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山村幼儿园,如何让更多儿童受益?

时间:2022-3-11 16:10 | 作者:徐辉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179
更多
研究证明,让儿童早期接受教育,可以显著改善儿童发展的不利地位,有利于推动乡村振兴的实现。截至2020年年末,我国仍有约800万适龄儿童没有上幼儿园。

为了打通学前教育的“最后一公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于2009年发起“一村一园:山村幼儿园计划”(下称“一村一园”计划),为农村地区儿童提供家门口的免费学前教育。

2009年,17岁的郭晓参与了“一村一园”计划,担任青海省乐都区共和乡祁家堡幼儿园老师。

这是郭晓第一次走进大山。

从小生活在窗明几净的厂矿环境中的郭晓还没来得及为当地美丽的风景而高兴,就遭到当头一棒:教室是用土胚和木架搭的矮小平房,坍塌的围墙还可以用大大小小的石块儿修补。窗户用报纸糊,桌子腿用砖头充当,而所谓下课铃就是敲击两块悬挂起来的铁疙瘩。

走进教室,昏暗的光线、裸露的木质房梁……一阵大风刮来,黄色的尘土布满天空,顺着报纸上的缝隙飞进屋里,也飞到了郭晓的心里,化作满心的失望与失落。  

可是当她回头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笑脸、清澈的双眼,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郭晓还是决定留下来陪伴这些缺爱的孩子们。从那天以后,她就开始了大山深处的走教生活:每周两天要翻山越岭进出大山。

这一干就是11年。

幼教老师肩负着大责任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里清楚指出:“办好学前教育、实现幼有所育,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党和政府为老百姓办实事的重大民生工程,关系亿万儿童健康成长,关系社会和谐稳定,关系党和国家事业未来”。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原副理事长卢迈在“一村一园”项目点调研

农村地区一直是学前教育普及的短板。十几年来,“一村一园”计划已经相继覆盖全国11个省(市)、31个县,设立山村幼儿园3000余所(班),累计受益农村儿童约20万。

2月28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北京举办的“一村一园:山村幼教老师和孩子们”主题研讨会在线上线下同步举行。研讨会上,山村幼教老师和媒体发言人从自身经历出发,分享了对农村幼儿教育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思考与感悟。相关领域专家和学者就农村学前教育问题建言献策。

一些农村地区的孩子是留守儿童、甚至单亲家庭,作为抚养者的老人本身文化水平低,对教育不重视,导致很多孩子发育迟缓……身处偏远山村,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有各种问题和困难。“长期缺乏安全感与关爱带来的自卑内向,在每一个留守儿童身上都能看见,解决这类问题需要时间。”一名山村幼儿园老师表示。

山村孩子成长环境的特殊性,需要老师们付出更多耐心和爱心来与之交流,通过长时间的陪伴和沟通,去发现并改正问题,让当地孩子实现健康成长。

郭晓担任老师的祁家堡幼儿园在山顶,她每次都要背着水杯干粮,手脚并用地爬,一走就是好几公里。山里人烟稀少,手机也完全没有信号。路上到处都是被山洪冲击留下的深坑,行路分外艰难,稍有不慎就会跌倒磕伤。山里的天气更是变化莫测,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是倾盆大雨,云彩一飘走又是烈日炎炎,路上也没有遮风挡雨的地方。

每次到学校,气喘吁吁的她第一时间要买个“哇哈哈”喝。和她一起的大姐笑话她,自己明明还是个小朋友,却肩负着大大的责任。

超40%欠发达地区儿童获更高层次教育机会


在“一村一园”计划中,像郭晓这样的幼教老师共有3000多位,其中近93%是女性。她们是一群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尽心尽责地在村里教孩子的人。她们的年龄大多分布在20到35岁之间,也有少数年纪比较大的。其中七成的人学历是大专及大学本科。

