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王鸿举:连接城乡,互助共进,可持续发展

时间:2021-6-25 11:28 | 作者:善达网 | 编辑:csrworld | 点击:747
更多
35岁的湖北省钟祥市柴湖镇马北村村医王鸿举,2006年发起成立了大柴湖义工,这也是湖北最早的乡镇公益组织。大柴湖有“中国移民第一大镇”之称,上世纪的1966年至1968年分三批搬迁湖北钟祥大柴湖,为建丹江口水库,河南省淅川县有43989名移民搬迁到这里。

15年来,王鸿举带领大柴湖义工从助学项目开始,先后在在南水北调移民文化推广交流、助贫、助残、敬老、救助病人、关注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各领域做出了有目共睹的贡献。他先后被授予荆门市“十佳义工”、荆门市“优秀青年”、湖北省“乡村好青年”等荣誉称号,2016年被评为全国“优秀青年志愿者”。

那么,一个村医是怎么走上公益之路的?大柴湖义工15年来又有着怎样的发展历程?为此,我们采访了王鸿举,以下是他的自述。

图/穿着柴湖义工马甲的王鸿举(右)正在给村民测量血压

大柴湖义工是一家镇级公益组织,是我在2006年组建成立的。15周年来,政府和社会给了我和大柴湖义工很多荣誉。但我的理念是“只做好事,莫问前程”,做公益不是为了荣誉而做,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有价值。

现在最流行的一句话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很多人也问我的“初心”是什么,大柴湖义工为什么能坚持这么多年。

公益从助学开始 

先说说我的个人经历。我兄妹四人,小时候家里特别贫困,1992年,我奶奶患中风瘫痪在床,弟弟因病需住院治疗,学习很好的大姐,年仅13岁不得不辍学到附近工厂打工补贴家用。像这样的情况在大柴湖很普遍,200名初中生的学校,到初三毕业时却屈指可数。原因就在于贫困家庭很多。因为大柴湖是全国最大的水利移民集中安置区,初迁青海因环境恶劣又搬迁到湖北钟祥大柴湖,在荒湖上建立的乡镇,贫困家庭很多。

教育是改变家庭命运最好的途径,所以,我最初的公益就是从助学开始的,2006年,我从镇卫生院回到马北村卫生室当乡村医生,在网上看到了钟祥义工、荆门义工在资助贫困学生,就联系他们来大柴湖资助品学兼优的学生到高中毕业,同时还联系爱心商家进校园给学生们送书包、文具等学习用品。此外,我们还邀请移民作家到学校给学生们讲大柴湖移民史,邀请雷锋同志身前战友给学生们讲雷锋故事。等等,从物质到精神上给予支持。

大柴湖人多地少,很多人出去打工,留守儿童非常多。我们就联系了湖北经济学院、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华中师范大学和苏州大学的大学生前来支教,既解决了爷爷奶奶无法辅导的困境,也避免了很多孩子们下河洗澡带来的安全隐患。

随着大柴湖义工人数的增加,有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我们又陆续开展了敬老、环保、助残、南水北调移民文化交流推广、书屋捐赠等各种活动。去年疫情期间,除了组织募捐外,我们还组建了“防疫物资运输小分队”支持抗疫防疫。

此前的这些公益活动可以说是自发的,不成体系的。直到2014年初我们才正式确定了大柴湖义工的使命为“连接城乡 互助共进”,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连接城乡 互助共进”

“连接城乡 互助共进”中“连接”二字,可以作多方面理解,既有物质上的连接,也有精神上即情感、思想、经验、文化的连接,还有旅游、产业投资等方面的连接。就物质上的连接而言,柴湖是湖北比较贫困的乡镇之一,义工这些年捐赠的钱物主要也是来自省内外的各大城市,将来柴湖义工要继续发展,肯定也还是要和各地城市合作。

“乡”是指大柴湖,“城”是指与柴湖渊源深厚的各级城市,包括上级城市钟祥、荆门以及省会城市武汉;和柴湖人同饮一江水的汉江流域城市,包括淅川、丹江口、十堰等库区县市;南水北调中线引水渠沿线城市,如北京、天津、石家庄、郑州等;也包括与移民老家河南的链接,等等。

在精神连接方面,柴湖义工已有一定的成绩。大柴湖移民来自河南,虽然已有40多年的融合,与荆门钟祥原住民总体上还是存在一定的文化、心理和情感隔阂。柴湖义工多年来的公益行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柴湖人的形象,也促进了本地民间的情感交流,柴湖义工在这方面将会做出更积极的贡献。

此外,从微观层面上讲,还有很多方面的具体的连接。比如和其他团体的连接,包括各类义工组织,也包括商会、户外团体、文化艺术团体以及机关、学校、媒体、网站等,也连接高校研究所,让他们来到柴湖、了解柴湖、研究柴湖,协助大学生来柴湖做社会实践。更重要的的,还有思想观念的连接,把先进观念传过来,把本地的经验传出去。还有和柴湖游子、在外乡贤的连接。还可以有其他方面的连接。根据这些思路可以组织出很多活动和项目。

至于“互助共进”,义工之间的互助共进是重要的一方面。公益,公益,对大家都有益才叫公益。义工是一个友爱、包容、互信的群体,也是学习型组织,团体的存在给了大家一起学习提高和成长的机会。柴湖义工也已经开始从单纯助人向互助共进转型。

