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袁立背后的这个男人,病得不轻!

时间:2017-12-26 10:52 | 作者:CSR环球 | 编辑:csrworld | 点击:4845
更多


最近袁立为600万尘肺病患者奔走的新闻
感动了无数人
而影响她走上公益道路的
正是将尘肺病公诸于世的
被誉为“揭黑第一人”的记者王克勤
如果说袁立是一个中国病人
那他更是“病”得不轻

最近,袁立事件,
在中国是闹得沸沸扬扬,
她手撕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
称其欺瞒、不签合同、
拖延劳务费等等黑幕,
更是痛斥节目组把她剪辑得,
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精神病人。


其实已经有人说了:
袁立就是个精神“病”,是这个时代的病人,
因为这个时代不正常的人多了,
正常人就不正常了。
是啊!那么多女演员都没做的事,
你做了,当然会让你看起来像个“病”人,
那么多女演员做做样子的事,
你也把它当真了,还持之以恒了,
你当然就是个“病”人。
那么多人都没选择,
救助尘肺病人这个公益领域,
你选择了,把讨要回的80万劳务费,
全部捐献给,
云贵川偏远地区的尘肺病农民,
帮助他们的孩子助学,
帮助他们买制氧机,及急病救助。
你要是没“病”,
岂不是让大家看起来都有病!


而当我们去查找相关,
袁立和尘肺病人的消息时,
又大大吃了一惊,发现在她的背后,
竟然还藏着这样一个,
更是“病”得不轻的男人。
他声嘶力竭,
为600万正等待死亡的中国人,
屡屡震撼狂吼。
他是中国揭黑第一人,
也是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
正是他影响了袁立,
去关注中国尘肺病人。

他,就是王克勤


1964年,他出生于甘肃永登,
父亲是名教师,小时候家境贫寒,
他常常挨饿,捡到别人剩的包子,
都吃得津津有味,
还因为农村人的身份受尽了歧视。
有次他没钱买票乘火车,
列车员就用言语侮辱他,
还戏弄地命令他打扫车厢作为惩罚,
这让他感到一点做人的尊严都没有。
这种刻骨铭心的经历,
使他对中国农民的命运特别关注。

为走出山沟成为城里人,他发奋苦读,
1982年成功考上了兰州的大学。


两年后,他被分配到,
兰州市委任领导秘书,
可他是个一根筋,根本不懂看脸色,
秘书做不好,就被调到了宣传部。
部里有位同事经常给媒体写稿子,
于是他也开始写起了新闻,
给各媒体投稿。

那时的一天,他突然收到一封,
群众反映某工厂领导贪污腐败的举报信,
上级就安排他和一位记者一起去调查,
新闻之后见了报,事情迅速得到了处理。
他感到很震惊:原来记者,
是可以为百姓伸张正义的职业,
原来记者,也可以起到,
影响政策、参政议政的作用。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
那就是,当一名职业记者,
将一切黑暗揭露于阳光之下。


1989年,他进入《甘肃经济日报》,
正式开启了自己20多年的记者生涯。
当他看到被剥夺利益的群体后,
一如当初那个刚毕业的少年,
还是那样的一根筋,
丝毫不畏惧社会的险恶,
拿起笔先后写下了一系列震惊海内外,
鞭挞丑恶的揭黑性报道。

1991年,他发表的关于,
甘肃省通信线路严重被盗跟踪报道,
《违法的回收窝点》一文,
引起甘肃省领导的高度重视,很快,
全省就展开了,
为期半年的废旧市场整顿工作。

2001年,他发表的,
《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一文,
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当年朱镕基总理对此连续做出重要批示,
并展开了全省的专项打黑斗争,
成为2001年“全国经济秩序整顿第一案”。
他的一篇文章不仅挽回了兰州,
近万名受害“股民”的数亿元损失,
更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
声势浩大的铲除证券黑市的运动。

