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发达国家的NGO数字团队新格局

时间:2019-5-16 17:49 | 作者:NGO推进器 | 编辑:csrworld | 点击:725
更多

NGO部门出现一支专职经营数字的团队(或一名专职人手)必然是未来的趋势,台湾绝大部分的NGOs还远远达不到此问卷中参与组织(即便是小型NGOs )那般明确、制度化的规模。

 

然而,国外调查仍有其参考价值,那便在于:到底在发达国家中的NGOs,所谓的数字部门(或称作数字团队)到底必须承担起哪些工作内容?成员如何组成?成效贡献如何评估?

 

2018数字团队:数字化参与的新格局正试图梳理出原本NGOs各自埋头打拼的零碎拼图,系统化的分析受访者答案,期望能找出一点端倪,借此诊断与预测所谓NGOs数字团队的样态与定位。

 

 


2011 年:数字团队虽耗时费力,但前景良好

 

当我读到原报告作者为推销此调查,投稿于《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 Stand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SSIR)的短文,恍然发现原来这个数字团队(Digital Teams)计划已进行多年,首次发表是在2011年。姑且从当年第一次调查时留下的文章记录来看,我反而认为  2011年的国外状况,其实对现下的台湾非营利部门的参照性更高,2011年的报告认为,NGOs 数字团队有着7大特色──

 

数字团队=沟通团队

 

参与调查的67个NGOs当中,约将近一半的数字团队将自身任务角色定位于沟通者,而扮演行销与网路技术(IT/digital)的数字团队则各占1/4,还有少部分被归在募款发展部门。

 

大多数的数字团队需要更多的全职人力

 

受限于非营利不赚钱的先天体质约束, NGOs数字团队的工作伙伴通常是共用型人力(全能型人才)状态,但实际上,最好还是能有全职专心的人力才好办事。

 

团队过度投资社群媒体,而忽略用户体验

 

正因为NGOs 常常扮演对外界沟通(广播发送)任务,导致许多非营利部门的数字团队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社交平台。回想2011 年不正是推特革命、社交平台大爆发的高峰?此调查结果令人忧心,NGOs 浪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在社交平台上,而研发与用户体验设计则未得到足够的关注。

 

 

 

越来越多数字团队不只供应技术,还主动出击

 

数字团队的出现,从早期IT 部门技术被动供应服务,慢慢转型成主动参与策略制定、方案设计与管理,要求团队提出更多创新点子,并担当领导角色。

 

组织结构不明确,可能阻碍数字团队推进

 

数字团队在组织内的定位不明,不但无法顺利推展任务,反而产生拖累困扰。

 

数字化还有机会发挥更多影响力

 

当年仍有超过半数的NPO 对自家数字项目的效果感到差强人意。


数字化是未来的趋势,前景良好

 

虽然数字团队贡献价值尚不明显,但当时的多数受访者仍表示在下半年会提高数字部门的预算,这也代表着数字团队的前景备受期待。

 

 

 

2017 年:数字专长领导者、混合式数字技术,将为组织计划添彩

 

时间倒回到2017 年,我们可明显察觉到,这7年间问卷题目的变化,不只希望更准确地捕捉到现下NGOs 部门中数字团队的样貌,也想了解在外部环境不断变化之下, 数字到底可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2017年,主要在数字团队、支持者投入情况、数字架构、新兴数字应用等4个方面进行调查,NetChange除了继续探析数字团队在非营利组织当中的角色、任务定位是否出现变化,第2项支持者投入状况,即呼应了NetChange近年来关注新型态社会运动组织(如直接网络社会行动,directed-network campaigns)的可能性,还涉及了与支持者之间的互动情况,数字工具是否在这上面扮演创意执行或效能提高的角色?

 

这也呼应了第4项新兴应用NGOs能否结合数字科技与社会创新?程度如何?总言之,他们对2018年的NGOs数字团队调查与年度趋势归结出以下4大重点──

 

1当数字团队领先时,也是胜利之时

 

现在已经证明,拥有数字专长的领导者,并能举办全新的活动与倡议的团队,将为组织带来更成功的数字计划。

 

 

 

2参与只是片面说词吗?

 

绝大多数的受访者并没有仔细衡量数字化参与的细节,并且缺乏专业的工作者与预算支持数字团队的营运,这说明了参与仅仅是一个概念,还不是一个深受重视的价值

 

3分散式的数字技术为计划添彩

 

这份调查中发现,拥有高性能数字团队的组织通常使用混合式的数字模型来执行计划。

 

4我们仍然在与结构抗争

 

调查发现,过去3年中,有3/4 的团队进行数字化重组,但当中只有10% 的团队认为他们试验后的结构有效,这些令人痛苦的变化导致诸多不确定的结果。

 

 

 

台湾的数字团队:组织与人员都过于精简,须强化技能

 

数字团队计划把参加问卷的组织粗略分成4种规模──员工人数20人以下者为小型NGO;20~50人为中型;50~200人为大型;而200人以上则为超大型。

 

以我个人的经验,台湾95%的非营利组织都只是小小型的规模,而在这么紧缩的人力压榨下,有半个人力能专心负责数字工作的经营,就已经很不错了,那么,每周工作20小时的人员要用来做什么事呢?经营脸书?发电子报?维护网站?管理客户关系管理系统(CRM)?还是制作懒人包?

 

 


这两年来,我观察到,台湾非营利组织的人力市场慢慢出现了数字行销等专业需求,其角色似乎向沟通或募款靠拢,但在职责描述上又必须负责社交平台经营、美工设计、文字编写、CRM 软体使用等工作。

 

但仅仅1~2人的人力资源,如果由资历较浅的新手操盘,还是不太能看出组织核心数字转型的决心,因为其他组织早在2017年就已经开始讨论如何使数字团队的组成背景更加多样化,如何强化这些专业人员,进而成为组织策略规划的重要支柱和信手拈来的实战工具。

 

于是,我们只好乐观期待,作为后进者的优势大概在于好好汲取先行者的错误与失败,当作教训,以加快5年、10 年后组织遇上类似情境的学习曲线。

 


相关推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725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