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红”社企的创业路上有怎样的挑战?

时间:2019-10-24 10:01 | 作者: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 | 编辑:csrworld | 点击:709
更多

10月中旬,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老爸评测”)获得“年度社会企业奖”(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颁发)。此前,老爸评测连续两年入围该奖项。主办方称,老爸评测作为结合移动互联网、自媒体、众筹检测、合格产品团购电商等多方资源的跨界创新公司,一直专注于解决有毒有害产品的问题。

 

按老爸评测创始人魏文锋的说法,其运营模式是“自媒体+ 检测+电商”。实际上,一边检测一边卖货,老爸评测这一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模式一直颇受争议。


 

图/“老爸评测”创始人魏文锋

 

“老爸评测”创始人魏文锋,也被称为“魏老爸”,是一位因发布民间检测报告而受到公众欢迎的“网络红人”。

 

魏文锋曾自费将女儿的包书皮送去检测,证实多款包书皮含有生殖毒性物质和致癌物质,并将此事拍摄了8分钟的纪录片,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到网络上,获得超过100万的传播量。截至2018年9月,老爸评测在社交媒体“抖音”上有370多万粉丝(编者注:截至2019年10月中旬,其抖音粉丝数为1300多万),不少家长将魏文锋视为自己的“代言人”。

 

2015年,魏文锋创立“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开始组织对各类常见消费品进行第三方检测,并通过社交媒体披露化学品超标等讯息,以期推动相关部门、行业完善相关检测制度。三年多来,“老爸评测”的检测范围从一开始的儿童用品扩展到“吃穿住用”,检测超过十几大类,一两百种产品。

 

魏文锋走红的背后,是中国社会在工业化中期对商品安全深层次的不信任。有观察者认为,要缓解这一问题,需要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商业机构、消费者等多方合力,而“老爸评测”有机会在“新媒体赋权”的社会背景下以一种独立评测的方式吸引社会关注,以舆论倒逼监管的改进,重构社会信任。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老爸评测目前的商业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有损其公信力——其九成以上的收入来自电商。一边检测,一边卖货,这一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模式潜藏风险,或因一些不可控的事件而遭受严重打击。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运营社会企业所面临的挑战,一方面要实现财务的可持续,一方面要回应社会对公平公正的期许,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01 缘起:质检标准存在漏洞

 

魏文锋曾在政府部门从事产品安全检测和产品认证工作十年,后来辞去体制内工作创业,依旧从事产品安全检测。

 

2015年2月,魏文锋发现女儿用的包书皮是“无商标、无企业地址、无联系方式”的产品。他拿包书皮送去专业实验室检测,发现此文具含有超标的有毒化学元素,会致发性早熟和致癌。 魏文锋打举报电话,在微博上@相关政府部门,但没得到积极回应。

 

目前,中国的产品检测标准良莠不齐,常滞后于产品的迭代,且在有毒化学物质限制条款等方面落后于国际标准。以“毒书皮”为例,“国标”不完善是它能进入市场的重要原因——一般国内文具参考的标准是“GB21027-2007”的《学生用品的安全通用要求》,其中未对文具中邻苯二甲酸酯、甲苯、乙苯等指标作出要求。但按欧盟、美国的儿童用品标准,这些化学物质是不允许添加的。

 

有业内人士指出,即使“国标”将邻苯二甲酸酯等列入了“黑名单”,禁止使用,但由于化学物质的多样性,生产厂商往往能够使用黑名单外的其他有害物质来规避检测风险,从而降低成本。此外,在消费品流入市场前的达标认证环节,企业送检到检测机构获取相关合格证明,此二者之间存在利益关系,其公正性或要打个折扣。

 

2015年9月前后,魏文锋花费10万元将自己送检包书皮的全过程拍成纪录片,并配文《开学了,您给孩子用的包书膜有毒吗?》,引发社会关注,浏览量超过了100万。2016年《人民日报》转发,视频点击量超过1500万。

 

监管部门在舆论的声浪敦促下调整了相关标准。2016年2月,上海和江苏的包书皮市场抽查中,新增了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两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多家生产包书皮的厂商改进了生产工艺,在外包装上标明检验检测报告。

 

但在魏文锋看来,毒书皮不过是冰山一角,一个监管不完善的商品社会里也许还藏着更多有害产品。魏文锋为自己找到了新的使命——2015年8月,魏文锋出资100万元创办“老爸评测”,拟帮助消费者辨别有害产品。

 

02 初创困难:公益模式的财务危机

 

一开始,“老爸评测”有三个用户微信群,他们的昵称通常是“舟山-蓉妈”、“上海 - 松松爸”等,这群略显焦虑的家长希望“老爸评测”检测越来越多的商品,包括孩子的文具、玩具再到入口的食物等——这并非一般的商家与用户的关系,而呈现出一些互助社群的特征。不少家长会从全国各地寄来样品,供老爸评测团队检测。

 