同年,他还发表了,
《公选“劣迹人”引曝黑幕》,
再次引起轰动,甘肃省专门调集6个部门,
组成近50人的专案调查组进驻堡子乡,
近10名,为恶乡里的干部受到了法律制裁。
堡子乡的乡亲们一看到他,
就跪倒在地哭成一片,把他誉为,
“一身正气,铁笔为民”的“王青天”。


之后,他又用近半年的时间,
历尽艰辛,先后采访了,
100多位出租车司机,
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广度和力度,
披露了北京出租车业垄断的黑幕。
《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一文发表后,
中央立即做出批示,直接推动了,
中国出租车业的管理体制进行全面改革。

他的《河北定州血案调查》刊出后,
使定州市因圈地矛盾所造成的
6名农民被黑社会打死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原定州市委书记和风被押上审判台。
接着他又写下《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
倒逼邢台政府承认血站管理混乱、
输血引发大量艾滋病这一严重问题。
该文甚至推动了中国的血液管理机制,
第二年,
卫生部就颁布了《血站管理办法》。

他的一系列勇敢作为,
令人们称誉他为:中国的林肯·斯蒂芬斯,
(美国著名的揭黑记者)
他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
仅2001年一年,被他揭露,
送进监狱的黑恶分子就达160多人,
可鲜为人知的,
这些都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


他还有个称号,那就是:
当代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
因为曾有黑社会悬赏500万要他的人头。
他的每一篇调查采访背后,
都充满了难以想象的惊心动魄。

在调查兰州证券黑市时,
就有黑恶势力上门威胁他别再跟踪此事,
为了妻子和孩子的安全,
他就把她们送回老家,
大年三十,他独自一人,
在家承受着巨大压力和孤独。
他本可以安全地,正常地活着,
可那些被证券黑市逼迫得家破人亡、
生不如死的人们怎么办?
想到这,他就无法退却。


2009年,一个在甘肃的记者朋友,
给他打电话说:
“王老师甘肃鼓浪有120多位尘肺病人,
在生死线上苦难的挣扎,死了好多人,
很多人这一年可能就过不去了。
请求中央媒体支持啊。”

尘肺病是什么?
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接着他就开始了深度关注尘肺病,
才发现这个问题在中国有多严峻!


雾霾的污染在中国有多严重,
已经人尽皆知,可是你知道吗?
对于在高粉尘、高污染环境里工作的人,
雾霾的污染简直是不值得一提!


他们长时间在高粉尘、高污染,
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工作,
通过呼吸道吸入了大量的粉尘,
进入肺细胞,最后陷入化、板结化,
最终导致肺功能丧失,形成尘肺病。


但尘肺病这种病,
早就在欧美等国出现过,
也曾经十分的严重,但都得到了解决,
日本最后一例尘肺病,
是在1970年就消灭了,
美国的尘肺病,是在1930年就消灭了,
而欧洲的尘肺病基本在19世纪末,
就基本大面积消灭了。

那么,如今的中国呢?

让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国家卫生计生委2014年,
全国职业病报告情况显示:
2014年共报告职业病29972例。
其中,职业性尘肺病26873例,
占总数的近九成,
这种在西方国家早就被消灭的病,
在现代中国,
居然是职业病最严重的病种。

更可怕的是,它也被称为穷人病,
因为高粉尘、高污染的环境,
基本上是农民就业的主要环境,
所以在所有尘肺病中,农民占了90%!


保守估计,在中国这块土地上,
患这个病的农民至少600万人,
相当于青海省总人数,
相当于香港地区总人数。


他们因为贫困去打工,
再因为打工而得病,
而得病后再没法去劳动,
如此恶性循环着,
而他们的结局通常就是:
都会被工厂和矿山开除,
尘肺病属于工伤,用工企业本是要负全责,
可没有一个企业肯自动去负责。
贫穷的他们一边花钱看病,
一边还要花钱去打官司,
就算赢了官司,
最后能获得的赔偿也是微乎其微!


