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李小云:商业企业与社会企业争议背后的原因

时间:2017-7-20 10:55 | 来源:CSR环球网 | 作者:李小云 | 点击:1557
更多


为什么我们会对商业企业和社会企业产生比较大的争议,这个争议的原因是什么?今天我想就这个问题和大家做一个讨论。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家,这两个词最近很火,但是存在很多争议,这种争议不仅在中国,在国外也比较多。

我想讲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需要把社会和企业这两个最原始的问题提出来。什么叫原始问题?就是说我们这个社会的发展和企业的演化是如何形成的?社会以一个物种或群体为单位。人是一个物种,不管他们之间有多大的矛盾,一定会团结起来和非本群体的物种进行斗争。你从没有见过一个人帮助狮子杀人或者吃人的,人一定会团结起来把狮子杀掉。

群体则如一个部落、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斗争即是群体之间的冲突。个体之间又存在生存性的竞争关系。每个人都会想获得更好的物质生活,要有房有车。虽然每天都在想要让自己过得更好,但是每天想的又在变化。在日常生活当中,人类作为一个个体,一个群体的一部分,会不断地追求物质丰富,这是人幸福感来源的一部分。

物质的丰富又是相对概念,一个人所需求的和他所拥有的之间会形成均衡关系。有的人不一定真的需要飞机,相比起飞机,或许一辆汽车更加实用。这种均衡是人满足感的基础。人和人之间又存在张力。如果我有能力,在以体力能力为主体创造这种均衡的社会里就会获得更多的崇拜。这种人在原始部落里就是英雄,他是被崇拜的对象,人们把他美化、神秘化,把他不行的去掉。人们到现代社会以后有了启蒙主义,从而产生了现代性。这个过程中,人们发明了道德,这使得强者要向弱者施以援助,以保证弱者不被饿死。这是群体的需要,也是人生理伦理的基本需要。

当出现现代性以后,就有种力量对人类原始的需求产生制约。原教旨主义的基督教是歧视商业的,他们认为做生意是可耻的。亚里士多德的著作里也讲了,“就知道做生意、赚钱的人是可耻的”。人类心中原始的需求被原罪化,并附加上了伦理和道德。宗教的意识形态抑制了人们的日常性。宗教曾经把人的创造力压抑到不能压抑的程度,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和启蒙主义开始改变这一状况。改革首先主张的是赋权,以前只有那些贵族可以读拉丁文,可以读圣经。

那么改革者就要把圣经翻译成德文、英文,让老百姓都可以读圣经。新教在鼓励商业的同时,又继承了基督教一个最基本的教义,即我是财富的守护者。我创造了财富,但这个财富不是我可以随便消费的。所以基督教成为了西方人精神世界和日常生活精致的枷锁,一代一代传下来,成为了西方国家的基本国情。

我们再谈一下企业诞生的伦理。一个村子里开始做生意的人一定是那个村里的能人。能人都不安分,天天琢磨事情,他想弄个木头轮子、发明自行车、汽车,当他做成以后就会获得更多的财富,这时候就产生了对他的第一个约束,即生存性约束。他会考虑从他身边的家人开始让周围的人也都享受到他致富的成果,这就是最原始的基于生存的一种慈善。这种慈善不同于公益。它存在于任何社会,甚至动物世界。于是纯粹的商业开始向公益的方向挪了一点点。

然后,走到现代企业进入第二个阶段,从原始的帮助进入到一个系统性的捐助社会。美国建国的意识形态是新教。在英国待不下去的新教徒们从英国的港口城市普利茅斯,登上“五月花”号,到了北美。在这路上死了不少人。船上有不少无赖、流氓,不会写字,相互残杀。而另一些想要建立理想国的精英们制止了他们的行为,起草了一个《五月花公约》。《五月花公约》是带有新教伦理色彩的,它是美国宪法的基础。许多现在的美国精英都可以追溯到从那艘船上走下来的几十个人。在新教教义的制约下,美国人保持了既艰苦创业也厉行节约的精神。美国社会有大量的社会捐助,人人公民,人人捐助,这是许多中国人不能理解的。

企业继续向左走,企业意识到不仅要捐钱,还要做企业守则。通用集团公司的总裁在上个世纪的20年代就提出,我们每一个企业必须要承担社会责任,即企业社会责任。西方资本主义的生命力非常强,西方商业能力不断扩张,创新技术、创新制度,同时不断追逐巨额利益,但是与此同时,企业身上道德的东西也越来越重。