他们以“众筹”的方式分摊昂贵的检测费用。老爸评测依靠家长们10元、20元的 “打赏”帮补机构运作。截至2015年底,有1900多名家长众筹资金6万余元,但检测花了9万多元。除了打赏和众筹检测费,魏文锋还尝试了其他几种模式以维续运营,包括通过分答平台让用户付费查看检测结果;售卖定制的安全包书皮等,但均入不敷出。

 

2015年 11月,魏文锋投入的100万将近花光,账上只剩10余万,魏文锋一度担心员工的工资发不出来。“150平米的场地租金、5个员工的工资、公司运营的日常支出、检测费用、办公设备,到处都是支出。”

 

最困难时,魏文锋把检测清单、费用开销发到了家长群里,和群里的家长直言:很抱歉,我可能要关门了。但老爸评测的拥趸者们希望他继续,2016年1月,魏文锋发起一次目标额为170万的微股东众筹,每份1万元,每位家长限投两份。

 

魏文锋的一位前同事以个人投资的方式投了“老爸评测”50万,是当时较大额的一笔资金。这位投资人觉得老爸评测从儿童相关产品检测业务入手,能够解决很大一部分家长的实际需求。“我很认同老爸评测的发展理念,也非常认可魏文锋的创业能力,希望在关键的时候能帮助他们发展。”

 

112位“微股东”参与,共募得200多万——这让老爸评测度过了它的第一次财务危机。

 

03 模式:检测 + 自媒体 + 电商

 

老爸评测的办公地位于杭州高新区(滨江)物联网街的聚光中心园区。共有两层超过1000平方的办公区,其中包含专门用来模拟儿童房实验用的“老爸实验仓”,部分房间以桃花村、曾头市、白虎堂等《水浒传》地名命名。办公区随处可见陈列着的各种产品:魔术擦、砧板、防晒霜、空气净化器等等。

 

 

图/“老爸评测”办公室一角

 

2018年7月,“老爸评测”共有60多位员工,以80、90后为主,设三个核心部门,分别是从事质检的评测运营部、负责仪器漂流的平台运营部和“利润中心”电商运营部。

 

评测运营部每周都会制定检测样品的计划,从一开始的学生用品扩展到如今的“吃穿住用”,围绕大众关注较多,或者是一些商家过分营销、吹嘘的产品,很多的“爆料” 来自家长们。比如,2018年5-6月,老爸评测团队通过天猫超市、天猫旗舰店等渠道采购了16款常见品牌的洗发水作为样品——老爸评测不接受厂家主动提供的产品。

 

若是简单的物理属性的检测,在自己的实验室完成;对一些难度较大、复杂化学元素的检测,则需送到具有专业设备的大型实验室。事实上,老爸评测大多数时候并不直接对商品进行检测,而是与第三方机构合作,需要对外出具数据的评测文章都会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完成,目前,老爸评测与十几家实验室建立了常规合作的关系,它们基本是官方认可的第三方检测机构。

 

当拿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的报告后,老爸评测会据此整理成较为易懂的图文或者活泼的小视频,通过新媒体平台对外发布。按魏文锋的说法,老爸评测运营模式是“自媒体+ 检测+电商”。事实上,“电商”版块主要出于其自媒体成功获取流量之后的“粉丝变现”。

 

目前,老爸评测在多个新媒体平台开设账号,包括微信、抖音、知乎、今日头条等。(编者注:其中抖音粉丝超过1300万。)以微信公众号为例,老爸评测是服务号,粉丝量超过一百万,每周更新一次, 头条阅读量大多在10万以上,评论区很活跃。其粉丝里以幼儿园、小学生的家长居多。

 

“老爸商城”的诞生,缘起包书皮。“毒书皮”事件曝光后,很多家长问魏文锋:去哪里找放心的包书皮?有人建议他在微信开个店,提供无毒的包书皮,这是“老爸商城”的最初雏形。

 

魏文锋一度认为,电商对“一个做评测的自媒体”来说是硬伤,但是,他又觉得靠烧钱做检测走不远、做不大,始终要想办法“自我造血”。目前,魏文锋为老爸评测选了一条“电商养测”的道路。

 

2016年,“老爸商城”实现了1000万的营业额,基本盈亏平衡,2017年这个数字则突破4000万元,盈利递增。据魏文锋介绍,“老爸评测”逾九成的收入来自电商。

 

老爸商城的上线惹来了不少质疑:为什么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

 

对此,魏文锋往往反问:“如果不卖货,请问钱从哪来?你要来指责我,那我就问你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如果你有,我们聊一聊,或者你很有钱,我欢迎你给我捐一笔钱,然后我们就不卖货了,我们就为大家服务。”

 

04 争议: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

 

一方面,魏文锋坦言:“电商卖货是老爸评测现阶段实现持续造血的手段,但不是终极目标,未来有多种可能实现造血。”但在另一方面,魏文锋又坚持,老爸评测的模式已经过市场验证,没有问题。因其并非刻意为之,而是从“土里长出来的,是家长们推着推着推出来的,家长们对魏老爸有信任感。”

 

老爸评测所经营的业务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依靠价廉物美赢得市场的电商业务,而是一种“粉丝变现”:

