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惠若琪:像迷恋赛场一样迷恋公益

时间:2022-3-3 13:43 | 作者:中国慈善家杂志 | 编辑:csrworld | 点击:943
更多
惠若琪,中国女排前队长,奥运冠军。2018年因伤退役,投身社会公益慈善事业,成立“惠基金”,致力于让偏远地区孩子能够得到专业的体育教育。去年开始创业,现为191运动空间创始人、惠动乐体育教育CEO。

她迷恋赛场,却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早早退役,于是,当体育赛事解说员、不定期为山区孩子举办雏鹰运动会、牵头发起VAL排球联赛,惠若琪以另外的方式,继续在她热爱的赛场拼搏。

从2018年2月正式宣布退役至今,不过短短四年时间,惠若琪已经完成从体育人到公益人,再到创业人的三次切换,人生的赛道越来越宽阔。
 
从体育人到公益人

“惠基金”是惠若琪做公益的载体,却并非她公益的起点。早在2011年,惠若琪就通过公益组织,一对一资助一位来自非洲水资源贫乏地区的小男孩,每月捐200元,用于饮用水补助。

大病救治是惠若琪所能想到的最直接的方式。2017年4月,她拿出里约奥运会冠军奖金50万元,成立了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并很快启动第一个公益项目——勿忘我计划。首批受助的3人中,有带惠若琪入门的恩师,也有一起拼搏的队友,他们都因为患有严重的疾病,生活陷入困顿。

那时候,惠若琪只是朴素地希望解决大家的燃眉之急,根本没想过这笔奖金用完了怎么办。整日忙于训练和比赛,也让她无暇顾及其他。

正式退役后,惠若琪全身心投入到公益事业,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运营一只基金并非易事。2018年8月,她将基金更名为“惠基金”,挂靠在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名下。之前连五险一金都不知道怎么交的惠若琪,只能从最基础的财务、管理和组织架构学起。为了补充公益基金管理方面的知识,她进入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学习国际慈善管理专业(EMP)。

2018年,惠若琪探访惠基金云南省龙陵小学支教项目。图/受访者提供

相对于大公益,体育公益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板块,如何将细分的板块做到极致,光理论学习还远远不够。为此,惠若琪也踊跃参加其他公益组织的活动,在参与的过程中积累经验。“看看别的组织如何运营一个活动,怎样的活动能够阶段性地取得一个很好的成绩”,顺便向同行“偷师学艺”。

雏鹰助翔计划就是惠基金和共青团中央以及公益组织“美丽中国”合作开展的。美丽中国在支教领域深耕多年,惠若琪曾去过他们的办公室,对他们的项目管理有着深刻的印象。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公益里很多的内容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触及到的,包括基金和项目的可持续发展。”惠若琪坦言,一开始做公益只是凭着满腔的热血,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力量,达成事业愿景。但进到公益中来,才发现只有将项目做得更加完善,得到更多人的认可,才能吸引更多人持续地投入,基金和项目才能实现良性循环。

这些年来,惠若琪也并非没有迷茫,但她说,即使在迷茫期也没闲着,“只要这件事情我觉得很有意义,就要先去做起来,只有做了之后才能知道适不适合我,对我有没有更好的提升空间等。”惠若琪说,“退役之后,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新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运动员的目标是赢,但惠若琪深知不可能一路赢下去,总会碰到失败的时候,“竞技体育就是在反反复复的输赢之中,不断地让自己强大。做公益也可能会经历失败。”在她看来,这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如果失败,那就再从零开始呗。”
 
让体育给孩子带来梦想

随着社会各界对退役运动员困境的关注,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甚至是国家专项基金都纷纷开始进入这一领域,“勿忘我计划”进行两批帮扶救助后,惠若琪开始思考基金的转型。

对于惠若琪而言,体育除了给过她荣誉,更是在她成长过程中有着别样的意义。从小因为身高而曾经饱受异样眼光困扰的惠若琪,正是因为进入到排球队,才找到了自信,人生从此盛放。也正因为如此,她相信体育能影响人们的价值观,帮助孩子们塑造体魄和品格。

2017年,惠若琪在青海一所小学与小学生练习排球。图/受访者提供

知名主持人白岩松曾说过,“体育不仅是教会年轻人如何在规则的约束下去赢,还会教会孩子们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惠若琪对此尤为认同,“这其实也是我们所倡导的。”

从捐赠体育用品到捐赠体育教室,惠若琪发现,孩子们缺乏的不光是体育用品,更是专业的体育教育,更加系统的体能规划。而实现这一切的关键,是更多的体育支教老师。体育支教项目“雏鹰助翔计划”应运而生。

一开始,惠若琪利用体育明星的影响力,到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5所师范院校宣讲,呼吁大学生们参与支教。后来,惠基金和共青团中央合作,借助西部计划的东风,招募了很多来自城市的大学生。

