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王振耀:家族基金会是未来公益发展的潮流

时间:2021-12-30 16:27 | 作者:社会创新家 | 编辑:csrworld | 点击:729
更多
公益慈善是企业家的“必选项”

《社会创新家》: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提出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这一提法,将影响企业家的公益捐赠出现怎样的变化?

王振耀:毫无疑问,企业家将会更多投入到公益事业中。当下,社会政策整体发生一个大转型,转向共同富裕的新方向,第一次、第二次与第三次分配共同协调,共同纳入基础性制度安排。在这个大背景下,对很多高收入人群而言,公益慈善将不只是一个“备选项”而是一个“必选项”,这将对企业家提出更高要求。

从宏观政策上讲,两极分化一定是要避免的,不能走到一个社会动荡的边缘,整个国家需要思考下一步发展的方向性问题。我相信,对企业家而言,也要思考这个问题。既然从制度上为企业家做公益创造了宏观环境,那企业家群体就要思考如何参与第三次分配,同时也要在第一次与第二次分配上有所作为。

在这些背景下,企业家的经营方式、财富观都会发生深刻变革,中心点还是围着“共同富裕”来的。这不仅对企业家做慈善,也会对一系列社会政策产生影响,这些基础性制度安排都要考虑进来,而不只是简单地做善事。

《社会创新家》:国家倡导第三次分配,企业比以往更重视履行社会责任,参与第三次分配的企业数量、投入金额都比之前更多更普遍,问题是,企业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创新且有效率地参与第三次分配?

王振耀:当我们行善的时候,要与政府形成一种互动,企业不要唱独角戏,要与政府、社会形成一种良性互动,关注政府、社会在高质量 发展阶段有哪些做着不太容易但确实需要解决的问题。企业可以从满足政府、社会双向需求出发,这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效应。

比如我们的医保,如何形成一套政府、社会和个人之间多层次的、良性的社会救助体系。这不是要大家都拿多少钱,而是多方合作。企业可以多关注这种国家倡导的社会工程,包括儿童、老年、残疾人等方面的社会工程。当下社会转型在这些方面遇到挑战,企业需要留意这些公共服务类项目,及时参与进来,这样会产生更大的社会效应。

因为中国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是追求“经世济民”, 是追求“民本主义”,以民生为本,那么企业家做公益就要与中国经济发展做好结合,特别注意做好“善经济”的发展,将公益的良善与经济事业的发展结合起来,从而激发出各方面的创新。

中国的企业家做慈善,一方面要在大灾大难时有担当,同时企业家也要擅于创造一种创新机制。企业家在做慈善时不应停留在捐赠物资层面,还要更富创新精神,更好地应用公共智库,来设计更多富有社会创新性的项目。譬如,如今很多企业家已经在从事一些更落地更有创新性的活动,包括回报家乡、社区,与中国传统结合得比较好。企业家与政府的宏观政策相结合,如此从事公益慈善就能惠及更多人,更具包容性。

《社会创新家》:具体在落地执行方面该怎么做?企业如何捕捉到那些满足政府、社会双向需求的重大有社会工程意义的项目?

王振耀:这种社会工程意义的项目是需要探索的,企业在做项目之前要有社会咨询意识,与政府、公益慈善各界人士一同研究,而不是简单把钱撒出去造影响,要形成一套机制,将企业行善与社会联系起来,回应那些政府暂时遇到的、需要社会支撑的问题。

企业与政府、社会之间形成一种对话互动,借鉴多方经验,构建良性机制,这样比“一捐了事”更好。

善经济时代,企业家引领商业向善

《社会创新家》:中国的基金会一直是企业基金会居多,企业家的个人或家族基金会并不多,接下来可能呈现怎样的发展态势?

王振耀:家族基金会会逐渐增多,大家会注意到一个信号,总书记注重家庭、家教、家风的建设,也有相关的论述,一些表述非常实在。比如谈到对亲朋好友要一视同仁,不能给予特殊的照顾,这不是帮对方,而是害对方。家既然不是搞特殊利益的地方,那家是什么,家可以用来做慈善,成为慈善的单元。按照这样背景,家族基金会将来会越来越多,这样才方便大家向善,行善,也有利于家风建设。

当然,具体对慈善事业的运营,可能不是家族里的人,而是专业的公益慈善团队。总之,这种家族基金会是一个未来公益慈善发展的潮流,也会刺激一批专门从事公益慈善的人成长起来。

《社会创新家》:在第三次分配大力推动下,目前公益行业的发展水平,例如基金会,能否很好地接住突然而来的发展?

