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林启北:从游侠到志士,十载先锋岁月

时间:2020-1-9 09:26 | 作者:CSR环球网 | 编辑:csrworld | 点击:657
更多


十年缘起:易燃少年亲手打破英雄梦

 

12年前初接触公益时相比,如今的林启北面容没有发生太大变化,眉宇直接反而愈发散出朝气。从短袖到西装,衣着变了,可那眼睛里的神采愈加明亮。 


 他言谈间语速极快,语调十分高昂,无论谈到什么话题都带着五分笑意。 “最开始没想做环保,就是有些年轻人的英雄主义,既想行侠仗义,还想多获得女生的青睐”,说起自己和公益的缘分,他不由得也有些失笑。 毕竟这个动机说不上高尚,用他的话来讲,还很“中二”。 林启北在上大学时,偶然知道了“发展的伤痕”项目,并参与工业污染调查。因此他看到了无数触目惊心的污染,以及污染背后不为人知的伤害甚至死亡。


这些景象仿佛一记惊雷震醒了他,他由环境污染开始拷问人生的价值。为什么没有出来制止?难道是我要站出来吗? 正是属于年轻人稍显天真的正义感,激励着他成为一个“猎手”。他奔波在各个工业区,寻找污染的证据并及时举报,以求问题能够得到改善。 


 然而等走出校园,他才知道公益项目和公益组织,不能仅仅靠着一腔孤勇。撇开英雄主义的光环,真实的公益生涯给他带来不少苦闷。他尝到筹款的困难,体会到被误解和阻挠的困窘,学着去写项目计划书…… 一个快意恩仇的英雄梦,硬生生就变成了伦理、人情、商业、政治交锋的战场。后来他曾两次离开公益圈,去求学,去赚钱,去成家立业,去做看起来更有现实意义的事情。 “但我除了买第一套房子开心之外,后面赚再多的钱,都不如我曾经做环保带来的快乐。”那个时候他终于明白心之所向,也明白了做快意恩仇的小侠,不如做为国为民的大侠。 做公益不再是为了一个人的自嗨,而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推动社会进步,重塑社会价值。 从英雄式的侠客思维,到“无我利他”的思维,从有我到无我,从个体到整体,林启北走了12年。

 

 

向内探询:公益就是一份普通职业

 

当被问及“怎么看待一线社工没能投入很多热情做公益”的时候,林启北淡然地笑了笑。 “我们公益最终也就一份普通的职业嘛,社工把它当做一个普通工作,这是好事。”林启北接着说,“公益人不能自我拔高,也不应该被社会进行拔高,就像公益圈一些公关事件一样,你不能被无限拔高,你自我拔高、自我感动的时候,公众也会对你形成这样的要求,就容易因为你个人的问题导致你机构的问题。” 


“比如商业组织的负责人出现丑闻照样履职,但是公益圈的人,很难不引咎辞职。” 在他看来,公众对公益从业者有更高的道德要求,有时候也是因为公益行业过多渲染了自己的崇高性和使命感。其实对于一线工作者而言,公益提供的就是普通的岗位。 似乎公益的很多困境,是可以从内部去思考和寻求解决方案的。 按照同样的思路,林启北对公益组织的管理也有不同思考。“水滴筹事件其实不是偶然事件,因为商业组织入侵公益行业是必然的。有很多公益组织没有做好和做到的事情,就有商业组织进来赚取公益红利。” 


林启北坚持观察着公益圈的大小事件,借由一个个孤立的事件,去探询公益行业的变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仍旧是一个“猎手”,只不过他现在倾向于用管理、运营、传播等方式去践行公益之道。 林启北会用“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的经典五问来勉励同行:“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我们的顾客是什么?我们的顾客重视什么?我们追求的成果是什么?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无论什么时候,叩问公益组织的内心,向内探寻公益组织生存、发展、服务之道,都是必修的功课。

 

信息陷阱:公益资源错配了吗?

 

林启北从2017年就开始筹备一个备受争议的项目:公益年终奖。

 

他说项目可能要历时4年才能落地成熟,但是项目本身的意义要高过奖金和奖项的价值,他想要尝试树立的理念是消费型公益。

 

公益与消费,似乎是南辕北辙的事情。而在他看来,公益年终奖是一种公众倡导的手段,通过展示公益成果和收入状况,让公众重新认知到公益并不是“免费”的代名词,在公益专业化的道路上,薪酬合理化是必不可少的。

 

林启北站在公益市场的视角,瞄准的是薪酬合理化这个突破口。“公益也是需要并且必须,满足公众的公益消费需求的市场”,他对此很乐观,“公益是蓝海啊”。

 

“因为公益的体量正随着社会公众的需求而增加。2019年的春蕾事件也好、水滴筹事件也好,已经是潜在地反映出公众对公益的关注度在显著提升”他说,“而且大家都熟知的马斯洛需求理论,要想满足第五层需求,最好的方式就是公益。”

 

公益市场的形成、完善,是一个必然趋势。然而这个过程中,公众的公益素养却是通过一个个“事件”来被动提高的。

 

林启北认为,公益组织传递的信息和公众认知发生了错位,从而导致公益资源的错配。“正如现在还有人捐给希望工程建学校,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没有多少学校可以建,即使转而建多媒体教室,等学校建好的时候,学生可能已走完了。”

 

公众认知里的社会问题已经发生了转变,而许多大平台和媒体却还是选择推广保守的公益项目,许多信息没有及时更新。社会组织又缺乏调研,不了解实际的社会问题和社会需求。“这种资源的错配,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消费型公益的恶果,公益组织会去消费不应该消费的东西。”

 

消费社会早已不再是预言,而是现实。鲍德里亚提出,消费社会的重要标志就是,从实物需求过渡到其背后的意义需求。公益消费,不正是一种意义消费吗?

 

对应着公众日益增长的公益需求,公益已经成为消费社会的一个领域,似乎也正呼应着那句:“公益是蓝海”。


 


结语:使命不变,哪里需要我们就去哪里


“只要符合我们的组织使命,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哪”,林启北常年深入一线调停沟通,谈起未来的工作安排,他仍然兴致勃勃。


2019年抑郁症是个热词,林启北联系了民间抗郁组织郁金香阳光会,准备支持抑郁症群体。“这个群体太庞大了,还不被人理解,明年我们重点针对社会新问题开展公益筹款活动”。林启北说起身边同事也经受抑郁症的时候,无奈叹了口气,“公益人也是抑郁症高发群体呐”!


不过林启北不满足于帮扶一个群体,在未来致力于针对新型社会问题的网络支持型组织也是他们支持的对象。未来在乡村振兴等领域,CSR环球网将会和新共益有战略合作。


公益市场的大环境会怎样变化?以后做公益会更容易吗?


林启北对未来的公益环境显得忧虑,但过了片刻他又振奋起了精神,“不管怎样,公益组织先要走出去。希望更多的公益伙伴能记住我们在做这样的事情,有其他公益组织或者商业机构愿意合作的话那就更好!”


林启北的眼神复又明亮起来,语气也坚定了许多。


稍作休整后,他又要起程奔赴下一个十年!


相关推荐

康晓光:公益商业化、政商合流阉割公益

工资不高福利惊人 贫困县的公积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657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