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助力乡村综合发展,为何专挑“硬骨头“?”

时间:2019-2-28 11:53 | 作者:中国慈善家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367
更多

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的扶贫政策不断聚焦,从贫困区域,到贫困县,再到贫困村,最后建档立卡到贫困户。

 

基于国家经济发展和扶贫政策的走势,爱德基金会(简称爱德)自1985年成立开始,就着力于农村扶贫与发展。1994年,在贵州落地的农村综合扶贫项目,是爱德“农村社区综合发展项目”的开始。该项目聚焦于社区自身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培育和农村人才培养等方面。截至2018年,该项目“覆盖全国11个省、市、自治区的49个县”。

 

2012年,爱德正式在位于中缅边境的云南省孟连县实施“农村社区综合发展项目”。7年之后,当地的农业基础设施、医疗卫生条件、社区能力建设、乡村文化活动等方面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综合的改善。“据我了解,在云南做大的农村农业综合发展项目的社会组织,除了爱德,其他的还没有。”云南省扶贫基金会理事长叶晓祥说。

 

项目正式开始前,爱德通过前期走访调查了解到:孟连县的常住人口有14.2万人,其中农业人口12.05万人,该县财政自给率仅为9.52%,属于国家重点扶持县。鉴于此,爱德决定从硬件改造、人才培养、产业调整等方面入手,力图为当地村民的生活带去一些改变。

 

 

图/人蓄饮水工程

 

李加明是孟连县水务局水工队的施工负责人,同时也兼任孟连县爱德项目办的副主任。2012年,他用了两个月组织完成了拉嘎村的人蓄饮水工程。该工程引水管道长25.21km,蓄水135m³,为当地900多位村民提供了方便、安全的饮用水。

 

在此之前,村民需要背着几个大葫芦,走1000多米的山路去打水。

 

正式启动人蓄饮水工程之前,李加明取了水,拿到县疾控中心化验,发现大肠杆菌超标,达不到饮用标准。得到疾控中心的指点,施工团队按照卫生标准,一层一层地将木炭铺在沉砂池,并放了专门杀大肠杆菌的消毒灵。项目原本的计划是在村里选择4、5家作为取水的集中供应点,后来当地政府做了最大的努力,将饮水管道引到了各家各户。

 

负责该工程期间,李加明全职在爱德项目办工作,但行政关系还在当地的水务局。

 

 

图/中低产田改造之前,当地合作伙伴向村民调研水稻的品种与产量情况

 

不仅人蓄饮水工程,爱德农村社区综合发展项目的村路建设、中低产田改造、产业调整、水源林保护等具体项目的负责人,也是从当地相关单位抽调过来的。

 

这也是爱德在当地开展工作的特点。跟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紧密合作,让他们在推进项目的过程中事半功倍。

 

项目开展初期,爱德着力于打开当地农业发展的重要关隘:投入30万援建5公里的村路,提高附近农副产品外销能力,保障晴雨皆能通车;投入40万助力当地完成800亩的中低产田改造,以提高农田的粮食产量;投入50万与当地共同完成沟渠建设8.2公里,改善了170多亩农田耕地的灌溉条件……

 

 

图/中低田改造

 

以上爱德所投入的资金,其实是各项目所需总投入的一部分。爱德在当地开展的项目,大都积极调动各方投入人力和财力。

 

“爱德确定项目,并匹配相当部分的资金,政府再配套一些资金,受益村民则出工出力。”叶晓祥说,“我们主要和爱德一起协调指挥,把事情搭起来。同时,我们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希望通过‘小事’,让当地老百姓得实惠。”

 

每一项工程的投入和实际建设规模,很难直接给当地的整体发展带来根本性的改变。“爱德作为社会组织,从调研阶段开始,就非常关注当地政府对于本地区的整体规划和发展方向,主动与地方政府部门保持密切的沟通与交流,在项目实际推进过程中,懂得将政府部门的指导意见和建议与老百姓的实际需求和公益项目本身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爱德基金会的王宜说,“同时,社会组织有一些独特的优势,触角相对灵敏,可以有一些创新和探索。”

 

爱德希望从小切口进入,做出示范,进而政府将其推而广之,形成规模化的影响和改变。中低产田改造的项目实施之后,政府看到了效果,便接手过去。

 

农业发展,除了硬件的改造,还需要农业生产技术的提升。

 

2016年5月,爱德聘请专门的农业生产老师对孟连县拉嘎村永前老寨的40个村民进行农业生产培训。“我们根据农作物生长周期,来计划培训的时间。”云南省扶贫基金会项目负责人林建梅说,“先是理论培训,紧接着就是田间地头的示范。”

 

“我们经过施肥、打药、防疫、病虫害防治等技能培训之后,七彩花生的产量从100斤/亩,提高到150~200斤/亩。”永前老寨的村民李新洁说,“技术推广2年多后,全村都普及了。”

 

鉴于当地农副产品的丰富,2016至2017年,爱德开展了两期共计80人的农村电商培训课程。

 

 

图/李新洁介绍哈尼族文字

 

李新洁是寨子里第一个玩微信的人,一开始妻子反对,埋怨他,“你玩那个(微信)起什么作用?”

 

2017年,李新洁在微信上卖七彩花生、野生蜂蜜、手工红糖等,赚了1万多元。“现在,我在微信上有1800多个好友。我老婆也见到了微信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李新洁说。

 

 

图/扶助农户发展特色种植

 

2012至2013年,爱德在拉嘎村发起“农村产业(咖啡)发展”项目之后,1000多位村民因此获益。该项目总投入72万元(其中爱德援助资金50万元),扶持当地种植咖啡1200亩。

 

以前,当地主要靠种植甘蔗、玉米为生,走私低价糖的大量涌入,使当地甘蔗价格遭受冲击,农民收入微薄。

 

拉嘎村党总支部书记李初算了一笔账:以前种植玉米,每亩地能有两三百公斤的收成,2017年玉米的价格是2.3元/kg,一亩的收入大约是500元;种咖啡之后,一亩地大概有800公斤的收成。按照2017年的价格,一亩地的纯利润约1600元。

 

 

图/拉嘎村村民采摘咖啡果

 

随着咖啡种植规模的不断扩大,当地已兴建了8座咖啡加工厂。“我们的咖啡不愁卖。”李初说,“改种咖啡之后,拉嘎村受益的280户,每户人家每年可以增收三四千元。”

 

硬件改造、人才培养、产业扶持发展,农村发展的综合项目涉及到方方面面,要深入其中创造根本性的改变,并非易事。

 

为何专挑“硬骨头啃”?

 

爱德在云南的项目从医疗、教育等单项项目发展到后来的综合项目,与爱德合作了20多年的叶晓祥见证并参与其中。

 

现任爱德基金会理事长丘仲辉曾是爱德在云南的项目负责人,当年和叶晓祥有过诸多交流与合作。

 

“一开始,也是我的坏主意,爱德在云南做那么多工作,跑那么多地方,投入了不少资金和精力。”叶晓祥跟丘仲辉建议,“是不是可以找几个村,农业、教育、医疗等方方面面都来做,花个几年,村的整体面貌就改变了。”

 

2012~2018年,爱德为孟连县开展的综合发展项目投入了约880万元,并在当地“产生了一定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他们希望通过一系列举措,在“乡村振兴”的路上为乡村“振心”。


相关推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367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