个人助理的制度?

感谢知乎上@王瑞恩 的回答,介绍了清华大学的现状:教室没有按电钮就能打开的自动门,部分教学楼没有残疾人卫生间,老宿舍楼没有电梯,谈不上残疾人专用车位,很多楼梯旁边都没有斜坡。我无法想象,对身患残疾的同学来说,想去上个课,听个讲座,吃顿香锅等小事,又该面临怎样的艰辛。

这在国内,也不算丢人,其实是许多大学的现状,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残障考生走进大学,我希望各高校重视起无障碍环境的建设。让一个个案带动环境的改变,从而包容更多残障个体,不需要再搞特殊化的照顾就能接纳其正常就读,是我们的目标。

清华的回信称,“邱勇校长专门打来电话,关心你的录取情况和入校后的生活安排情况;陈旭老师也请学生部门第一时间对接,妥善安排解决你的后顾之忧。清华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的老师也极力配合,在你被确认录取后会立刻开始资助。清华大学多位校友也在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主动提出资助和协助你治疗的意愿,后续学校相关部门都会跟进落实。”不客气地说,这里的视角,仍然是一种将残障者视为“弱势群体”从而需要“救助”的视角。但残障人士之所以是“失能”的、是“弱势”的,不在于他们自身,而在于没有足够支持他们成长的环境。人都是需要工具的动物,举个例子,在国际会议上需要同声传译,如果一个人没有戴耳机,你不会觉得“这个人好弱势好可怜啊我们要帮帮他吧”,你只是会直接送上一个耳机,让他赶紧戴上就完了。

对轮椅使用者而言,宿舍楼、教室、食堂没有坡道、电梯、无障碍厕所,进入这些地方无异于跨越天堑,这时你好像是一位“弱势群体”,但有了这些设施,残障是个问题吗?根本不是!那时残障只是一种状态,和高矮胖瘦一样,大家各不相同,但都可以便利无阻地进行学习。残障考生会担心自己被拒录吗?也完全不需要。

从清华大学已经招录的残障考生来看,无障碍设施应该在逐渐完善中。既然如此,为啥不在信中体现出来呢?只是送上一碗鸡汤,感动之后,如何解决残障学生在这里求学所面临的具体问题?我想这才是魏祥最想知道的答案,也是每一个想要上大学的残障学生想让大学给自己的答案。

如果清华的回应是:我们的教学楼、宿舍楼、食堂的无障碍设施情况是怎样的,我们哪里还不够好,但你尽管来吧,我们会根据你的实际“体验”来进行完善。这就是从维护残障人士的基本权利出发的视角,也是旨在解决根本问题去的姿态。可惜,现在还没有从清华的回应中看到这些,我期待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回应。

【多元平等的理念何时能深入人心

清华的回应方式让大家纷纷点赞,说明,比起硬件设施的完善,让多元平等的理念深入人心,更加任重道远。

这两封信问世后,目之所及,全是大家的赞美,如果你看完我前面的探讨,应该不难揣测我当时的感受:孤独。没有人指出清华的回应有什么问题,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似乎大家都觉得,清华做得好,没有人发现这封回信的重点完全偏了。

希望未来,魏祥这样的情况,根本不需要发什么公开信,有足够的制度与环境支持他完成学业;学校不会把这件事儿当成什么重点情况去解决,大家也不再有什么大惊小怪,因为这本就是“常态”。

残障人士需要的不是关爱,而是环境和人心层面实实在在的接纳,不把你当成一个“特殊对象”,你也完全可以靠个人的奋斗取得相应的成果,那才是我们想要的历史进程。

/作者简介:
皓宇,山东大学中文系学士、硕士,成骨不全症人士,曾任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传播官员,现任病痛挑战基金会传播主管,残障公益倡导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790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