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如何才能有效消除性别暴力?

时间:2022-3-10 11:11 | 作者:联合国妇女署 | 编辑:csrworld | 点击:938
更多
越南:多方协作,快速响应

“现在我有信心,如果再次发生暴力,会有人来制止他。”—来自越南的家暴幸存者Hue Tin Huong

被丈夫家暴差点丧命后,Hue Tin Huong 决定向所在社区的“性别暴力快速响应小组”求助。

“当时都不在上班时间,但是响应小组的成员马上就来了。我说想向警方报案,响应小组的成员就骑着摩托车载我去警察局。到警察局后,他们看到我被打得头破血流,就马上带我去医院,我很快得到了治疗,以及一些心理支持。”

十年前,87%的遭受家暴的越南妇女都没有向公共服务机构寻求过帮助。2017年开始,越南政府与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人口基金、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在越南开展项目,帮助针对受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的基本服务包在当地落地。而2018年的项目基线评估发现,越南的家庭暴力幸存者服务规模较小,也没有明确的协调机制,越南迫切需要一种帮助暴力幸存者的新方式。

在项目组支持下,越南公共安全部帮助项目试点槟椥省的乡镇人民委员会在17个社区建立了“性别暴力快速响应小组”。每个小组由当地警察负责,由一名妇女联盟官员、一名司法官员,以及青年联盟官员或社区志愿者组成,他们共同为社区中遭受暴力的妇女和女孩提供及时的协调性响应和保护。

其中,警察局副局长Nguyen Van Phi是槟椥市(BenTre City)第6区快速响应小组的负责人。

(Nguyen Van Phi (右)警察局副局长,槟椥市第6区性别暴力快速响应小组负责人。图源:UNWomen/Hoang Thao)

Nguyen Van Phi是快速响应小组的98名成员之一(64名男性,34名女性),他们在2019年接受了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培训,为性别暴力幸存者提供保护服务,并与卫生、社会服务、法律援助和司法官员合作(这些官员也接受了相关服务原则培训)。

“以前处理社区内的暴力案件时,我们往往不清楚谁会做、以及怎么做,自从快速响应小组成立并对成员进行培训后,程序变得高效很多,我们都清楚在每种情况下该谁负责、该做什么。” Nguyen Van Phi说。

在项目的支持下,截至2021年8月,槟椥省已成立28个快速响应小组,这些小组已经干预了86起案件。

印尼:承认心智障碍者的主体性

“心智障碍并不可耻,可耻的是社会并没有正视这个群体。”—Dewi Tjakrawinata(下称德维),YAPESDI联合创始人
            

(德维跟她的儿子Morgan插图由Dewi Tjakrawinata,Oxfam提供)

当德维和她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儿子经历了各种社会歧视后,她决定作出一些改变。

于是,她成立了YAPESDI。这是一家总部位于雅加达的社会组织,为心智障碍如患唐氏综合征的青少年提供相应的文化教育,帮助他们建立自信、意识到自身的权利义务,并提高社会对于心智障碍群体的认知度。

YAPESDI一个重要工作就是是为帮助心智障碍的青年正名,希望改变对心智障碍妇女儿童的暴力行为“有罪不罚”的现象。

这一现象是多重原因造成的。首先,在印度尼西亚当地的法律体系中,刑法典不承认心智障碍人群的法律行为能力。因此,受害人无法独立报告性暴力或其他基于性别的暴力的侵害。在法庭上,他们的证言也无法成为有效的证词。而那些被收容在精神卫生机构的妇女,更会因为远离家人和社工而面临更大的维权障碍。

其次,法律和社会大众并不承认这些心智障碍女性的能力和性需求,这令她们更容易成为性侵的受害者。德维一直在呼吁:“其实这些女性和你我一样,有着各种各样丰富的感知,她们不是对于性侵没有反应,而是缺乏表达的能力。因此我们也需要教给她们基本的生理知识以及与人沟通的方式与能力。这样她们才能够遇到危险时向他人求救,并作出自己的证言。她们确实面临沟通的困难,但这并不是不可转变的”。

