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财政短缺时期,如何设计养老项目?

时间:2020-8-21 10:28 | 作者:SSIR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214
更多


社会创新往往偏向年轻人。举个例子,看看社会创新基金(SIF)的初始投资,你会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投资是明确针对年轻人的,其余的投资主要集中在相对年轻的家庭和那些较早进入劳动力市场的群体。投资项目中没有一项是专门针对老年人的。

从纯粹的人口统计学角度来看,这种缺失令人震惊。目前,美国的老年人占总人口的13%,预计在未来20年之内,每5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人的年龄在65岁以上。

然而,社会创新者必须解决这一人群所面临的问题,其原因不仅仅是老年人的人口数量较大。事实上,老年人的状况将决定我们整个社会创新领域的命运。

01 财政短缺时代的社会创新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主要的现实状况是各级政府都存在严重的财政短缺。从历史上看,正是公共部门的资助最终决定了哪些创新理念能够规模化。与之相比,私人慈善事业的规模要小得多,仅占公共资助规模约1/4。但政府越来越不愿意资助新企业,尤其是像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大州的地方政府更是如此,因为政府正在为财政的可持续性而战。

除非找到解决历史上每个社会都存在的一个基本问题——养老问题的解决办法,这种财政短缺的趋势将持续下去。几乎每个城市和州都面临严重的预算短缺,这是因为与老年人有关的两个社保项目——养老金和医疗保险的入不敷出。这两项费用都反映了我们社会的养老模式漏洞百出:前者显示出我们无法实现曾经构想中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后者则与我们的医疗保健制度无法负担老年人的医疗和丧葬费用有着巨大的关联。

除非开发出成功的新型养老模式,否则其他所有形式的社会创新都会因为资金短缺和政府关注度不足而受到限制。

02 创新案例研究:犹太家庭与儿童服务

我最近在犹太家庭和儿童服务中心(JFCS)共事了一段时间,这是湾区最广受好评的机构之一。JFCS是密西西比河以西最古老的公共慈善机构,服务整个社区的老年人,而不仅仅是犹太人。上世纪80年代,它开始陷入财务困境。安妮塔•弗里德曼(Anita Friedman)临危受命,接任执行董事,立誓要重塑该机构的商业模式,否则就关门歇业。在接下来的20年里,她从根本上重塑了JFCS,使其成为一个拥有3000万美元资产并蓬勃发展的组织。这也使得JFCS在财政匮乏的新时代仍然比其他典型的社会服务机构要强大得多。

她的创新包括很多方面,但我发现其中有一个特别的想法格外值得思考:采用与精准服务相对的普遍服务。

03 精准服务vs普遍服务

也许JFCS最大的革新是抛弃了仅为低收入老年人提供服务的典型非盈利模式。相反,它旨在帮助所有的老年人,包括那些经济富裕的人。这一有财力的群体创造了JFCS的核心财政基础。如今,该组织65%的收入来自于服务所得。这种财政实力使JFCS不用为了支付核心运营成本而到处融资,而是专注于筹集资金来补贴低收入客户。

要实现这一转变,JFCS需要与营利性部门争夺高收入客户群,这些客户与穷人不同,他们除了非营利机构还有其他选择。据JFCS居家护理服务的主管朱迪·林奇(Judy Lynch)介绍,该机构积极营销自己为一个面向所有老年消费者的潜在供应商,而不是一个面向穷人的非营利机构。这种新的定位和竞争环境要求JFCS大幅提升其竞争力。在我参观JFCS的过程中,我为它近乎于一个完美的商业运营模式所震撼。

在财政短缺的新时代,这种普遍而非精准的方法可能是一种至关重要的战略。这种方法为提高财政稳定性提供了一条途径,机构自身也能借此开发出更广泛的收入来源。此外,能够采用普遍性方法的创新更有可能被广泛采用。研究社会政策创新历史的学者们已经阐释,在资源匮乏时期,拥有跨阶级基础的新项目能够生存,而仅针对需求最大的群体设立的新项目则损失最多。

04 经验能够复制吗?

我知道,不是每个领域都能采用这种普遍而非精准的方法,但这种思路肯定还有更多的用武之地。

以教育为例。美国为缩小贫富人群的教育差距已经投入了许多资源和力量。但公共政策设计和公共舆论都只关注其中一方的需求。我的一些客户以那些最差的公立学校为对象,投入了大量智慧和精力去构思改良之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的许多想法会让所有孩子受益,包括我在上中等学校的女儿。因此,精准的方法可能无法覆盖她和她的同学,这样一来这些项目就放弃了大量的、本可以使这些项目得到广泛应用的财政和政策支持。

05 消除可以“一蹴而就”的幻想

虽然养老方面的创新可能为其他领域提供有益的纲领性想法,但我认为其最重要的意义可能在于哲学方面。社会创新者,尤其是年轻人,喜欢谈论解决方案。贫困、教育、青年失业——这些都是可以“终结”的“问题”、可以“消除”的“差距”和可以“逆转”的“趋势”。

但在养老问题上没有这样的宏论。就连这个领域的名称(elderly care)也暗示着一种不同的哲学取向——这一领域需要“关怀(care)”。在这个领域的工作者中,没有人认为他们能够解决人类不可避免的衰老和死亡问题。正因如此,他们的目标是务实的,承诺是谦逊的。

在财政匮乏时代奋斗的社会创新者将需要借鉴养老领域的这些特点。我们必须承认,虽然许多社会问题能够而且应该得到我们的关注,但是在许多情况下,我们可能无法提供真正的解决办法。正如我们不得不向衰老妥协一样,接受这种不可避免的情况可能会(进而)改变项目程序的设计。同时这种视角也必然会改变我们的言论和内部期待。否则,幻灭感会在我们的资助者、公众,甚至我们自己内部当中滋长。

而幻灭感将很快蔓延。


议题编辑:李慧子
议题顾问:陈虹霖
作者:Curtis Chang
翻译:宋弈璇
校对:徐子萌
 
作者简介:Curtis Chang是Consulting Within Reach(CWR)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团队由来自企业和非营利组织的专家组成,利用专业技能为社会企业家服务。Curtis Chang的职业生涯非常多元化,他曾在哈佛大学教授公共政策,在非洲从事发展工作,管理家庭基金会等。

(文章来源: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公众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214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