可这些曾经的青壮男子,
都是家里的顶梁柱,
失去了收入来源,还得治疗尘肺病,
他们的家人只能四处举债,
“愈贫困愈尘肺,愈尘肺愈贫困”,
最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处境极其凄凉。

而得了尘肺病,其痛苦程度极高,
得病后,连呼吸都成了奢侈,
一口气没上去,就会活活憋着。
而只有跪着,是他们最舒服的姿势,
这是一群“跪着走向死亡”的,
中国最底层的人们!


作为记者的他,
看到中国的一些村庄,
村里男人都去矿山打工赚钱,
后来都患上尘肺病,
纷纷一个个走向死亡,五六十户、
七八十户的小村就变成了寡妇村。

他看到才37岁的病人赵定恒,
因为得了尘肺病,被妻子抛弃,
剩下两个还上学的孩子相依为命,
而赵定恒72岁高龄的老父亲,
为了养活他和两个孙子,
不得不也跑到矿山去打工!

尘肺病人何全贵曾屡次为了不拖累家人而自杀

曾经的打黑路上一个个事件,
有让他为之震颤的,
有为之抽搐的,有为之心酸的,
可尘肺病人的遭遇,
让他的整颗心都是在泣血的,
中国有数百万农民工罹患尘肺病,
每1.5小时就有1个生命因此消逝,
1个家庭因此毁灭!
他觉得一定要为此狂呼!


2010年,他发表了一篇,
关于甘肃鼓浪尘肺病问题的深度调查。
而那时,大兴土木的中国,
急于赚钱脱贫致富的人们,
似乎这些根本就不重要!

这促使他,
从一个彼时鲜见于江湖的调查记者,
转变成了高调奔波于,
各类公益演讲会的公益执行者。
2011年,
他发起了公益基金“大爱清尘”:
能救一个是一个,
能帮一点是一点。
可项目发起后,
他仅仅才获得3笔捐款,总共2500元,
其中2000元是朋友捐的,
还有500元是粉丝给的。
当时微博正火,
为了让社会更多人关注到这个群体,
他开始学发微博,每天疯了一样地发。

有人觉得他傻,他有病,说他:
你本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精英人士,
这些尘肺病农民跟你有多大关系?
你救他们干什么?
而他说:“如果没有高考制度,
你我都可能就当上矿山农民工,
那如果我们得了尘肺病,
出现上述这些处境,企业不管,
社会各种体系无法保障的时候,
你,我,会怎样?
所以,我希望认识我或者不认识我的人,
大家都伸伸手,让这些尘肺病病人,
都能接受一次系统的治疗,
也许他们的生命还可以再延续5年、
10年,甚至20年,
这样至少他们的孩子不再是孤儿,
他们的妻子不再是寡妇,
不再上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

而也正是那段时间,
袁立听说了“大爱清尘”,
通过微博和他联系后,
就跟着他一起去下乡。

袁立和王克勤

在那里,袁立看到了悲惨的现状,
她也心碎了!
尘肺病人肺组织纤维化不可逆转,
一期病人可以洗肺,但洗一次至少一万,
而二期,三期的病人,
想活下去只能换肺,但高昂的费用,
和紧缺的肺源是他们难以企及的,
只能靠制氧机维持。
可有的农民连2000多元的制氧机,
也买不起啊,他们的每一下呼吸,
都能听到如同拉锯般的声音。

只有一期尘肺病人可以洗肺,洗一次会产生20多瓶这样水

她本以为尘肺病离自己很远,
才发现,原来它和每个人都有关。
不仅仅是在矿山里,
我们身上的金银首饰、玉石,
我们的城市建设,墓碑、
大理石切割,都会导致尘肺病。

那次乡下回来后,对她的触动太大,
她说:“身心累了,村和村太远,
都是山路,我们所见的、
能帮的只是一小部分,
保守估计全国有600万尘肺病人。”
她也要替不能说话的人发言,
为穷困缺乏的人们伸冤。
她转而成了一个大爱清尘的志愿者。