同时,这种互助共进是指与外地公益组织和公益人之间。柴湖义工是一线公益组织,有天然的基层优势,可以为其他社会组织提供信息、走访调查、发放物资等诸多便利。近年除了义工以外,学者、作家、社会实践的大学生等已经有很多人到过柴湖,可以说柴湖给其他地区的各界人士提供社会实践的机会、了解国情的机会,给他们提供了舞台。当然,在这当中,我们的视野和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不能形成依赖思想

就是在“连接城乡 互助共进”中,我们学会了做项目。第一个项目是2018年的“公益小天使项目”,在柴湖做了一年后就引进到钟祥城区其他乡镇,大家一起玩一起向前跑。后来,我们又先后开展了荆门公益木兰、周末课堂、儿童服务站(壹基金)、平安小课堂(壹基金)、温暖四件套(湖北省慈善总会)、柴湖小屋、筑梦空间、为您安个家等20多个公益项目。

大柴湖义工发展到现在,有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除了小伙伴们的坚持和努力外,政府和一些基金会也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比如,政府为我们提供了1000平米的办公场地,在一些活动上也提供各种资源便利。壹基金给组织提供资金和专业知识的培训和孵化,让我们能够更加专业的发展。

后期,我们还希望政府和基金会能多给一些资金和专业知识的培训,没有政府的政策支持,以及基金会的赋能培训,一线草根组织要想发起起来,是很难的。当然,草根组织也要跟上来,既要懂政策,也要明确基金会的需求,不能形成依赖思想。

人们常说,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持续地做好事。这15年的公益历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首先,是刚开始做公益时,家人的不理解,说卫生室已经很忙了,怎么还去做那些费时间又花钱的事情。我耐心解释,农村娃不上学就没前途,孩子们没前途,我们的家乡怎么能发展起来呢。当时我也伤心难过,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这么多年下来,家人也早已理解了。

还有同伴们的误解。2020年,开发区政府免费为我们提供了1000平米的办公场地毛坯房,承诺给我们一点装修费,远远不够。我只能发动各种资源筹款筹物。结果有同伴就质疑我是有利可图,不然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大精力呢。我告诉他们,我是真心想搭建一个基地,更好的对接各种资源,如果为了钱,我做公益还能坚持到现在吗。

我们也面临很多困难,最主要的是两个:一是在乡镇上非常缺少可利用的资源;二是缺人才,大柴湖人多田少,家庭大都不富裕,有能力都出去了,能留下来的人很少。

发挥基层优势,探索多种发展模式

目前,大柴湖义工的义工人数已经达到了400多人,也是一个不少的公益组织了。所以必须要考虑未来的发展。

最基本的是,我们是要发挥好我们的基层优势。一是为暑期大学生社会实践提供本地资源对接和帮扶,帮助他们完成暑期支教和社会调研。从2014年开始,湖北经济学院的暑期支教队到大柴湖支教和社会调研一直持续到2019年暑假,从最开始的一支到后来的三支,还有华中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元培学院都来参与过。2018年暑假湖北省希望家园现场会就在我们这里召开,今年苏州大学的师生还专程过来对接。

二是我们可以为专家学者,研究移民、公益和农村提供资源对接服务,帮助他们完成社会调研。三是可以为城市里面的爱心人士、组织提供帮扶资源,因为我们身在基层,手里掌握很多有需求的信息。可以为城里面的家长带孩子乡村体验提供对接服务。第四,我们还可以为政府、企业、爱心组织和个人提供专业化的志愿服务,帮助他们完成他们想做的事,提升他们的获得感,参与感。

当然,对于大柴湖义工的未来发展,我们还有很多规划和设想。比如,我们想组建大柴湖曲剧团,来自河南淅川的移民,特别是老移民都热爱河南曲剧,目前还有部分身体健康的老艺人,我们前期通过发动寻找,已经走访谈心聚集了一部分老艺人,把他们聚集起来在我们搭建的基地里唱曲剧排练。然后,再请专业老师对那些时间充裕又有点功底的身体健康的老人进行培训,最后再推向市场,通过文化交流打通南水北调文化交流的大门和本地演出为诸位老师谋求生存的基本保障。目前第一步已经完成,已经进入第二阶段。

大柴湖因南水北调工程开工建设而搬而迁而建。我们还计划联系南水北调引水渠沿线公益组织交流合作,通过公益项目,文化,长寿产品交流合作。宣传家乡人民为了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奉献精神。今年计划初步顺引水渠走到平顶山。

另外,我们也计划通过开办社会企业来实现机构的自我造血功能,公益组织不能总是等靠要,而是要寻求自我发展之路,社会企业应该是一种比较有效的途径。现在,湖北朴千工艺品有限公司为了支持我们大柴湖义工发展,在我们这里设立了“扶贫车间”,交给我们运营,给予我们补助做为我们的运营经费,这是一种不错的模式。

后期呢,我们也会成立自己的社会企业,依托世界长寿之乡的品牌做一些艾制品和丝瓜络鞋垫等大健康手工制品和葛粉、蟠龙菜等本土特色的长寿食品,通过市场和公益相结合的方式,助力大柴湖义工的可持续发展。

不管怎么说,我今生既然已经跟“义工”结缘,一辈子都会做义工,不会放弃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747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