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帮助?耶鲁做到了

时间:2018-6-19 18:30 | 作者:王倩蔚 | 编辑:csrworld | 点击:988
更多
如何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实质的帮助?关于这个问题的解答不只是帮助他们找到一个有形的家这么简单。

20 年前,纽黑文的一个心理健康外展团队在高速公路的桥下发现了正在睡梦中的吉姆( Jim ),他的荧光黄运动鞋伸出在毯子外。从军队退役后,吉姆接连换了好几份工作,他开始酗酒,变得与家人疏远,最终难逃流离失所的命运。

外展团队尝试着让吉姆接受了数月的精神治疗,直到他的状态终于缓和下来。他们还很快帮助他申请到了残疾救济金,并为他提供了一间像样的公寓。然而,两个星期后,吉姆表示说他想继续回到桥下生活。在那里认识的人能够带给他一种归属感。而在新公寓中,他被切断了和一切的联系。

过去 20 年来,在卫斯里安大学和耶鲁大学负责心理健康和刑事司法研究的人员一直在面对纽黑文无家可归的人群。当吉姆 说他想离开在研究者们看来相当安全的公寓时,外展团队意识到虽然他们可以在物质方面结束一个无家可归者的流离生涯。但是如何让这些处于社会最边缘的人在一个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环境中感到舒适,无疑是一个更为复杂的挑战。


近日,耶鲁大学精神病学教授迈克尔·罗( Michael Rowe )发表于《对话》的文章中称,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帮助需要从一种不同的思路出发——他们需要将自己视为社区共同体的一员,视为一名公民。

在鸦片危机、高昂的住房成本、极端天气等因素的刺激下,无家可归者的数量和死亡率都有所上升。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 The U.S.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发布的《 2017 年度无家可归者评估报告》( The 2017 Annual Homeless Assessment Report )给出了这样的估计结果: 2017 年,美国无家可归的人口面临 7 年以来的首次增加;与此同时,有超过 50 万的美国人缺乏永久性的住所。

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的是,约 25 %的无家可归者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对收容所和服务系统深感不信任,有时甚至在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们也拒绝接受社会施予的帮助。

吉姆的故事和其它相似经历者启发了迈克尔·罗团队的工作。同样在 20 年前,他们就开始考虑建立一个正式的机制,来增强这些“局外人”的归属感和公民意识。

公民身份意味着什么?这最早可以追溯到希腊城邦时期:想要成为一名公民,就要参与到城市的政治生活中去。尽管那时候的公民身份还是有条件的(成年男性、不是奴隶等)。直到 17 世纪,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法国大革命、民族国家的兴起等一系列事件的作用下,普适性的公民身份才渐渐成形。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主张将公民身份和公民参与完全联系起来。


迈克尔·罗团队将公民身份定义为了一个人与“5R ”的联系——包括权利( Rights)、责任( Responsibilities )、角色( Roles )、社会通过其机构赋予个人的资源( Resources )、个人和朋友、邻居、以及社交网络建立起的关系( Relationships )。

对无家可归者的帮助就由此出发。第一次尝试是在 15 年前。罗的团队获得了一小笔补助金,他们在纽黑文创建的公民项目致力于帮助患有精神疾病和有过犯罪记录的人们。通常来说,这些对象都有过无家可归的经历。为期六个月的项目都在流动厨房开展,每隔两周进行一次。

如今,渐趋成熟的公民-社区增进项目(Citizens — Community Enhancement Project )会涵盖一系列实用性的话题,包括为自己有效主张、公开演讲和解决冲突的能力等。在为期四个月的时间里,社区服务人员和朋辈导师——他们也是曾经的精神疾病患者——都会教导和支持“学生”,并给予他们需要的咨询和意见。

这些学生也需要参与到一项有意义的社区项目中。例如为实习警察提供培训,让他们学会如何以非威胁的方式接近街头的无家可归者。

那么,结果如何呢?迈克尔·罗通过和接受“常规的”心理保健的对照组的比较,来说明这一项目在目前取得的成效。

在对酒精和药物的依赖度上,公民项目的参与者较之对照组有着显著的下降。此外,在参与者自我评估的生活质量指数方面——例如对日常活动和获得的工作的满意度上,公民组也显著高于对照组。更为重要的是,每一个班级的“学生”本身都构成了一个支持性的社区。


不过,迈克尔·罗也指出了其中有趣的一点。在很多方面,接受公民项目的无家可归者的焦虑和沮丧情绪也有所增加。这或许是因为干预措施对他们既有认知结构形成的挑战,又或者是他们开始对想法和感受上的困境产生了敏锐的感知。

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已有数百人完成了迈克尔·罗组织的公民项目。在这过程中,迈克尔·罗团队也陆续收到了来自联邦和州政府的资金支持。据迈克尔·罗的说法,康涅狄格州的一家州立刑事医院就以他们的项目模式为基础,启动了公民项目。在国际范围内,它也为已经在加拿大魁北克市、苏格兰等地开展的精神健康项目提供了思路。

遵循一个简单明确的指南,且花费低,这或许是迈克尔·罗的方案能够持续推及的原因。

但它也存在局限性。迈克尔·罗承认,当他们在为边缘群体开展这项工作时,社会的主要成员需要承担的风险的确是有所上升的。但在另一方面,能够顺利完成课程的学生们也在对社区作出反馈。“无所作为需要付出的代价肯定是更高的”,迈克尔·罗这样总结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988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