企业做企业社会责任还不行,企业仍追逐着巨大的利益。资本主义社会里的权利掌握在资本手里,靠一般性的政党制度来确保公平,难度非常大。税收或者其他一般的东西也解决不了社会不公平的问题。但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它具有自发性的能够缓解人类自身张力的机制,这就是去政治化的力量。这就使得从个人捐款到企业做企业社会责任的这个过程不是由某个党派号召而成,也不是法律的规定,没有强制性的要求。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够运作就是因为一方面它不断产生对人类有威胁、破坏等负面的问题,但也不停自发出许多限制条件。

按照这样的逻辑,企业只做企业社会责任还不够,于是社会企业就诞生了。社会企业以企业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它可以有高额的利润,也可以是低利润运作。但与公益不同的是,它不拿别人的钱做事,而是自己在市场上赚钱去满足需求。社会企业一定是在市场里赚了钱来解决社会问题。

社会企业还不够,往后就是包容性企业(inclusiveenterprise)。我在马尼拉做过一个关于包容性企业的发言。包容性企业整个企业必须围绕社会问题去运作,雇佣的员工必须为穷人。这里的包容性与达沃斯论坛提到的包容性不一样,那是狭义的定义,而这里范围更宽。

我们回顾一下,从开始约束你让你帮助人的最原始的社会能力到现代企业的这个能力,商业的确一直在向左发展。但是它的动力是什么呢?我们人类社会处在一个综合了前现代,现代,后现代,超现代不同阶段的时代,我们靠马克思韦伯讲的人类固有的理性驱动,在不断产生各种各样的物质和精神产品的过程里面,又产生了负面垃圾。

我们人类与这个负面垃圾做斗争时,又给自己加上了伦理。这种伦理的约束是去政治化的,一直伴随人类走到今天。这中间就产生了商业和公益的模糊界限。当企业不断向左走的时候,公益去哪里了?企业向左走完全有可能不断挤压公益的空间,它足够强大能够自己产生财富,然后解决社会问题。公益在面临企业向左的过程中遇到挑战。如果公益仍然停留在等钱来资助,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都是找不到工作的人,参与培训,热闹后就走,那公益遇到的挑战就会越来越大。

徐永光说公益要向右走,我的理解是他说公益要学习右的手段,学习企业的手段来改造我们自己的工作。企业向左,但是它永远不会失去挣钱这个源能力,吃人的狼不会变成绵羊。企业只是在伦理的不断约束下,实现道德和挣钱之间此消彼长的互动。比如未来企业因为人工智能让我们许多人都失业。几百年后,大批人需要领救济,企业可能就在它家门口拿出自己挣的钱派粮。

企业永远不会失去挣钱的动力。此外,社会需要一个原公益伦理驱动的公益。因为企业社会责任和社会企业不是原公益伦理驱动而成,它是公益伦理约束下产生的。商业向左是被动的,它本意并不想把钱拿出来。我们公益不奋起改革创新,我们就可能被一个在社会伦理约束下尝试出的商业性的社会行为所迷惑、所俘虏、所消灭。不仅是中国,欧洲大陆的慈善公益也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他们原来都习惯于大家捐钱。现在人们不帮你捐了,人家自己打造一个机构去做公益。


我们现在处于后物质社会,满足物资需求已经不是企业生产最重要的手段。所以,任何一个问题在后物质社会都是社会问题。这在前物质社会是没有的。在前物质社会,吃饭是最重要的需求,在吃不饱的状况下,什么夫妻纠纷等等问题都是没有的。

所以,在后物质社会的企业它都是在解决社会问题。我以上所指的企业发展主要都是以西方企业为主。再看中国,我们现在社会具有前物质社会、物质社会和后物质社会并存的特点,社会文化结构的不同就会导致每一层圈子的需求不同。这和西方社会不太一样,西方社会虽然也有分化,但是主要群体的特征、需求和文化符号基本一致,它的价值观取向是一样的。但是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多特征群体的社会,对公益的需求也就提出了不同的要求,需要不同形态的公益。

再看我们现在的公益,它主要是一个中产阶级的公益,他的偏好都是中产阶级的偏好,穿透不了阶层,也就是说你所表达的,老百姓听不懂。你给老百姓讲壹基金,他问是不是还有二基金、三基金。由于教育体系的问题,我们的年轻人是由一致性教育文化塑造出来的,他们始终只是一个小群体,自娱自乐搞创收。这样的群体不能发挥公益的整体性作用。也就是说我们的资源不仅分散,而且不平衡,太多人是在自娱自乐,消耗大量资源。这也是公益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大家要意识到这个问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557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