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仅用2年就被多省推广,这个项目做对了什么

时间:2021-7-8 10:43 | 作者:马广志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229
更多
一个好的公益项目应该是什么样的?由团山东省委、山东省青联、山东省青基会发起设立的“希望小屋”无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样板。

“希望小屋”以环境改造为切入点,以居住条件综合改善为宗旨,为无独立居住和学习空间的8至14岁儿童改造居住环境,促进孩子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引导家庭追求健康的生活方式,营造体现精神面貌和生活追求的温暖空间。

就是这样一个惠民项目,从山东省泗水县的“温暖小屋”到山东全省的“希望小屋”,再到江苏、湖南、重庆、山西等地陆续推广,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

“一个是孩子生活空间前后的对比,另一个是孩子入住前后精神面貌的对比。这种实实在在的变化是捐赠人能看得到的。”谈到该项目发展如此迅速的原因,泗水县微公益协会会长孙建涛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深入了解孩子及其家庭,才能挖掘出真实需求

泗水县微公益协会是2016年1月在泗水县民政局注册成立的。成立之初,协会对孩子的帮扶主要是以资金和物资为主,协会有什么就给什么,以需求为导向。

但随着对孩子们了解得深入,泗水县微公益协会意识到钱和物资可能并不是孩子真正的需求,也不是孩子真正想要的。很多孩子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指引和情感上的陪伴。做公益,应该是孩子们需要什么,协会就应该给孩子们什么。所以,第二年协会考虑转型。

泗水县微公益协会制定了“项目化运作,专业化服务”的工作原则,提出要做孩子们最需要的公益。志愿者开始深入到孩子们家庭中去,了解并挖掘他们的真实需求,发现那些普遍存在的问题,然后设计一个项目去解决这些问题。这几年来协会开展的一系列项目就是这样一个个跑出来的。


2017年,协会志愿者走访到一个家庭,女孩上小学五年级,父母离婚后,跟爸爸共同生活在一个房间里,床挨着床,而且爸爸整天喝酒,夏天就穿个短裤。女孩已经12岁,这对已经处于青春期的女孩的身心健康成长是非常不利的。

在征得家人的同意后,协会帮助在房间里做了一个隔断,为女孩做了一个独立的生活空间。开始只是想解决这个孩子的问题,并没有想到要开展一个项目。

经过两天的施工,隔断就完成了,只花了3000元左右。在后续的回访中,协会发现女孩的变化非常大,也就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之前她在学校能多待一会儿就多待一会儿,现在放学后就愿意回家到自己的房间里安静地学习。她很喜欢这个房间,每天都打扫得很干净,床铺收拾得很整齐,可以说这个小房间改变了她的生活习惯和行为习惯,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

从那时候开始,协会有意识地开始筛查县域中所服务的孩子中还有没有类似的情况。结果发现,这并非个案,很多失去母亲的女孩大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和异性长辈生活在一起,没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所以在2017年做完这间小屋后,第二年,协会就把它作为“微爱1加N成长计划”的一个子项目上线,取名为“温暖小屋”。家就应该是温暖的,但这种缺失了母爱或父爱的孩子,由于监护人忙于生计,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们往往很少能感受到温暖,协会希望孩子们通过这个项目能够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到2019年,协会又对项目做了优化和升级。一是对小屋的建设流程进行标准化、模块化和流程化的设置。水泥、地板、板材、灯、家具等全部采用符合国家相关技术标准的绿色环保产品,同时竣工后请第三方进行检测,确保小屋没有任何污染再让孩子入住;二是对跟踪服务也做了升级,现在有一个大学生团队和一个志愿者团队长期对这些受助对象进行跟踪服务,不断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小屋的建设比较复杂,不单单是给孩子打造一个生活和学习的空间,后续的跟踪服务才是关键。

首先在小屋建设过程中,要跟孩子们的监护人签订使用和管护协议。比如,不允许家长把任何不属于孩子的物品放到小屋里,否则今天放袋粮食,明天就有可能把自行车推进去;不允许家具挪为它用;也不允许家长替孩子打扫卫生等等。

其次是孩子生活习惯的养成。这些贫困家庭中的孩子,往往没有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比如有的从小到大就没叠过被子。小屋交付给孩子时,如果孩子还延续之前的习惯,那不到一个月,小屋可能就面目全非了。所以,协会重点做孩子后续习惯养成的跟踪,被子要叠、衣服要挂起来、保持地面干净、物品摆放要整洁等。这种跟踪服务,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此,协会专门成立志愿者队伍,专项负责小屋的回访工作。


第三,就是项目的延伸。生活空间改善了,生活习惯也养成了,但这些都无法弥补母爱的缺失,所以协会设计了“微爱妈妈”项目,向社会招募了妈妈团队,通过专业服务,为孩子们提供情感陪伴。微爱妈妈数量比较少,而需要妈妈的孩子比较多,一个微爱妈妈可能要负责五六个孩子。每月集中两天的成长营,让微爱妈妈全天候从衣食住一体化地集中陪伴孩子,记录孩子成长中的一些问题和变化,并进行反馈。

所以,一个有效的公益项目一定要对孩子的情况深入了解,对孩子的家庭情况进行深入了解。如果不了解服务群体,怎么能找得到真实的需求?而且,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性别,需求往往是不一样的,项目团队需要更用心、细致 。

