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上热搜的拖鞋,公益还是炒作?!

时间:2019-11-8 14:11 | 作者:佚名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414
更多

最近一则微博热搜引发了网友热烈讨论:一家卖拖鞋的商户,把失踪儿童的信息印到了商标牌上。

 

这个商户蔡磊来自郑州,自看过电影《失孤》后,就想要帮助那些寻找孩子的家庭。于是,他自费在自家拖鞋吊牌上印失联儿童信息,4年来卖出800万双拖鞋。网络上对此做法热论不断,有人赞有人批,甚至有人称之为“无意义”。

 

无独有偶,在今年1月的时候,也有一家重庆酒厂在包装盒上印了失踪儿童的信息,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该酒厂负责人表示,他们在这批酒盒上分批发布1000个失踪儿童的信息,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失踪儿童回家。并且这11万余瓶定制小酒的销售额,将全部捐给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抛开对商业公司的天然怀疑,在包装盒上印失踪儿童信息,并不算一个创新的举动。早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就试过将失踪儿童的照片印在牛奶盒上来寻人。

 

在美国国家儿童安全委员会的协调下,当时有700家牛奶场都参与了此次运动。作家 Caroline B. Cooney 还为此写过一本小说,讲述了一个牛奶盒上印失踪儿童的故事。虽然有近50 亿牛奶盒被输送到美国各地,由于失踪儿童寻找难度太大,最终只有很少儿童被成功找回。不过它在社会和政治运动方面却产生了积极效应,牛奶盒提高了公众对儿童失踪事件的重视,并且推动了失踪儿童的立法进程。


 


即使环顾国内,此种寻亲的方式,也不算是2019年首创。

 

2016年,蒙牛与QQ、纷美联合开展“奶盒寻亲”活动:将大量不同的失亲信息和儿童防拐知识印刷在未来星的牛奶盒上,呼吁社会公众帮助失踪儿童回家。2016年,山东青岛的超市也曾出现过“寻人矿泉水”:瓶身除了孩子的大头照,还印有“重谢10万元”的字样。


2018年,天猫超市联合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阿里巴巴公益“团圆项目”发起“全民反拐,让爱回家”打拐行动。天猫超市将走失儿童信息印在快递盒子内页,并进行四处投递,重点投放到失踪儿童疑似所在地及周边城市。同时,在盒体外侧以漫画的形式呈现“孩子必须知道的一件小事”。


 


不止是天猫超市,在2018年双十一,一位被幸运眷顾的网友抽中了价值过亿的“史诗级表白C位”,最终她将绝大多数宣传位给了失踪儿童。

 

“派大星星星l”的爱心得到了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的响应。饿了么在看到“派大星星星l”的微博后,即刻宣布继续加码全国数千个外卖小哥餐车广告位。民间公益组织“宝贝回家”以及超过200个品牌蓝V也将一同参与进来,一起帮助走失儿童找寻回家的路。


 


没有如此运气的人,也能在自己的领域内扩散失踪儿童的信息,给予家长们信心和支持。比如用艺术的方式帮助寻亲——李月领是唯一一位对中国“失踪儿童”群体和失踪儿童这一社会问题给予深度关注和表达的艺术家。李月领“失踪儿童”系列作品,包括61幅油画作品和61个影像记录资料,是迄今为止唯一以综合艺术形式和绘画语言来关注失踪儿童群体的艺术作品。


 

图/展览过程中一位父亲深情地拥抱自己的孩子

 

失踪儿童已经是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近年来随着相关电影、寻人节目、失踪儿童新闻引起的关注,更多的组织、团体、个人、商家等加入到宝贝回家的行动中来。如电影《失孤》和《亲爱的》,撕开了失孤家长的隐痛,让打拐和寻亲这个话题走入公众视野。


 


而现实比电影更让人心痛,截止至2018年8月12日,仅“宝贝回家”网站中就已发布了35850条“家寻宝贝”信息(寻找失踪儿童)和36020条“宝贝寻家”信息(失踪儿童找家)。每一个孩子都牵动着一个家庭的幸福,在漫长而渺茫的寻亲过程中,他们都经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苦痛。

 

对这群与亲人离散的人来说,商家发布失踪儿童信息,到底是公益还是炒作?

 

新京报曾发表评论:”不可否认,当下的确有不少商业活动喜欢打着公益营销、悲情营销的幌子,骗取消费者的爱心。尤其是电商崛起再加上“公益社交化”,有些公益营销也变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但其根本问题在于公益成色不够,而非跟商业结合。”

 

商业做公益需要勇气,即使方式未必那么有效,也是进行公益传播的可贵尝试。做公益的门槛从来不是有没有用,而是去不去做。与科技手段和大数据手段相比,扩散一部分失踪儿童的信息,显得杯水车薪。但卖拖鞋,卖牛奶,卖矿泉水,卖酒的商户们能够去做这件事,就已经迈出了一大步。

 

即使是在公益圈,公益人大部分时候也是在努力浇灌着,那渺茫的一线希望。宝贝们离开家太久了,期待这些散入人海的呼唤,能够被看见。


相关推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414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