有了稳定的师资来源,惠基金和美丽中国只需专注为志愿者赋能,提供培训、体检、交通等费用,让他们到偏远地区给当地的孩子支教一年,定向教体育。

不过,期间也遇到不少问题。“有时候我们将体育老师派过去了,可当地的校长希望他们也能教数学、语文等学科。这些学校都没有一个专业的体育老师,而在我们的期待中,孩子们的体育课也绝对不只是去操场跑一跑跳一跳。”惠若琪说。 

“扶贫先扶智”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句口号,但在惠若琪看来,扶智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好的身体,所有的一切都是零。因此,她更习惯在“扶贫先扶智”这句话后面,再加一句“扶智先扶体”。这样一来,雏鹰助翔计划和其他公益支教项目相比,就有了差异化。

2017年,青海惠基金雏鹰运动会。图/受访者提供 

雏鹰助翔计划项目中,老师支教的时间是一学年。惠基金给支教老师支付每月2800元的基础工资,一学年项目期满,惠基金还会对教学成果进行评估,提供相应的奖学金。

目前,惠基金体育公益项目学校已覆盖广东、广西、青海、云南、贵州、江苏等省区,受益学校近30所,爱益总人数超3万人。

这是一个由点及面的过程。刚开始,惠基金主要和教学点直属的小区域教育部门做资源的相互嫁接,但随着项目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们开始直接同当地的市政府和教育部门合作,将体育支教的影响力由一个教学点扩展到一片区域。

在一个地区形成规模后,惠基金开始联合片区内多个学校,开启雏鹰运动会,每次都会邀请一名知名的运动员和孩子们互动。“孩子们都挺兴奋的,其实也是在他们的心里埋下一颗小小的种子。”惠若琪说。

从体育教室到体育支教,再到雏鹰运动会,惠若琪的公益版图越做越大,基金和项目的管理也越来越游刃有余。这些年,她带着项目到一些企业募集资金,或者通过99公益日、慈善拍卖等方式募捐,为惠基金的持续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2018年,惠若琪在龙陵小学支教。图/受访者提供

在惠若琪看来,做公益最困难的是招募人才。公益行业的薪资水平较低,大多数人只是靠着情怀做事,但对于基层的工作人员来说,也需要保持生活的稳定和体面。这些年,支教老师项目期满大多回到学校,只有少数留下来,惠若琪希望以后能够招募更多来自项目地的大学生,吸引他们回家乡任教。 

除了体育支教,惠若琪还有一个梦想——办一场属于乡村孩子的“奥运会”,让他们代表自己的学校出战。

“如果我们能办成这种综合性的运动会,就可以让他们走出山村,代表各自的学校去做竞技的展示,再将这种体育精神重新带回学校,掀起体育的浪潮。”惠若琪歪着头畅想着,眼里闪着光。
 
商业支撑

惠若琪说,之前她从事的是竞技体育,目标感特别强,日复一日地训练,为的是能够达到最好的状态。但退役后,她反而比较享受平静的、细水长流的感觉,公益成为一种很好的输出口。

2017年,青海惠基金雏鹰运动会。图/受访者提供

惠若琪说,自己当妈妈后泪点变得特别低。2020年10月27日,惠基金在武汉召开雏鹰运动会,当时武汉刚刚战胜疫情不久,整个城市还在复苏的阶段,惠若琪希望通过一场运动会,更多地激励到刚刚度过晦暗时刻的人们,尤其是孩子们。当时,惠若琪已经怀有身孕,开幕式上,武汉市青山区钢城第四小学的小朋友们表演着节目,看得她热泪盈眶。“因为要当妈妈了,听着孩子的欢声笑语,感受特别不一样。”她说。

这两年,因为疫情防控原因,惠若琪去项目地探访的机会也变少了,但她会委派其他老师,或采用线上的方式,对支教老师进行阶段性赋能和生活上的沟通。疫情确实对支教项目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很多支教老师和他们的家庭对长达一年的支教产生顾虑,这期间,很多老师都流失了。

如何赋予公益不一样的价值?如何才能有可持续性?这是惠若琪在退役不久的一次演讲中提出的问题。她开始去思考,需要一个商业支撑,来反哺到公益上来。

她依然保持着体育明星的影响力,也深谙如何更好地利用。在惠若琪的规划中,退役后分成三个阶段。刚退役做公益其实是一个反哺阶段,将自己的能量带给需要的人。接着是经验和人才积累阶段,为创业做好准备。第三步就是实战操作,打磨自己的团队和方案。

2021年3月,惠若琪开始创业,在厦门打造了一所体育综合体——“191运动空间”。惠若琪对这个创业项目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从场馆选址到室内装修,到商户引进,她都亲力亲为。