 

家住杭州的霞姐是老爸评测的粉丝,按她的说法,从她早晨睁开眼睛,一天里用到的产品绝大部分可能都是从老爸商城这边去购买的。“他们的产品已经充满我的家里,包括牙膏、洗面奶;厨房的锅具、餐具;孩子的文具等。”

 

也有一些“讲条件”的忠实用户,家住上海的年轮说:“我觉得魏老爸一直保持他的本性和初心,第一次见面时我跟他开玩笑,我说什么时候你要是把初衷,初心,把当初承诺想做的东西给改了,我第一个踹你。我是第一个支持你,但我也会是第一个踹你的。”

 

消费者实际上是以购物的形式为魏文峰的故事埋单,其原理与球迷购买球星的球衣有相似之处,但与购买明星球衣不同的是,球衣的质量问题并不会影响消费者对球星本人的评价,而老爸商城一旦出现不合格的产品,将会对其评测业务产生致命的冲击。

 

一名社会投资界人士对其商业模式提出质疑:“老爸评测卖的是检测,还是安全?这两者是不一样的。”他认为,即便老爸评测能把检测做得很专业,也不能确保其销售货品是100%安全的。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赵萌认为,老爸评测现阶段的模式有风险的。“最大的风险就在于它的公信力本身是脆弱的,它并不是真正的靠一个严谨的机制来进行,更多的是靠口碑,靠他以前的故事,铁杆的粉丝。但有可能因为一些不可控事件受到严重打击。”

 

在赵萌看来,老爸评测很好地切中了一个社会痛点,但目前仍需在商业模式上有所改进,走出检测网红+电商的模式,以保证在产品安全层面更令人信服。“口碑就像水可载舟,如果被利用或遇风险事件亦可覆舟。”赵萌认为,老爸评测未来需要加强几个关键维度,“比如将检测过程做到高度透明化,建立具有共同使命的供应商网络和标准,以及把模式从用户花钱买安全升级到吸引用户为使命而支付。”

 

05 老爸评测的社会意义:一条未知的新路

 

媒体界对老爸评测多有期许。曾有主流媒体在报道老爸评测时使用了“民间质监革命”的字眼,对此,魏文峰本人多有担心:“我就有点慌,政治方面还是要小心一点。”

 

魏文峰在多个场合一再强调,老爸评测是政府机关检测力量的民间补充,“他们(政府)管不了的,我们来管,而且这样做才是老爸评测的正道。很多朋友也在适当的时候会给我一些建议,该怎么说,怎么做,怎么搞好关系,他们都希望老爸评测能一直存在。”

 

在一个社会创新论坛上,有人对老爸评测如何能“和风细雨”做消费者维权十分感兴趣。魏文锋坦言,“一开始切入的时候我都挑那些软柿子捏,挑包书皮这种小公司小厂子。”而事涉一些重大公共安全问题,老爸评测往往低调行事,让家长冲在前面。

 

一位老爸评测的微股东说:“老爸评测的出现给了‘新中产’们所关注的某些问题有了解决的可能性。”

 

楼亭是老爸评测的投资人,他对此商业项目的社会效益抱有很高的期待。楼亭评价称:“让老百姓远离有毒有害产品,放心使用各种产品和服务,这是一个系统性的社会问题,涉及政府、商业机构、公益组织及消费者教育等多个层面,而老爸评测有机会通过自身影响力来推动这个系统的优化。”

 

在不少社会创新领域的专家看来,老爸评测的出现为一度已陷入“塔西佗陷阱”的商品安全检测问题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其一、有毒有害产品的存在,一个重要原因是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存在信息差异,消费者往往只购买产品而没能获取更多的产品信息,拥有较多信息的生产企业,则缺少提供信息的动力。老爸评测将检测信息传递给消费者,有效平衡了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有利于消费者辨别有害产品、维护自身权益;

 

其二、改善了行业的生态。老爸评测驱动消费者主动提出检测需求,关注产品安全;另一方面,倒逼政府和企业作出改变。老爸评测通过检测发现问题,获得政府部门关注,推动其更新产品检测标准并完善监管;同时也通过市场的力量,良币驱逐劣币,促使不合格的产品退出市场,进而改变企业行为,升级产品,最终推动整个行业产品质量的提升。

 

老爸评测已然推动了很多改变的发生,其曝光的产品质量问题得到了监管部门的积极回应。尤为难得的是,作为一家民间检测机构,老爸评测目前与政府实现了和平共处,乃至于平衡互补。2017年12月,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布首批(16个)产品质量安全伤害信息监测点,老爸评测名列其中。

 

老爸评测并非一家典型的社会企业,其具体的业务走向仍有待观察,人们希望它能重构产品质检的社会信任,但目前它将主要精力用于解决生存问题。这家公司仍在进化之中,它用创新的方式闯出一条新路,尽管这条道路的前途仍然未知,它为社会提供了新的可能。

 

相关推荐

比尔盖茨的偶像,是垄断魔王,也是慈善先驱

声量计划 :以科技探索信息公益新路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70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