王振耀:肯定接得住。一般说善,特别是在中国的体系、国情下,各方面制度体系都会为行善开辟道路,这个共识是有的。像曹德旺先生捐赠巨额股票,中央的几个部门都予以支持。

我们民族有很强的慈善的基因,在我们的社会环境下,只要是行善不便,不会置若罔闻,也不会被动等待,各方面法律、政策的改变是比较快的。如此助力下,在中国的社会结构背景下,中国的公益慈善行业是可以接得住的。整个公益行业能承载下来,并且越来越多汇集各种善的力量,促成善的创新。

《社会创新家》:在第三次分配的过程中,人人公益、互联网公益将会得到怎样的新发展?

王振耀:在第三次分配的背景与过程中,人人公益、互联网公益当然会有新发展,而且发展还会很快。因为当前中国还有很多存在着巨大需求和缺口的社会服务,比如养老、儿童、残疾人等,这些领域的社会问题和社会需要还在不断产生。

在这些领域方面,相关的人文精神、技术进步、项目设计会相应增强,在公益慈善事业与社会民生的结合方面,会出现更多创新,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这些空间自然也会为人人公益、互联网公益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

《社会创新家》:您多年前提出了善经济,那么在第三次分配进入制度安排之后,善经济会有哪些新的发展?  

王振耀:在善经济的背景下,整个商业向善,而善是一个广义的善,这就要求经济体要担负起社会责任,开创出更多有利于商业、社会和家庭的各种创新项目。在第三次分配、政府倡导推进共同富裕的背景与前提下,善经济有一个特殊的历史机遇,适逢生产力高度发达,与之相匹配的是各种人文精神需求勃发,人们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这期间为善经济的发展提供了爆发性增长的空间,这是一次重要的发展机会。

改革开放以来,许多社会创新是我们前所未料的,我们也没想到社会能发展到今天人均超越一万美元GDP的情况,善经济的时代到来了,还存在巨大的创新与发展空间。善经济不只是经济取得多大的成就, 也是对人们生活各个方面细小的关注与体 贴,是对人们高质量生活的一种追求,是将经济建立在更扎实的民生事业基础上,这是善经济最重要的一个标志。

 《社会创新家》:长江商学院一直倡导“无公益,不长江”的公益理念,推动企业家校友的公益参与和社会创新。您认为长江商学院在第三次分配和共同富裕的背景下可以继续做哪些新的推动?

王振耀:长江商学院是国内少有的率先提出公益理念的商学院。商学院校友们在今年河南暴雨中表现突出,这说明公益教育已经被有机地融合到长江商学院的学习结构中,可以说是长江商学院的一个“发明”。长江商学院在公益理念上是相当领先和靠前的,方向是正确的,结果是明显的,下一步是有意识引导企业家校友们有效地参与第三次分配,在第三次分配中有更好的表现。 

长江商学院可以推动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商学院可以在理论、智库方面做一些推动,倡导同学们来做公益慈善,开创一些能展现长江商学院特色的、有影响力的项目。长江商学院还可以与政府、公益行业开展一些合作,结合国家发展战略,主动发掘一些可以深入的领域,做一些公益示范基地和项目,合力推动社会创新的发生。

《社会创新家》:在共同富裕大政方针下,您对于长江商学院的企业家校友乃至于中国企业家群体有哪些建议?企业和企业家如何能够更加有效的为推动共同富裕贡献力量?

王振耀:企业家群体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大家要珍惜好这次机遇。第三次分配是中国经济和社会的一次大提升,与国家“十四五”规划相连,也和中国实现现代化相连,也与中华文明的崛起相连。中华民族正在以一种善意的姿态崛起,正在承担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责任。

对中国的企业家而言,特别是对长江商学院的企业家校友们而言,这是一次重要的机遇,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我们能否在这个时期创新、创造?能否既把公益做出来,也承接与国家战略发展相呼应的项目?能否擅于引领、擅于创新?时机到了,相应也会有一些理论、观念的调整、价值观的提升,大家要自觉适应这个过程。

为了个体、家庭,也为了民族和人类,这种调整是必要的。在这个时期,企业家要抓住这个机遇,实现一次重大的提升,接住考验,真正在国家大转型的格局中承载起企业家的使命,做出更大的贡献。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72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