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袖珍图书馆”何以风靡全球?

时间:2019-4-17 18:56 | 作者: SSIR中文刊 | 编辑:csrworld | 点击:950
更多

走进洛杉矶的任何一家警察局,都能看到一个装满童书的鲜艳盒子。遇上有家长带着孩子来报案,在父母与前台接待的警察交谈时,孩子们可以随意翻阅图书,沉浸在某个童话故事里。这些儿童读物帮助分散孩子们的注意力,给他们受创的心灵带来片刻慰藉。这些设在警局的图书箱只是托德·博尔和他的非营利组织“袖珍图书馆”(Little Free Library,以下简称LFL)所运营的“儿童,社区和警察项目”的一部分。


 


博尔的妈妈是一名教师,她喜欢鼓励孩子们读书。2009年,博尔为了纪念母亲,用旧车库门制作了一个长得象迷你校舍的盒子,摆放在自家房子的前院里。他在盒子里装满了想和邻里们分享的图书,并挂了一个牌子:“免费书”。一年后,他在院子里举行了一次大甩卖。可是来扫货的人并没有购买他的二手物品,而是在他的小图书馆旁边自拍。于是,他又制作了30多个图书盒子送给别人。

 

今天,超过六万个袖珍图书馆遍布美国50个州和80个国家。据LFL估计,每年通过袖珍图书馆分享的图书数量达到4380万册。它们大多安置在人们家里的前院,就像博尔制作的第一个校舍图书盒子一样。

 

博尔说:“袖珍图书馆之所以受到大家的喜爱,是因为它能将街坊邻里聚集到一起,袖珍图书馆的馆主也成了社区居民仰慕的对象。”每个袖珍图书馆的小门上都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取走一本,放回一本”。LFL鼓励馆主支付40美元,在LFL的网站上注册他们的袖珍图书馆,并得到一枚雕刻的特许执照标志。


 

 

LFL的运营哲学是不设置规则和限制。馆主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购买或者制作、装饰他们的图书馆,随意选择藏书的种类,并且通过网络和更大的LFL社区连接。“它是每个人的画布,”博尔说,“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在他们的社区里加以利用。”阅读伙伴是一家以有阅读困难学生为对象的非营利机构。其全国市场和传播总监说,“LFL让学生们在家和社区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书籍。他们的阅读机会越多,对读写重要性的认识越深,未来成功的机会就越大。”

 

让邻里走到一起

 

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浏览LFL的照片,就像是在翻阅一本神奇的童书。奥尔德里奇在LFL负责媒体和项目工作,她说:“我们喜欢分享世界各地袖珍图书馆的照片,展示馆主们独特的创造力。他们把袖珍图书馆打造成各种不同的样子,从火箭船、机器人到拖船,还有 维多利亚时代的豪宅,电影院等等”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特鲁希略在她的推文里说,过去她在晚上会听到枪声,并发现人行道上散落着的弹壳。但是自从LFL在附近捐赠了一个袖珍图书馆以来,她注意到一个变化。她看到邻居们站在图书盒子旁一边浏览一边聊天。“它让邻里们走到了一起。”

 

有关LFL的文章每年在报纸、博客和电台节目中大约会出现40000次。但这些受到热捧的美丽图书馆也可能会给机构运营构成挑战。杰里米·希尔曼是世界银行企业传播部门的总监,同时也是LFL理事会成员,他说,“LFL项目的风险非常明显,其他组织即使不加入LFL社区,也可以使用LFL的核心内容,这样时间久了可能会淡化LFL品牌的辨识度”。尽管如此,面对其他类似的图书共享社区,LFL团队仍然选择不引入版权。希尔曼说,“传播阅读、社区建设和创造力是LFL的价值观。我们希望看到这些价值观的有机增长,同时我们也要平衡组织在全国乃至全球规模化的需求”。

 

希尔曼介绍说,为了维持LFL的品牌识别度,LFL团队正在努力为付费注册的馆主们提供更好的服务。LFL脸书群是世界各地的馆主们聚集的地方。LFL在脸书群里提供图书赠送,免费下载和其他特惠活动。奥尔德里奇说,“能有如此便捷的沟通渠道真的很棒,我们可以经常与馆主们交流想法,探讨问题,他们是我们最有价值的顾问和支持者。”

 

馆主们会在网上遇到那些原本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人:克利夫兰的低收入家庭,旧金山富有的退休老人,新奥尔良的学校行政人员,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意大利的社区组织者。LFL脸书群里的一名活跃成员马拉兹来自苏丹,最近她在脸书上说,她正在自己的祖国建立一千个小型免费图书馆。

 

从产品到合作

 

 


与大多数非营利组织不同,LFL的运营经费几乎全部来自机构的营业收入。他们雇用木工,手工打造高质量的,美丽的袖珍图书馆。图书馆、特许标志和相关产品的销售额大约占机构年收入的95%,为机构提供了260万美元的运营预算。这些收入还用于支持LFL的其他项目,如影响力图书馆计划和“儿童、社区和警察项目”。

 

LFL偶尔也会收到指定性捐赠。LFL利用来自哈德逊医院基金会的一笔捐款,在威斯康星州哈德逊市的学校系统推出了一系列侧重于健康素养的袖珍图书馆。通过与该基金会和当地学区合作,LFL得以设立一系列实体图书馆,选购图书,并成立了一批以关注健康行动为主题的图书俱乐部。这些俱乐部以LFL图书行动俱乐部计划为样板,将阅读与社区服务结合起来。

 

博尔和奥尔德里奇希望这些举措能够吸引更多的捐助者和合作伙伴;博尔对机构财务的终极目标是预算的60%来自商业营业收入,40%来自捐款。LFL理事会成员伯恩斯坦表示,LFL会将工作重心从分发实物产品转移到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和开展社区项目上,因此提高捐款额非常重要。

 

LFL的许多伙伴关系和项目已经小有建树。据来自洛杉矶警方的反馈,自从“儿童,社区和警察”项目启动以来,到过警局袖珍图书馆的儿童多数都加入了警局的免费学员计划和警察活动联盟。在这里,警官们会就健康、金融和社区服务等问题给年轻人提供指导,现在有些家长也在警察局担任志愿者。去年12月,洛杉矶警局和LFL开始用警车搭载当地非营利组织提供的图书,这样警察在巡逻时就可以给孩子们送书。

 

在洛杉矶的牛顿区负责社区安全合作计划的中施特克莱因表示,“我们开展青年项目是为了给孩子们提供生长环境里所缺少的一些机会。LFL和我们志同道合。不仅确保儿童能接触到图书,而且也建立了社区与警务人员的正向联结。”

 

LFL现任执行总监博尔曾经有读写困难症,参加拼单词比赛也会让他难过得流眼泪。去年夏天,当他在纽约市接受全国女性图书协会颁发的第二个世纪大奖时,他展示了一张自己二年级时的成绩单,在拼写的科目上他得了 “E”。他笑着说,“我最后没有能成为一个明星,但是我发展得也不错。一个袖珍图书馆可能是激发孩子的一个火花 ,无论男孩或是女孩。我们应该鼓励孩子们的父母和邻居同样去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它最终会充实和滋养我们所有人。”



相关推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950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