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我能在任何地方袒胸哺乳,只要我的孩子需要

时间:2017-8-29 10:20 | 作者:C妹 | 编辑:林玲 | 点击:1761
更多


今日关键词


在文章开始之前,C妹想问大家一个问题:看到一位母亲在公共场合哺乳孩子,你的想法是什么?

哺乳被拍要求删照,却被批小题大做?

前几天澎湃新闻的一篇文章《 女子哺乳遭6岁男孩拍照,要求删照片被对方家长指小题大做》引发了人们对“公众场合哺乳”的热议。

原因是,8月19日上午,长沙一名柏姓女士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留观室内给孩子哺乳时,被6岁小男孩拍照,阻止过程中还与对方家属起了争执。


“连续拍了好几张,然后转身就跑。”在柏女士看来,对着别人隐私部位拍照是件很不礼貌的事,而且五六岁的孩子也不小了,家长也应该对其有所引导。然而事情发生时,在场围观的人却在劝她“没必要较真”。

虽然最后警方赶到现场进行协调,小男孩家属将手机内的照片删除了,柏女士仍然觉得很不舒服。当天下午,她发了一条很长的朋友圈,还 “强烈呼吁公共场合多设立母婴室,性教育课程早日入校园”。

全球话题:公开哺乳到底合不合适?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女性当众哺乳引发热议了。话说女性在公众场合哺乳成为热点就像“月经贴”一样,每个月都会出现那么几次。类似的“公共场所哺乳”事件也从未停止出现。

比如2016年7月,阿根廷一名母亲在Buenos Aires一处广场上当众哺乳时被警方带走,约500百名女性公开哺乳以示抗议,挥舞着写有“没有压迫,哺乳孩子没有讨论空间”、“我的乳房、我的权利,我对你的意见不感兴趣”等标语的旗帜。


▲当时的抗议场面

就算不是当众哺乳,仅仅在社交平台上传了一张哺乳的照片也会被认为是不妥。

今年4月11日,某国总统的小女儿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了一张哺乳的照片,还称:“女性乳房是身体的一部分,被赋予最重要的使命是哺乳,而非性特征。”但她这一举却被网友辱骂,认为这样做有损总统的形象。

对于这些苛责,她霸气地回应:“我可以在任何地方袒胸哺乳,只要我的孩子需要。”

▲总统小女儿在社交平台上传的哺乳照片&回应

公开场合哺乳到底合不合适,早已成为了一个全球性话题。

乳房的最大功用是哺育后代,在古希腊,女人的乳房因为有哺育婴儿的重大使命,被认为是自然的化身。但滑稽的是,因为乳房被赋予种种情色意义,尤其是受岛国情色片的影响后,乳房的哺乳功能,竟常常遭到忽略了。

在这个文明的时代,却有不少妇女因为在公共场合哺乳而被异样的眼光看待,被驱逐出公共场所,甚至被逮捕。

但是,母爱是伟大的!为了争取公开哺乳的权利,各国妈妈都做出了许多努力。




▲查看部分国家为了争取“公开哺乳权”作出的努力(资料来源新浪微博)

直到上世纪90年代,美国部分政府才允许女性公开哺乳。纽约州在1994年5月16日通过的公开哺乳权利法中提到:“女人拥有公开哺乳的权利,即便与其他法律抵触,一个母亲依然有权在任何地方喂哺婴儿,不论它是私人场所还是公共场所,也不论她喂乳时是否者遮掩乳头”。

目前美国37个州明确立法,妈妈在公众场合哺乳是合法的。那么,中国的母亲“公众场合哺乳”的权利什么时候能受到保护?


到底需不需要在公共场合增设母婴室?

柏女士会“强烈呼吁公共场合多设立母婴室”也无可厚非。乳房是女性的隐秘器官,如果不是听到孩子揪心的啼哭声,哪位妈妈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的身体?然而,母亲当众人哺乳不止有被偷窥的尴尬,还有被偷拍的危险,这更让母亲们细思极恐!

对处在哺乳期的女性来说,不仅是给孩子喂奶,换尿布等较繁琐的事情更需要建立相对独立的空间和服务设施。公共场所设哺乳室,这不是一个新话题,而是许多母亲多年的呼声。


在公共场所为女性哺乳开辟专门的哺乳空间,体现的不仅是对妇女、儿童的尊重和关爱,更是公共服务理念的人性化,是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标志。

C妹有话说

直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在问“女性当众哺乳是不是太开放了”。也有人认为可以哺乳,但要尽量避开在公众场合,选择隐蔽一点的场所。

但是,母爱是伟大的,没有一个母亲可以忍受自己的孩子一直在哭闹,自己却无动于衷,只为了不接受到异样的眼光,更不会顾及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否适合喂奶。若可以选择,谁愿意裸露自己的身体呢?作为一个母亲,只希望能给孩子更好的保护,不饿着孩子,这有什么错呢?

女性哺乳从来就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我们不能以色情的眼光去看待,不是吗?

觉得C妹说得对的给C妹点个赞吧~

END


\文章素材来源新浪微博、澎湃新闻

由CSR环球 林玲 编辑整理\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761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