选择在此时创业,惠若琪的内心是忐忑的。疫情常态化对体育行业非常不友好,她身边很多体育创业者都被疫情打倒了,但是惠若琪和合作伙伴认为,疫情刚刚过去一段时间,国人已经将身体健康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而在这个时候去拓展排球产业应该是恰逢其时。于是,惠若琪用自己最喜欢的粉色,打造了一个满足她所有想象的排球馆。 

191运动空间内的项目种类多样,足球、排球、篮球、游泳、乒乓球、运动康复项目等,惠若琪希望能利用其他项目来孵化排球项目,“这毕竟是我们的梦想”。在这个过程当中,惠若琪又希望能够嫁接一些公益活动,比如号召来到这里打比赛的人们一起做公益。“其中有很多相辅相成的内容,可以让更多人关注体育公益这个领域。”

 不久前,VAL全国联赛总决赛在厦门191运动空间落幕,今年的VAL不只是比赛,还承载了文化推广的重任,包括策划排球嘉年华、跨年活动等。惠若琪希望通过破圈的形式,让更多年轻人喜欢上这个运动。

191运动空间是惠若琪进入体育产业的重要一步,也是她打造产业联盟的重要一环。阶段性的胜利让她对未来充满信心,希望能够运营好这个产业,并反哺到公益当中,实现商业和公益的良性循环。

对话惠若琪:做公益需要耐心等待花开


《中国慈善家》:你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做公益,在这方面是自己决定的,还是出于家人的影响?

惠若琪:其实,从小我父母就很尊重我的决定,小时候打球,我从业余变成职业运动员,他们就给了我足够的尊重和充分的自由。之前当职业运动员的时候,一直是接受相对封闭化的管理,所以在我决定开始从事公益的时候,父母就很支持我去做不一样的尝试。

这个过程中,他们也会给我一些建议,但当初我稍微有一点叛逆,只想靠自己先去摸索,等我有困难的时候,再反过来去询问他们。

《中国慈善家》:从你做公益的经历来看,一开始是帮助具体的人,后来是做专业的公益,这两者之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惠若琪:这个问题特别像我做公益的心路历程。2011年左右,我就开始通过一些公益组织去做一对一的资助,我记得那时候是给全球缺水、缺教育资源的地区做帮扶。

那时,我的帮扶是有反馈的,每逢假日节日的时候,被帮扶的孩子会写给我一张贺卡,用英语写的,还有他们画的画。收到时就有一股暖流涌到心里面,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了反馈,就会有小小的成就感。   

刚做公益的时候,有一些退役的排球运动员和老教练,他们在生活中或者是身体上遭受了一些困难,我希望给他们一些帮扶,让他们直接得到帮助和受益,这种也是可以得到直接反馈的。

现在我们做的体育支教,需要一段时间的培养,以及支教老师给我们的反馈。因为孩子不可能通过一堂课或者一个星期的课,身体和心理就会有质的飞跃。这时候,老师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通过老师阶段性的反馈,告诉我们当地的孩子有了一些怎样的变化,无论从数值上还有表现上,其实都能够总结出来,只是需要有一定的耐心去等待花开。

《中国慈善家》:惠基金最初是聚焦在体育相关领域,但当时也希望能在妇女、儿童领域发挥作用。做了母亲后,可能对一些痛点感受会更深一些,未来会有这方面的规划吗?

惠若琪:从目前来讲,整个人力、资源等对已有项目的覆盖,其实是刚刚好的状态。在妇女儿童领域,我们是希望在现在的项目基础之上做一些局部的升级。

比如,我们在开展运动会的时候,会给孩子灌输性别平等的观念,鼓励更多女孩子参加。因为我们发现很多的女孩子有点排斥体育,觉得那是男孩子做的事情,或者有一点害羞。我们就通过鼓励的方式,让她们参加游戏,慢慢把她们带动起来,让她们也愿意参与到体育项目当中。

这一点我有亲身体会,我小时候个子很高,很自卑,总是驼着背,也不愿意去跟别人交流,但是后来我有机会接触排球,在赛场上突然就找到了自己的长项,一下子从班级里较为边缘、不太想展现自己的状态,变成了场上的小明星。这个过程,对于女孩子的心灵成长是一种促进。

 《中国慈善家》:你怎么看待体育明星的影响力,以及在做公益方面的优势?

惠若琪:首先,在大众视野里,运动员是非常积极阳光的形象,这样的形象本身就带有非常强烈的公益属性。无论是小朋友,还是大学生,他们都希望能够和体育明星建立起更多的联系,或者有近距离的接触。以前都只是在电视上观看比赛,但当体育明星真正走到他们身边,可能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和动力。

这也是我们很多活动都会邀请一些知名运动员的原因。因为近距离接触体育明星,对于体育公益项目会产生深远影响,更直击受众的心灵。体育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拼搏属性,我们需要不断地去拼搏,在赛场上追求更快更高更强,也能够将这种拼搏演变成生活中的原动力。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943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