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出路

时间:2019-4-17 10:50 | 作者:郭沛源 | 编辑:csrworld | 点击:965
更多

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ment,简称II)的话题最近一两年又热起来。上周,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组织了影响力投资的研讨,金融时报(FT)在香港组织了影响力投资的论坛,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与南都公益基金会则共同发布了《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行业扫描调研报告》。

 

本文是我在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研讨会上发言要点,总结了我对过去五年的观察,以及对未来中国影响力投资发展路径的思考。

 

(一)影响力投资的“三驾马车”

 

2013年,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刚刚被引入中国不久。在文章中,我们定义了两类影响力投资及三类影响力投资机构。两类影响力投资,简单说就是”更注重影响力(impact first)”还是”更注重回报(investment first)”。三类影响力投资机构分别是:专门做II的机构,传统的非营利组织和传统的金融机构,我们将这三类投资机构称为“三驾马车”。

 

五年过去了,“三驾马车”走出了不同的路径。

 

专门做II的机构:乍暖还寒。当年,我们在文中提到的一些机构,如爱维稳特(Avantage Ventures)、LGT公益创投、岚山资本、创思(Transist)。Avantage已经在两三年前关闭了北京办公室的运营,岚山资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消息了。LGT通过股权和赠款的方式支持几个项目,但数量不多。创思倒是与壳牌基金会发起中引创投(China Impact Ventures)。总体来说,专门做II的机构在过去几年并没有规模化增长,一度出现收缩,虽然近两年有回暖迹象。

 

传统的非营利组织:热火朝天。五年前,背景为传统非营利组织的II机构有富平学校、中国影响力基金(算以IED为背景吧)、育公益创投(算以新湖慈善基金会为背景)。五年后,这个类别的机构多了很多,特别是最近两年,涌现出爱佑基金会、億方基金会、险峰基金会、恩派公益创投、南都基金会(以LP参与禹禾基金)等。显然,非营利组织对II投入的感情最深,热情如火。

 

传统的金融机构:谨慎探索。传统金融机构路线比较稳健,他们对II并不是全面热忱和接纳,更喜欢顺应政策趋势选择II的一个细分元素谨慎地探索前行。五年前,我们的文章提及绿色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和绿色基金(私募的青云和公募的兴全)。五年后,这些机构都还活跃在各自阵线,并且因为政策推动,践行绿色银行、绿色基金的机构数量迅速增加,绿色保险、绿色指数、绿色债券、扶贫债券等产品时有涌现。PE的兴趣也逐渐起来了,或是看到影响力投资的长远价值(如禹闳资本,发起禹禾基金),或是看到解决社会问题的市场需求(如达晨创投投资大米和小米)。这类机构因为对投资回报率有刚需,发展并不快,但比较稳健。

 

(二)中国影响力投资发展的建议

 

综上,公益圈对影响力投资热情如初恋,但金融圈还没有被打动,边走边看。这说明国内目前的影响力投资还是影响力属性有余而投资属性不足。平均意义上,影响力投资项目的财务回报不够高,导致收益难以覆盖资金成本,无法形成闭环,因此专门做II的机构举步维艰。

 

对未来中国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我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扩大影响力投资的标的范畴。当前我们对影响力投资的标的界定还比较狭窄,有时甚至限定在社会企业的范围。这会对影响力投资的发展造成诸多束缚。一方面,狭窄标的里面选出优秀标的特别是财务回报卓越的机会较少,筛选成本过高。另一方面,定义狭窄,也会将很多可能或正在参与影响力投资实践的机构排除在外,不利于形成统一战线。因此,现阶段宜将影响力投资的概念扩展、标的范畴扩大,将影响力投资与绿色金融、可持续金融、责任投资等概念做适度的链接,将“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效益”的标的都纳入到广义的投资标的范畴。

 

不过,扩大范畴虽可适度模糊边界,但并非放弃边界。为避免概念滥用,最好能找到简单易甄别的方法(如利润的一定比例用做公益用途等),甄别影响力投资及投资标的。为满足多样化的需求,我们也可以将影响力投资及投资标的按议题类别、口径宽严归类,分类施策。

 

第二,培育多层次投资者群体。成熟的投资市场本来就应该是多层次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股权投资都有各自的风险收益特性,形成一种互惠互利的生态。这样的原理在影响力投资中也是适用的。公益资本、耐心资本可以与传统的风险资本、股权资本搭配,以弥补影响力投资项目投资属性不足的问题。这种搭配,不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前后衔接,即公益资本可以捐赠方式先孵化早期项目,项目成熟之后再引入风险资本、股权资本;另一种是结构混搭,即公益资本与传统资本同时介入,但公益资本可以承担相对更高的风险。通过这些方式设计,可以改善影响力投资项目的风险收益特性,吸引传统资本的参与,形成多层次的投资者群体。

 

第三,促进社会价值的财务折现。上一种办法是通过调整投资者的风险收益特性以适应影响力投资项目的风险收益特性,更加釜底抽薪的做法应该是倒过来,调整影响力投资项目的风险收益特性以匹配投资者的需求。这就要求我们想办法促进影响力投资项目的社会价值的财务折现,通俗点说,就是把“义”(影响力、社会价值)转化为“利”(财务价值)。


有很多措施能产生这样的效果,譬如:政府对有社会价值的企业或项目予以税收优惠、政府采购倾斜;融资便利(绿色贷款优惠、发行社会效应债券等);大企业对供应商选择时予以优先;消费者在消费选择时予以优先等。这些事情都不容易实现,但若能突破,就可以从更深层次解决影响力投资的问题,把义利真正兼容起来。实施这些措施,通常涉及到对项目的识别(即认证、贴标签等)和效益测算等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社会企业认证若能匹配政策扶持,或许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相关推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965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