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的那些“高端陷阱”

时间:2017-12-4 16:56 | 作者:冯永锋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212
更多
这几年我一直在倡导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叫“全民公益”——意思是,整个社会已经全面进入追逐公益发展的时代。当前的人类已经没有别的可追求,只有公益还值得追随一阵。世界上所有的事似乎都已经穷尽,只有公益才刚刚新生,只有公益还可能做不完。

有意思的是,阿里集团最近召开媒体会,马云说,阿里公司要成为公益公司。

有意思的是,世界上一些政治党派,也在开会,说要成为公益之党,要成为公益组织,甚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益组织。

想一想也是哦。政府与企业,应当是人类至今最通用的两个“组织形态”,组织的使命,似乎都是为了给人类做些有利益之事。尽管有研究组织的人说,世界上最长命的组织,只有两个,一是学校,二是寺庙。政党、政府、企业,想要“基业长青”,常存万年,似乎是比较困难的。

学校和寺庙之所以能够相对长存,也许原因有两个,一是他们基本上是与世无争的,二是他们有明显的人类公益性。不可追溯,不可预测。

或许,世界上最著名的公益人士,应当是老子了,他经常说,残酷的竞争,会导致人的短命,会导致社会恶化。但很多人不相信这一点,比如世界上另外一个著名公益人士孔子,可能就强调人应当积极向上,与他人充分竞争。

如果回溯世界上诸多党派的历史,似乎在创立的初期,是充满公益性的。在当时甚至是社会的边缘,在当时也往往有着良好的使命,在当时还有着强烈的道德正义感,在当时还有好多初创的人为此付出了生命和鲜血,在当时也是经常被人蔑视欺凌甚至追杀。而一旦有幸执掌了政权,在宣言和纲领上,在会议和讲话中,在面对媒体与公众时,也一定要说自己要替社会服务,做人民最优质的服务员。这样的精神,不是公益精神,哪里还有公益精神?因此,政党,似乎天生是公益组织,政党所掌管下的政府,更可能是其所在国家的最大的公益组织。

企业也是这样的吧。企业如果不小心做大了,创始人回首当年创业的轨迹,无不充满感慨。而眼望当下的社会需求,又无不生起无穷的慷慨之心,公益之志,因此,企业有了钱,企业家有了钱,往往喜欢成立基金会,甚至喜欢去规划和布局一些公益的领域。

但我一直没搞太明白的事,为什么公众不太相信执掌了政权的政党是公益组织,为什么公众总是不太相信发展势头良好的企业会成为公益企业?这几年一直在拼命倡导的一些词汇,社会企业、共益企业,往往在实践中,也是很难真正的落地和实证,只能停留在会议文件和口头流言中。

如果一定要让我给出一个假设,那么,我唯一能给出的是,“高端陷阱”。

最近这一段时间,“某端人口”这个词汇被人经常提起。一个社会,把公民分成三六九等,分成高中低端,不管是潜意识还是显意识,不管是潜规则还是明规则,其实都是对这个社会巨大的伤害。它总在有意无意间导致这个社会给出很多有问题的决策,导致这个社会上的很多人经常说出些荒谬可笑的话来。

本来,公益行业或者说想要进入公益行业的人,认为自己在做公益公司或者在运营公益政权的人,对这样的“分别心”是非常警惕的,但可惜的是,我观察公益行业将近二十年来,却每每为很多人去拼命追逐高端,不惜花费血本的学费而不肯回头的现象,大为惋惜和不解。

一个人稍微有了点钱,在捐赠上稍微大方了一点,似乎就要对公益进行重新定义,想要让公益的一切原理都与自己理解的相一致,想要让公益的一切做法都要与自己想要推行的完全合拍,想要天下所有的公益人都成为自己的附和者和同频者,想要天下所有的公益政策和规则,都由自己来制定和实施。

因此,往往就会放眼全球,遍寻高端;因此,往往就身在中国而把中国完全忘却。以与高端人士握手为荣,以与历史悠久之机构合作为荣,以把资金捐赠给这些自命不凡的高端组织为荣。

相信在中国,绝大部分人其实都是出身于草根的。不小心获得些许的成功之后,出于内心的自卑也好,出于个人的奋进也好,一味以追逐高端为使命,结果导致频频出差错,处处受欺骗,也确实是让人觉得可悲。

一个草根出生的人,却忘记了,自己毕生最高端处,恰恰在于处在草根形态时,仍旧能够拼命力争,勇敢地坚持。出身于草根然后忘却了草根,与草根相隔绝,把草根当隐患和灾难,这就是我看到的“高端陷阱”。

在中国,真正高端的永远是草根公益人士,值得珍惜的永远是真正的草根公益人士。因为只有他们一直奋战在公益的核心战区,每天都在倾尽全力去试图解决其他人都不愿意来解决的真正难题;也因为他们在支撑起了做公益的最大难度系数,更因为只有他们最经常被高端公益人士所抛弃和忽略。

基本上可以断定,高端的、殿堂的、精英的公益,其实都是离解决真正公益难题最远的公益,其实都是拿公益来给自己撑门面涂粉墨的公益。 
 
自从2017年7月份,我启动“破冰基金”试验以来,已经收到了31万元的支持。每天都在感动中度过。

破冰基金的理想,是想做一个试验,是想做一个倡导。试验的意思是,中国的民间公益人,支撑得起这样的信任和托付。倡导的意思是,我要告诉全世界,中国的民间公益人,更需要这样主动的、无条件信任的、快速而及时的支持。不要让他们每天都在“申请项目”,不要让他们自带工资来做公益,必须有给他们投资未来的资金和信心。

因此,我想找到100个人,组建一个100万左右的公益互助资金池。因此,我想找到一百个人,每人支持我一万元。支持一年后,偿还本金。我用这借来的钱,用来做一个快速而敏捷的试验,就是遇上有需求而一时无着落的公益行动者,给出最高信任度的支持和联结,鼓励其去做自己最想做的那些事。

因为,我们的人生,不能永远耽于理想,只有全身心的实践,才可能获得真知。而只要有了真知,走出了第一步,社会的支持力度就会滚滚而来。就如破冰之后,大地一定春暖花开。

目前这三十一万元都在我所认识的中国民间公益行动者间流转。有些资金已经流转了好多轮回。这些资金的每一次流动,都在给民间公益带来无限的行动能量。破冰基金的体量虽小,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公益”,却是它的宏大而坚定的理想。

从今天起,我会陆续公示一些伙伴的故事,有些人可能会实名实说,有些人则可能只讲出故事的概貌。我承诺我所讲的一切都是基于真实的发生。就如我对中国这些民间公益人永远怀抱着无尽的尊敬与信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