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年还有书吗?上一年的我们都看完啦!”

时间:2020-4-24 11:32 | 作者:佚名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226
更多
又是一年一度世界读书日。有人说“读书是一个矛盾的行为,它重要但不紧急,是一个人私密的行为却可以公之于众。”小编身边的朋友很少会刻意的记着这个日子,因为对于习惯读书的人,这是平常的一天,对于不习惯读书的人,这也是平常的一天。

“今年还有书吗?上一年的我们都看完啦!”

贵州省桃树洼的孩子每年都会满怀期待的问道:“今年还有书吗?上一年的我们都看完啦!”桃树洼位于贵州省西部毕节市七星关区水菁镇中营村内,与约150千米外阿基根同属毕节市,都是广州大学黔晨公益的暑期支教点。

在2019童书乐捐计划面向公众开放捐赠的项目点中,贵州桃树洼是唯一一个以义教团队身份申请并获得通过的项目点。它不以某一间乡村学校的图书室作为依托,募集的数量也不像其他学校项目点那样以500本为标准。而是从童书乐捐计划中募集200册图书,寄送至毕节城,再由村民和支教队员合力分送至两个项目点处。

阿基村中荒废的小学,孩子们每天跋涉去另一个地方上学

村寨年轻人口较少,多为幼童、妇孺,劳动力稀缺。因为适龄学生不多,村里没有开设教学点,孩子们要步行至少40分钟山路上学。课外阅读资源对于他们来说,更是遥不可及。书籍被锁在图书室里“书架没人管,在贵州的雨天里面泡水、发霉”。

没有教学点?那我们开发一个!

2010年,广州大学的利洁聪跟随扶贫队伍去往贵州,萌生了开发支教点的想法。她发现,当地的孩子虽然父母不在身边,但是村里的长辈都十分看重阅读和教育的价值。在同学的联系下,2011年贵州支教(后来的黔晨公益)正式成立,并成功开发第一个支教点——阿基根支教点,暑假第一批队员前往支教。

与普通暑期支教不同,阿基根支教点完全由村民自发成立。课室是村民捐出来的两间平房,黑板和课桌椅等其他教学设备则是社会各方人士捐助的。从2011年至今,这简单的平房已成为了村里孩子暑假聚集玩耍和学习的乐园。


支教的内容也从当初的基础学科(语数英)互动体验学习,到现在扩展艺术学科学习。支教队选择了精心耕耘同地区的课程和执教内容,期待为乡村孩子带去更多,而不是简单粗暴地扩张至更多的项目点。

当阅读成为习惯

2017 年,黔晨公益找到了童书乐捐计划,通过以志愿服务分拣图书的方式,在 2017 年、2018 年间分别为贵州带去了 200 本童书。现在支教队的领队人戴金勇,也是在 2017 年初次参加了往贵州的支教。

“刚开始支教的时候,山上的路没修好,只能由队员连着自己的生活物资和行李一道将书本背上山。”从最后能用公共交通到达的镇上,一路到阿基根和桃树洼,还需要走一段 2 个小时的山路。支教队员们就这样手脚并用地爬到山上,为当地村子搭起了第一个简单的图书角。


在阿基根小学搭起来的图书角(2018年摄)

每天,都会有村民来“学校”门口接孩子下课。这时候,队员们就会和村里的长辈们聊上几句。金勇发现,当地的人们都非常支持支教和阅读活动。慢慢地,有外出到镇上或者县城打工的年轻人也专门跑回村里,想要看看这个支教团队和图书角,到底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当地的村民甚至还自发选举了一套领导班子,专门负责支教的事务。

后来,山路铺上了水泥,就有村民自发开车到县城接送支教的大学生们,金勇们再也不用将书一步步地送上山去了。每年当支教团队离开后,当地村民亦会自发地定期开放图书室,让村里的孩子自由阅读,并安排轮值的长辈在一张借阅卡上作简单的登记。

在图书角旁自由阅读

2016 年,黔晨公益的志愿者们在支教的时候植入了 21 天阅读计划,希望孩子们在这 21 天的时间里从书中发现阅读的乐趣以及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志愿者们根据年龄将孩子们分为三个班,并将图书按照孩子们的班级分类,将图书角设置在每个课室,方便孩子借阅。在阅读活动中,常常发现孩子聚在一起,看有图画的绘本和科普类的图书,孩子们会“不停的翻,翻完之后又从头开始翻起,还会不停地问我们问题”金勇说。


桃树洼的“故事圈”阅读活动金勇发现,喜欢阅读的孩子会比平时不阅读的孩子更“好奇”,“理解力更高”些,按照 PISA 的说法,也就是“参与社会活动而拥有理解、使用、反思书面文本的能力”。

在支教的经历中,金勇曾在高华村遇见过一个小男孩。“这个男孩子上普通的课的时候都不听课的,志愿者几乎都快放弃了。他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画画也很厉害,总是想一个人出门玩。”说起来,金勇脸上也是一脸哭笑不得。

后来,志愿者们带来了一本《恐龙大百科》,这个孩子像着了迷一样,每天都要看一遍。在最后的结营活动的个人展示环节中,小男孩拿出了一幅他画的恐龙画,金勇和同行的志愿者们都惊叹于阅读对于好奇的孩子的力量。 


“慢慢的,我对支教的想法从短期变成了长期定期......我想通过自己的力量,作出一些改变,让孩子们自然生长,尽情地自我探索。”金勇说。

有一群简单纯粹、乐于作出改变的志愿者,还有一群支持阅读,自我管理的当地人,以及渴望阅读、渴望看见世界的孩子,是童书乐捐所有乡村项目点的组成配方。我们希望从城市跋涉千里捐过去的书,能够被良好地运用起来,真正被孩子们渴望。

在激情感召过后,捐赠者是否能从理性的角度审视、并真心认同自己从公益行为中获得的共鸣,决定了是否会将一次性的行为转化为持久的行为习惯。
——陈一丹

2020 童书乐捐计划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广州图书馆、满天星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共同主办。在 4 月 23 日正式启动,希望为乡村图书资源稀缺的地区通过更高效的方式,动员社会的力量送去城市的优质闲置二手童书和新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226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