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绿色债券是“锦上添花”还是“一叶知秋”?

时间:2018-4-9 16:41 | 作者:郭沛源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349
更多
今年3月,我赴伦敦参加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BI)主办的绿色债券年会。因为国际市场绿色债券的蓬勃发展,此次年会备受关注,吸引了全球各地监管机构、投资机构、发行人及各类中介机构共六百多人参会,探讨全球绿色债券的前沿问题。

2017年市场概览

所谓绿色债券,简言之就是筹集资金用于绿色用途的各类债券,包括金融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企业债、资产支持证券(ABS)等。更严谨的定义和标准,可以参照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制定的气候债券标准(CBS)、国际资本市场协会(ICMA)的绿色债券原则(GBP)及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制定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

2007年,欧洲投资银行发行了第一只绿色债券,开启了全球绿色债券市场。十年之后,绿色债券发行呈井喷态势。根据CBI统计,2017年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达到1555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比2016年的872亿美元增长78%。这些债券来自239个发行人(其中146个是首次发行),来自37个国家。美国、中国和法国的绿色债券发行量排名前三,占据了全球总量的56%。德国、西班牙、瑞典、荷兰、印度、墨西哥和加拿大则抢占了其余十大位置。

中国的绿色债券市场也十分红火。据中国金融信息网绿色债券数据库统计,2017年中国境内外累计发行绿色债券123只,规模达到2486.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6%。年度发行规模最大的三个发行人分别是:国家开发银行、北京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自2016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启动以来,截至2017年末,中国境内和境外累计发行绿色债券184只,发行总量达到4799.1亿元,约占同期全球绿色债券发行规模的27%。

做大绿债市场

此次年会跨度三天,除了一整天的主会以外,还有一系列的主题边会及专项培训,如中国绿色债券投资者论坛、促进金融中心发展绿债研讨会等。涉及话题很多,但听下来最常谈到的问题,是如何做大绿色债券市场。眼下,绿色债券市场规模虽然增速很快,但在整个债券市场中的占比还很小,国内外大约都是2.2%左右的水平,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年会上讨论了几个做大规模的可能方向。

首先是吸引新的发行人。今年年会讨论热点之一是主权绿债,这是因为2017年法国、斐济和尼日利亚三个国家所发行的主权绿债引起了广泛关注。投资者对主权绿债青睐有加,因为一是主权债的信用评级相对较高;二是彰显政府绿色转型的决心及监管机构对绿色债券市场的支持;三是对所在国家的机构发行绿色债券有直接的带动作用。CBI预测,因为许多国家要逐步落实巴黎协定中的“国家自主贡献(NDC)”承诺,未来将有更多国家加入发行主权绿债的行列,为减碳项目融资。

其次是拓展更多样化的绿色资产。可再生能源是绿色债券募集投向的最常见的用途,2017年此类绿色债券规模的占比仍在三成以上。但绿色建筑和建筑能效的项目正在快速追赶。美国住房贷款担保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发行了249亿美元绿色住房抵押贷款证券(MBS),使美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此外,在政策及市场的推动下,商业银行也在考虑将更多的绿色信贷资产通过金融债或ABS的方式推向绿色债券市场。这些都将令绿色债券的资产类别更加多样化,刺激绿色债券市场规模的扩大。

再次是扩大交易市场和投资者群体。目前,绿色债券还是一个新兴的债券品种,还有很多交易市场没有发行过绿色债券,也还有很多投资人不了解这一品种。在一场研讨会中,来自欧洲、非洲、亚洲的证券交易所都纷纷表示支持绿色债券。瑞典斯德哥尔摩纳斯达克交易所代表介绍道,他们3月刚刚促成第一单绿色债券的发行和挂牌,发行人为SolTech公司,募集资金(1280万欧元)将投到中国的屋顶太阳能发电项目,投资人是约2000名个人投资者。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将会有更多交易所和投资者进入到绿色债券市场。当前面临的一个障碍是一些投资者对绿色债券了解不足,担心风险,特别是在新兴市场。为此,CBI年会前夕,国际金融公司(IFC)与东方汇理(AMUNDI)联手发起并完成募集了一只规模20亿美元的绿色债券专项基金,由AMUNDI管理。在专项基金的结构设计中,IFC承诺承担第一损失,希望以此率先垂范,带动更多投资者投资新兴市场绿色债券。

投资者关心什么

作为买方的投资者,特别是大型机构投资者是绿色债券持续发展的关键。道理很简单,如果没有机构青睐绿色债券,绿色债券市场就只能“叫好不叫座”,沦为“情怀债”。因此,这次会议设置把投资者放到非常重要的位置,在Christina Figueres(《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前执行秘书)及Sean Kidney(CBI首席执行官)主旨演讲之后,就邀请来自巴黎银行、东方汇理等投资机构的代表上台讨论投资者对绿色债券市场的看法。这个环节的讨论相当精彩。

总的来说,投资者对绿色债券持谨慎欢迎态度。不会因为债券贴有绿色债券的标签,投资者就会买;投资者首先考虑的还是风险和收益问题,因此在配置绿债的时候,也会先看宏观面的指标,再看公司基本面特别是评级,然后再看绿债项目的具体情况。会上有人戏称,绿色债券就是“Icing On the Cake”(锦上添花)。

有几位投资者指出,他们对绿色债券的兴趣,更多是以此来判断发行人是否在做战略层面的绿色转型。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在不少行业,如能源、建筑等,绿色转型是必须的,如果透过绿色债券的发行能看到公司自身转型的战略决心和系统步骤,他们会对发行人未来经营会更有信心,也就更愿意持有发行人的债券;此外,绿色债券比普通债券对资金管理、信息披露有更高的要求,投资人也将此作为考察发行人综合管理能力的一个窗口。因此,投资者往往不喜欢那种只是为了“首单的光环”发行一两次就停下来的绿色债券发行人(原话是“one-shot green bond issuer”),而更偏好将绿色债券作为战略转型信号(原话是“strategic signal”)的发行人。这个观点很有意思,包含了非常朴素的投资理念,颇有点“一叶知秋”的意味,绿色债券如同一片“黄叶”预示发行人绿色转型的开始,但如果后面没有第二片、第三片“黄叶”,“秋天”并没有真正来到。

除此以外,投资者也表达了对绿色债券标准、资金用途管理、信息披露和透明度方面的关切。在中国绿色债券投资者论坛中,就有几位投资者在台下提问,询问来自中国的绿色债券发行人如何确保投向是绿色的、信息披露是否有保障等。可以听出,他们对中国绿色债券市场的了解很少,缺乏信任和信心。看来在这方面,中国绿色债券的相关各方还有大量的推广、宣传、交流工作要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