在“希望小屋”的运营中,还要考虑和管控一些风险因素:家具和建筑材料的质量,会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因为房间比较小,一般不超过十二三平方米,如果材料不合格,对孩子的伤害不是一天两天,这是协会会长孙建涛当时最担心的。所以,在“希望小屋”建设标准化后,用的都必须是通过国家认定的绿色环保产品,上午建好,下午就能入住。

其次,要考虑小屋使用的有效性。就是建好一间小屋,孩子和家庭能否按照项目的要求有效的使用。为此,团县委和微公益共同建立了“提报、回访、复核、评审”四重筛选制度,从急需程度、房屋权属与空间结构、家庭卫生环境情况、学习成绩、礼仪礼貌、配合程度、日后维护预估、年级年龄、可塑潜力等9个方面进行打分,最终得分60分以上为评审通过,可以实施小屋项目。

还有一个风险,就是由于监护人的身体状况对小屋造成的破坏,比如孩子的父亲或母亲有精神类疾病,可能会破坏小屋的设施。这种情况也遇到过,只能在回访时修一下,很难真正解决。

做公益的最高目标,就是希望更多的人受益

孙建涛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山东省政协的群众代表,一个是山东省青联委员。在2019年省政协活动中,他介绍了“温暖小屋”的情况,得到大家的认可。

当时,团省委专门派出工作组实地到泗水进行调研,查看小屋建设和使用情况,随后,又聘请专业的老师梳理了“希望小屋”项目执行手册。最终,团省委把“希望小屋”定位为山东希望工程转型升级的重要突破和助力脱贫攻坚、 全面小康的有力抓手,并在全省范围内进行推广。

这相当于协会培育多年的项目终于得到了认可,并作为标准化的项目进行推广。而且,团省委把建设目标定在了一万间,并且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项目筹款,会有更多孩子因这个项目受益。

今年5月31日,团省委在“希望小屋”一周年活动上宣布,项目累计募资超过1.4亿元,已建、在建小屋10092间,覆盖山东省16个市、136个县区,170多家青年社会组织积极参与,20184名志愿者结对小屋受助儿童,为更多困境儿童撑起一片蓝天,送去一份希望。这期间,中央电视台也做了报道,现在“希望小屋”已经成了团省委的一个品牌项目,成了希望工程的升级版。

在这个过程中,江苏团省委、湖南长沙希望办等多家单位也到泗水调研“希望小屋”的建设情况,纷纷启动小屋建设工作。截止目前,江苏团省委的4710间“梦想小屋”已经交付使用。

孙建涛说:“我觉得做公益的最高目标,就是希望更多的人受益,特别感谢团省委的支持,推广的力度特别大。每个领导都非常支持希望小屋的建设,邀请了专业的社工机构帮助梳理、总结、归纳、规范,为这个项目的规范化、专业化运作和推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泗水微公益本身在这个过程中也受益匪浅,对我们后期运作其他项目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大家能够看到项目的成果,也就是受益人的变化。一个是孩子生活空间的前后对比,另一个是孩子入住前后精神面貌的对比。这种实实在在的变化是捐赠人能看得到的。

如果你给孩子捐钱,但这钱究竟是否被监护人花到了孩子身上,是看不到的。但是空间的改造,不但能眼见为实,而且会永远使用下去。

而且,这个项目更大的意义在于,小屋的作用不仅仅是这一代,下一代都会受益。因为女孩以后也会成为一个母亲,这种安全私密的空间对她的成长有非常大的正面影响,帮助她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这必然会影响到她以后也会用这种方式去教育自己的子女。

其次在项目推广中,团省委做了大量的工作。首先是项目的资金保障,短短的时间内就筹集到1.2亿元,保障了项目的前期推广;其次,各级团组织总动员,联合当地社会组织迅速找到符合建设条件的孩子,将这一惠民政策落实到实处;再次,在后期小屋的维护方面,各地团委采取各类措施,丰富多彩的活动,保障了希望小屋的整体效果。

同时,县政府对“希望小屋”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县委县政府班子各捐建了一间希望小屋,同时,还把“希望小屋”建设纳入“2021年为民十大实事”之一。不但支持这一个项目,政府在支持泗水整个县域的公益生态建设上的力度都非常大。

从县级层面进行体制内的全面发动,为县的公益组织发展创造条件,为他们协调办公场地、加强资金支持、推广公益活动等。去年99公益日期间,泗水全县有14万人次参与了捐款,在泗水形成了良好的公益氛围。

到目前为止,泗水县的“小屋”已超过了320多间,今年通过两轮的摸排,计划还要建110间,目前已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39间。

一个好的项目,从孵化到标准化推广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希望小屋”的推广得益于团省委和各级团组织的关注和关爱,才能使得这个项目在全省和全国部分省份进行推广。

下一步,协会将围绕“希望小屋”项目的后续服务,开展一系列的陪伴服务。在孩子们享受到物质空间改造的同时,丰富孩子们的精神陪伴,让孩子们有个健康快乐的童年。

同时,协会将邀请专家学者不断优化现有的项目,形成标准化的输出,积极构建乡村儿童服务体系,形成乡村儿童服务标准,打造乡村儿童服务网络,把协会的优秀项目通过公益小伙伴进行传播。


(本文根据马广志与孙建涛采访内容整合,配图由孙建涛老师提供)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22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