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阿富汗巨变下,妇女的反抗和绝望

时间:2021-8-19 14:02 | 作者:佚名 | 编辑:csrworld | 点击:780
更多
在塔利班攻入首都喀布尔后,不少阿富汗女性陷入深深的恐慌,她们担心自己将重新受到塔利班在1996-2001年掌权时的束缚。

在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掌权期间,女性无法工作或接受教育,从8岁起必须穿着罩袍,由男性亲戚陪同才能走上街头。她们不能穿高跟鞋,不能骑自行车或摩托车,没有监护人也不能叫出租车,不能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女性不得出现在广播、电视或公共集会上。

塔利班在8月17日表示,他们允许阿富汗女性正常工作、接受教育、过正常的生活。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称:“我们保证不会发生针对妇女的暴力事件”,“对女性的偏见是不允许的,但伊斯兰价值观是我们的框架。”

但现实中,阿富汗妇女的情况似乎并不如此。

本文内容选自《卫报》与阿富汗鲁克莎娜媒体合作的文章,关注阿富汗当地不断升级的危机如何影响当地妇女和女孩的生活。

“我从未想过我不得不穿上罩袍,我将不再是我”
作者:Zainab Pirzad, Atefa Alizada

在喀布尔的一个市场上,阿雷夫的商店生意很红火。乍一看,他商店的墙壁似乎被蓝色织物的褶皱所遮盖。仔细一看,几十件蓝色罩袍像幽灵一样挂在墙上的挂钩上。

几十年来,传统的蓝色阿富汗罩袍是阿富汗妇女在世界各地的身份象征。罩袍通常由厚重的布制成,专门用于将穿戴者从头到脚罩住。在眼睛附近有一块网状织物,妇女可以通过网状织物向外看,但没有人可以看到罩袍内部。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塔利班掌权期间,要求女性穿着罩袍的服装令被严格执行,如果在公共场合不穿这种服装,妇女就会受到塔利班“道德警察”的严厉惩罚和公开鞭打。

在2001年塔利班政权倒台后,尽管许多女性选择继续穿罩袍以遵守宗教和传统信仰,但全国各地数百万女性拒绝继续穿着罩袍,这成为了该国妇女迎来“新曙光”的象征,她们能够再次决定自己穿什么衣服。

现在,在塔利班看似势不可挡的攻势下,那些还记得曾在塔利班统治下生活的日子的女性们,又一次把罩袍从满是灰尘的储藏室和橱柜里拿了出来。

26岁的哈比巴(Habiba)的父母恳求她和她的姐妹们在塔利班进入城市之前穿上罩袍,但她拒绝了。“我母亲说我们应该买一件罩袍。我的父母很害怕塔利班。我母亲认为,她能保护女儿的方法之一是让我们穿上罩袍。”“但我们家里没有罩袍,我也不打算买。我不想躲在像窗帘一样的布后面。如果我穿上罩袍,就意味着我接受了塔利班政府,给了他们控制我的权利。穿着罩袍是我作为囚犯在家里服刑的开始。我害怕失去我争取来的一切。

在喀布尔,悲伤和恐慌的情绪淹没了阿富汗首都的女性。这里三分之二的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大多数妇女从未在塔利班控制下生活过。对于年轻一代的女性而言,她们将失去曾拥有过的自由,却无力抵抗;而对于经历过塔利班政权统治的妇女来说,这无疑是噩梦的重演。


“无处可去”:塔利班逼近,离异的阿富汗妇女正处于危险之中
作者:Lida Ahmadi

在阿富汗有一句老话,概括了这个国家对离婚的看法:“女人离开父亲家时只能穿着白色的新娘服,回来时她只能穿着白色的裹尸布。”

在这个极度保守的父权社会,违抗传统寻求离婚的女性往往被家人抛弃,被阿富汗社会所排斥。她们必须为自己争取一切的基本权利,例如租房的权利,这需要男性亲属的参与或保证。

罗基亚(Roqia,化名)和塔希拉(Tahira,化名)分别在七年和八年前离婚,她们现在合租一套公寓。

罗基亚离婚后,她被家庭和社区抛弃,“我的母亲和其他亲戚都排斥我,说我没有听从他们关于离婚的建议。他们反对离婚,所以我在他们家里不再有一席之地。”同样的,塔希拉离婚后,就被家人抛弃了。“他们不和我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也不碰我做的食物。他们会告诉我,‘你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你煮的东西是不干净的。’”

随着塔利班对喀布尔的控制持续收紧,她们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在许多被塔利班占领的地区,新的规定已经实施,包括限制妇女行动。在没有男性监护人陪同,或没有穿着覆盖全身的传统罩袍的情况下,妇女不允许离开家门。

不断升级的暴力迫使许多阿富汗人逃离家园,但独居的离婚妇女发现自己遭到了孤立,无处可逃。

然而,最可怕的是强迫年轻女孩和寡妇嫁给塔利班战士的行为。“我们非常担心塔利班的强迫婚姻。如果他们像这样来找到我们,我们会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将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塔希拉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780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