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郭刚堂寻回儿子,愿人间无失孤天下皆团圆

时间:2021-7-15 14:23 | 作者:佚名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033
更多
郭新振回家的路,走了整整24年。

7月13日上午10点,公安部召开“我为群众办实事”系列新闻发布会,对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寻子案侦破情况进行了详细披露。

据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山东、河南、山西等地公安机关密切协作,通过DNA比对成功找回电影《失孤》的被拐儿童原型郭新振,并顺线侦查,抓获2名“人贩子”。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为郭刚堂、郭新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

认亲仪式上,失散24年的家庭终于团聚,一家人紧紧相拥而泣,这样的画面让人动容,唯此可以沉痛一哭。

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聊城为郭刚堂、郭新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图片来源:公安部

千里寻子,时间不负郭刚堂

这是一条漫长的寻子路。

1997年,郭刚堂27岁,结婚三年,有一个爱他的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三岁儿子。家住在山东聊城的一个村里,郭刚堂每日跑一跑拖拉机运输。

一天傍晚下班后,郭刚堂发现村口到家门口围了很多人,感觉事情不妙,凑上去一看,原来是自己家的孩子找不到了。

那天孩子自己在外面玩,妻子在屋子里,孩子却悄无声息不见了,郭刚堂的儿子郭振,当时才2岁5个月零17天。

村里的老者拉着他的手告诉他,娃可能被拐了,让他不要担心,赶紧想尽一切办法找孩子。

这一瞬间,郭刚堂好像被电击了一般愣在原地,之后突然跪倒在地,一边哭一边磕头,请求乡亲们帮忙寻找。

乡亲们都是热心人,当即组成了3个100多人的小组,分别到路口、汽车站、火车站找人。

大家还自发凑了5万块钱,帮助郭刚堂寻找儿子。

实在没有办法,最后郭刚堂选了一条最笨的路。

1999年,他只身离开家,将“命运”的“命”字写在自己的手心里,骑上摩托车,载个箱子,箱子里装满了妻子做的葫芦烙画一路上边走边卖当做盘缠,并在摩托车尾部插了一面“寻子旗”。

这面旗子上是儿子郭振小时候的照片,他想靠这样的方式,增大自己寻找孩子的机会,或许哪个人曾经碰到过自己的孩子,就能这样联系到他呢?

儿子被拐后20多年里,郭刚堂孤身骑着摩托车外出寻子,他抓住每一丝可能的线索实地考察,寒来暑往,风餐露宿。

图/电影《失孤》剧照

数十个省份,骑行50多万公里,报废10辆摩托车……这些数字,表征着一个父亲孤苦的寻子路,以及永不言弃的决心。

在路上,郭刚堂尝尽人间冷暖:遭遇车祸、被人欺凌,也曾遇到好心人于绝处逢生。

作为一名父亲,他从来没有放弃,他相信守得云开见月明,而时间,终于不负他的努力与坚持。


发光发亮,让爱回家

漫长的寻子路,郭刚堂事实上早已经把它当成了一场修行。郭刚堂不仅自己寻子,对于有同样遭遇的人,他感同身受,无私无畏,收集孩子、老人走失的线索,帮助很多失亲家庭团聚;并将儿童安全的科普知识放在社交媒体上与大家分享,其“天下无拐”的愿景深深触动了每一位父母的心。

2012年,他创办了天涯寻亲网——“无论你在哪里,都要找到你,寻亲到天涯”,开始借助互联网帮助失亲者寻亲寻家。


2014年,他出资创建了“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协会宗旨是“让爱回家,万家团圆”。

在担任首任会长的同时,他配合相关部门收集、整理、比对寻亲信息,用寻亲路上的切身经验,为失亲群体免费提供帮助,还联合各地志愿者,帮扶失亲失联家庭,将其打造成为全国性的寻亲平台。

通过这个网站找到亲人的人有很多,他们送去的锦旗挂满了整个办公室。

或许我们不能称其为“事业”,但郭刚堂已经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打拐”,他专注的不仅仅是找到自己的儿子,更是找到全国每一个被拐的孩子,让所有失散孩子的家庭得以团聚。

“全民防拐”依然任重道远

郭刚堂找到自己被拐24年的儿子,犹如劫后余生,众人欣慰。而这背后,其实埋藏着一个所有人“天下无拐”的梦想。

郭刚堂找到儿子了,可是,还有多少被拐的儿童,不知自己被拐的身份,活在一种身世迷局里,又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终日悲伤祈祷,期待奇迹发生?

目前我们没有找到一个全国被拐儿童的总体数据,不过从2016年公安部上线的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可以据此了解一些情况。

该平台2016年上线,截至“团圆系统”上线5周年的2021年5月15日,平台共发布儿童走失信息4801条,找回 4707名儿童,找回率为98%。

如此之高的找回率避免了许多个家庭的悲剧,不过几年之间数千名儿童走失,也说明,我国儿童走失、被拐卖情况依然不可轻视,也还有不少家庭正在经历子女被拐之痛。

郭刚堂二十几年来千里万里的跋涉,而今终于迎来了与儿子的相拥,这是人间最动人的场面。

但是,只要还有一个儿童被拐卖,只要还有其他郭刚堂在苦苦寻找自己的骨肉,那儿童拐卖给社会带来的伤痛,就无法被抹平。

近年来,我国反拐的法律、法规进一步健全,多部门反拐机制得以建立,国际合作日益增多,诸多科技手段也被运用于反拐工作,这些看得见的进步,为无数个儿童与家庭织就了一张严密的保护网。但反拐工作是一项长期事业,社会的“防拐”意识依然需要始终在线,不能放松。

郭刚堂这条寻子路,足足走了24年。24年,他容颜老去,头发花白,被拐的儿子也已长大成人,如今爱子被寻回,足可宽慰一路风尘。

《失孤》终团圆,我们更祈愿天下无拐,人世间不再有如此这般的离散!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033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