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社会企业不能只是解决问题表面的创可贴

时间:2019-3-20 20:04 | 作者:善达网 | 编辑:csrworld | 点击:842
更多

没有任何一个人、或是单一的组织会成为解决社会问题的超级英雄。现任牛津大学 Skoll 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副执行长的 Daniela Papi,在由劳动部劳动力发展署和亚太综合研究院举办的社会投资国际论坛上针砭了社会企业在国际上发展的趋势,和容易綑绑大家的迷思,让社会企业四个字又更加突破了迷雾。

 

采取不同的商业模式,社企解决的问题深度也会随之不同

 

社会企业的最终目标是改变社会,而商业行为是改变社会的手段之一。Daniela Papi 强调,改变社会的目标必须要冲破表象,深入到形成社会问题的核心。社会企业采取的商业方式如果不同,能够解决的问题深度也会随之不同。为了解释这个理念,她具体举了两个以鞋子为核心业务的社会企业作为案例说明。

 

第一个是鼎鼎有名的买一双,捐一双TOMS 鞋,主打消费者每买一双 TOMS 的鞋,他们就会捐一双鞋给偏远地区的贫童。虽然这初步解决了贫童没鞋穿的现象,但造成这现象的主因——贫穷,仍然存在。Daniela Papi 表示,TOMS 捐鞋的做法象是在伤口上贴 OK绷,也许止血,但无法减少复发,只做到无止尽的‘捐赠’,却没深入改革‘病源’

 

而另一家社会企业 Oliberté,是一家在加拿大设计、在非洲生产的制鞋品牌。Oliberté 让当地人加入制鞋的行列,透过提供提供更好的劳动条件,让当地人进而获得自己买鞋子的经济能力。从产制过程就开始纳入社会理念,而不是让捐助和产制两种行为脱勾进行。社会企业不能只是解决问题表面的 ok 绷。Daniela Papi 表示,给鱼和给鱼竿之间的差别,正在于能否建立自给自足的循环生态。

  

发掘受助者真正需要,而不是凭空想象

 

一个身在纽约的慈善家,很难提着一大笔钱,直接对非洲的农夫提供有效的帮助。要解决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议题,是非常困难的。Daniela Papi 分析,如果我们此刻不在问题情境中,那么第一步应该是学习融入对方的生活,设身处地从对方的角度思考。

 

Daniela Papi 以自己过去在柬埔寨投入志工服务的经验为例。她最早到柬埔寨开始盖学校时,致力于提供校舍、师资、文具和各种设备;后来却发现当地儿童经常无故缺课。直到在当地生活一段时间后,她才发觉问题出在教育以外的范围。

 

在当地孩子去上课之前,健康问题已经横亘在他们的学校之路上。Daniela Papi 发现如果能让小孩吃肠胃驱虫的药丸、为女孩子制作可重复使用的卫生棉,他们就可以持续上学。医疗卫生和教育文化环环相扣,Daniela Papi 说:这是一个生态系的问题。

 

台北大学公行系的陈金贵教授,也分享了台湾本地地瓜妈妈的案例。协助单亲妈妈贩售地瓜的人安基金会,起初安排单亲妈妈们卖黑轮、切仔面,后来却发现这些小吃的事前备料过于繁琐耗时,因此调整方向,协助单亲妈妈改卖处理起来相对容易的烤地瓜,让贩售方式更能够符合单亲妈妈养育孩子的生活型态。

  

志工服务的反效果-服务污染

 

Daniela Papi 同时也是 PEPY 组织的发起人,从四年前开始,致力于投入青年志工到柬埔寨提供当地人教育机会。在台湾,每年同样有许多高中生、大学生志愿到第三世界做服务学习,Daniela Papi 表示这份心意固然是美事一桩,但在忽略当地真正的需求和问题的状况下,反而可能造成服务污染的反效果。

 

Daniela Papi 以非洲水井问题为例:许多人误以为非洲的缺水问题在于缺乏水井,于是不断捐款、在非洲当地疯狂凿井。但后来才发现重点在于水井常常挖得不够,而且因为缺乏长期营运,许多水井反成了装饰品。盲目挖井使得问题没有获得解决,反而造成更多的资源浪费。

 

志工是有余力能够贡献于弱者的人。但是在社会企业当中,重点不是在于志愿,而是在于我们必须体会他们的生活。找出问题的核心,动手协助解决问题。志工应该要学习如何提供对方需要服务,而不是盲目地从服务中自我学习。

 

社会企业发展,从三分法走向光谱分类法

 

过去,大企业们会成立基金会来做公益;如今,社会企业又掀起一股新热潮。在这些名词下卖的都是什么药?一个组织中公益和商业基因的比重分配,其实早已超过非营利组织社会企业商业公司这样简单的三分法。对于大家的困惑,Daniela Papi 提供一个更细致的光谱分类法

  

光谱正中央的任务锁定型的社会企业,是最符合大众想象的社会企业。夹在纯公益纯商业这两个极端之间,貌似两边的优点它都兼顾了,但同时也受到两方支持者的抨击:例如被批评太过商业化,一点也不公益!,或是这样的商业模式根本不可能获利,无法长久营运!

 

为什么需要划分的如此详细?一个组织究竟是不是社会企业,真的这么重要吗?其实提供这个光谱的目的刚好相反,Daniela Papi 让我们了解到,不管是偏商业一点的组织、还是营利能力较弱一点的公益机构,其实都可以用各自的方式去实践不同程度的社会正义和永续经营。

 

想要改变社会不一定要经过社会企业,去银行工作也可以,去什么地方工作也都可以,只要最终能够改善社会,无论什么方式都是好的,社会企业只是管道之一。


相关推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842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