德维坚信心智障碍者是可以学习和成长的。例如,患有唐氏综合症的人需要言语治疗的支持,否则就有可能变得沉默,而被进一步边缘化。“如果您是一名遭受性暴力且没有公认的法律行为能力的哑女,您要如何求助?这是很可怕的。”

因此,YAPESDI联合了其他社会组织一起呼吁修改刑法。

德维说,“虽然法律的改变是缓慢的,但是越多的人站在我们这边,我们的声音就越有可能被听到。”除了完善法律外,他们还呼吁在法律体系中要有应对涉及心智障碍案件的专业人员。例如,心智障碍人士可能需要进行抽象思考来帮助理解,因此相关法律程序和司法信息需要用他们能够理解的方式呈现。除此之外,也需要专业人士来帮助司法人员更好地与心智障碍人群沟通。

除了法律上的改变,德维认为还需要社会观念的转变。例如,心智障碍的孩子们一般都会被送去只能上到三年级的“特殊学校”。这意味着那些原本可以掌握读写能力的人,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教育机会。并且由于社会经济因素、资源分配不均,针对心智障碍者的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侵害会被长期漏报与忽视。

“我希望这些年轻人成为他们自己的倡导者,如果你愿意倾听,你会发现他们的话是很有力量的。”

泰国:让流动妇女不再孤立无援

"我以为只有男人才能做保护家庭和挣钱这样的事情,就像我们默认这是一个父亲才能做的。我的女儿还很小,我很害怕离开我的丈夫,所以我忍受着他的暴力行为。但是,有一天,我意识到,我能像他一样工作,能像他一样挣钱,我能保护我的女儿,可能比他做得更好。"—SanMay Khine(以下称“桑梅”)

桑梅14岁从缅甸来到泰国做家政工,那时候她每个月挣3500泰铢(约700人民币)。桑梅做过建筑工人,做过兰花苗圃农民,而现在她是泰国MAP基金会教育和识别项目的项目官员。“作为一名流动妇女,我流动的经历赋能了我”,桑梅说。

流动可以在经济上增强她们的能力,帮助她们建立信心。但是,现实却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在远离家庭和社区网络支持的情况下,许多妇女遇到困难时都难以找到支持。桑梅的流动经历让她能够离开对其家暴的丈夫,也让她意识到她也想支持流动社区中的其他人摆脱性别暴力。

联合国妇女署亚洲和太平洋区域办事处消除针对妇女暴力专家Valentina Volpe指出,经历暴力的流动妇女会立即从朋友、处于同一行业的流动妇女伙伴或当地的民间妇女社会组织那里寻求支持和帮助。这意味着,由流动妇女组成的妇女组织,经常是遭受暴力妇女的第一个求助点。

(桑梅与清迈的流动妇女伙伴开展消除性别暴力与人口贩运的工作坊。图由桑梅提供)

桑梅的工作得到了安全和公平(Safe and Fair)计划的支持,该计划由联合国妇女署和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实施, 是欧盟-联合国消除针对妇女和女童暴力的多年期焦点倡议的一部分。在泰国,安全和公平计划正在与湄索、清迈和曼谷的当地民间妇女组织合作,通过制定本地文化及语言适用的标准操作程序来优化当地的应对性别暴力服务协调系统。

桑梅说,只要有需要她的人,她的工作就不会停止。

"我的工作是使转诊过程更加安全,提高流动妇女和她们的子女对基于性别的差异化需求的敏感度。我还为不会说泰语的缅甸妇女提供翻译支持。我的工作是让她们更舒适、更自信、更安全。她们的勇气总是激励着我。她们的勇气让我不断前进......直到有一天,每个妇女和女孩都能摆脱暴力和贩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938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