2015年郧西县县长张涛为袁立王克勤颁发尘肺病防治工作顾问聘书

她说自己本可以旅旅游,做做饭,
插插花,找找剧本,
却偏偏要做又累又心痛的公益,
仅仅是因为亲眼目睹的苦难,
让她再也停不下脚步,那一刻,
她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如此“傻”。


后来,大爱清尘又吸引了,
更多明星的关注,如陈坤、姚晨等等。
截至2015年11月15日,
大爱清尘项目累计救治患者1445人,
助学1419人次,累计发放制氧机920台。
20多个省几万尘肺病农民,
因为他的“大爱清尘”得到了帮助和改善。
就连好多尘肺病农民的妻子,
原本都跑了,却也被他感化,
纷纷回归家庭,愿意和丈夫共患难。

他还帮助这些尘肺病农民们自我造血,
帮助他们养牛、养羊,在淘宝网开店,
卖自家的土特产品,卖鞋垫、腊肉获得营生。


可他救命的速度,
远远跟不上病人死亡的速度,
一个民间机构想救中国600万病人,
杯水车薪,更是不可能!

可是他没有放弃,
他开始向上层,
提供各种可能的方案和建议。
又是在他的努力下,
2013年,中央出台文件,
明确提出要加大,
对尘肺病的预防与救治力度。


在救援过程中,他发现,
大量的农民得了尘肺病却不知道。
不要说受教育程度非常低的普通农民,
连城市里的精英人群,
知道尘肺病的也十分有限,
他希望尘肺病三个字能在中国家喻户晓,
让每一个中国农民知道尘肺病,
从而在中国力争减少尘肺病的伤害机率。

他为“大爱清尘”制定了一个长期规划,
那就是,从2013年开始,
经过一百年的努力,在中国消灭尘肺病,
他说:
我相信这一天能够实现,虽然一百年,
我有生之年看不到,但是“大爱清尘”,
一百年之后依然存在着。
 


他是尘肺病人的救星,
为他们带去了生的希望,
而他自己却越过越穷,
因为打黑和为公益奔波,
他已经5次“被离开”自己所任职的媒体,
没有固定工作,收入极低,
可他却笑笑说:人活一日不过三餐而已,
我现在的生活比起甘肃农村好过了百倍,
我已经相当知足啦!

可至今仍有许多人无法理解他,
觉得他有“病”:做了太多,
不属于记者范畴的事,他完全越轨了。
有人这样问他:“一个人掉进水里,
你是先救人还是先拍照?”
他说他的选择很简单:先救人。
那人不解地问,你不是记者吗?
他回答:
对不起,我娘生我时,首先是人,
是这个社会的一名公民,之后才是记者!


他曾说:“这个世界的改变,
不是一个人做了大多数,
而是大部分人做了一点点。”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如今,在北京各胡同小巷,
如果你见到一个50多岁,
背着双肩包的行者,
骑着一辆叫做“跑狼”的旧自行车,
坐下来就和你说尘肺病,
不用说,他就是王克勤。

他,就这样活着,
在别人佯装不知道的时候,
为濒临绝境的人送去氧气;
他,就这样活着,
在别人坐而论道的时候,
他早已走在人道的路上;
他,就这样活着,
奉公益使命奔走天下,
让慈悲存于呼吸之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不与帝王唱赞歌,
只替苍生说人话!

这样活着的人如果都说他病了,
那么我们这个时代才是真病了!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向所有关注,
中国尘肺病的公益人士们致敬!
同时,也让我们为百万深陷苦难的尘肺病人,
做上那么一点点,
普及!转发!传播!
让更多人知道关注尘肺病之殇!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4845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