在安静闭塞的乡村里,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没有大起大落的人生,每天上演的只有这些幼教老师陪伴着小小孩子们的平凡而又琐碎的故事。在缓慢流淌的光阴里,幼教老师用爱和耐心滋润着孩子因缺爱而贫瘠的心灵。孩子们也更加的快乐和有安全感。这些老师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孩子成长过程中缺失的来自父母的爱和关怀。

这些幼教老师们施展出十八般武艺:因地制宜,开展乡土教育,让孩子们认识植物;开家长会,加强家校联系并开展亲子互动活动;有的老师会把苗绣、苗鼓、苗歌编到歌里教学……在湖南古丈,老师把苗绣、苗鼓、苗歌等传统文化融入到教学中,这里的孩子个个会唱苗歌,个个会一些苗鼓。

郭晓在祁家堡幼儿园,把废弃的纸箱盒瓶瓶罐罐收集起来制作成一些教具;没有桌子,就想办法找来小学里淘汰的废弃课桌,锯短桌子后,铺上塑料桌布就是孩子们的手工桌。

“正是因为幼教老师们的付出和坚守,才有了农村孩子的进步,而这一点一滴的进步,切实影响着孩子们的未来。如果能引起各界重视,更好地帮助他们把幼儿教育事业坚守下去,把农村幼教拓展到其它欠发达地区,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乡村振兴才会真正有保障。“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原副理事长卢迈说。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对郭晓所在的青海乐都区开展了10年幼儿园项目的孩子进行了评估。瑞文智力测试的结果显示,山村幼儿园的孩子智力在全国中等水平以上,他们有更多的亲社会行为,心理弹性更好,能更好地应对挫折。“卢迈表示:“这点很值得注意,学前教育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避免孩子在未来产生反社会的行为,与其以后再去做工作,不如现在就给他们更多的爱。这些工作就是通过幼教老师完成的。”

而同样在乐都区,从初中升高中与学前教育关系分析的数据可以看出,山村幼儿园帮助了40%多的儿童获得接受更高层次教育的机会。

地方试点县学前三年普及率达到90%


十几年过去了,目前,已经不再青春年少的郭晓结婚生子,从小姑娘成为了孩子的母亲。而她越是有了为人母的经历,越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在她看来,或许青春终将逝去,可也能够变成永恒。多年的风雨历炼,让她沉淀了一份责任,更多了一份通透。

现在,随着国家对学前教育越来越重视,幼儿园的环境早就不是郭晓受到“惊吓”时的模样,而是早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基金会、各政府部门及社会爱心人士的捐赠下,山区幼儿园开办的越来越好,明亮宽敞的教室里面设备齐全。基础设施完备:有课桌书柜,电视、各种教具。还有给孩子们补充营养和微量元素的营养品……”郭晓说。

“这些年,随着国家脱贫攻坚力度不断加大,地方政府对学前教育的重视,在开设较早的山村幼儿园试点县,我们明显感觉到,无论基础设施还是教师待遇、培训等方面,都有较大变化。”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晋表示,很多山村幼儿园的硬件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善。现在,地方试点县除了几乎实现项目的全面覆盖推广外,学前三年普及率也达到了90%,已经提前实现了2025“十四五”规划的目标。

教育部在2021年发布的《“十四五”学前教育发展提升行动计划》中,其中要求到2025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将达到90%以上,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5%以上,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将达到50%以上,覆盖城乡、布局合理、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将进一步健全。  

目前,方晋介绍,受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一村一园“计划的启发,除了试点县以外,包括云南、贵州、甘肃省一级政府在内的地方,都提出了“一村一园、一村一幼”的口号。

建长效投入机制需多部门共同努力

“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可以通过校车、寄宿的方式到乡镇上学,但非义务教育阶段的3-6岁的孩子还太小,长途跋涉或者坐校车与家庭分离去寄宿,无论从孩子身心发育的特点还是财政负担的角度来看都不是最理想的。”方晋表示,因此,还是要解决学前教育进村的问题。

尽管政府在努力,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等诸多社会力量的推动下,学前教育也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是目前仍有不如意的地方。

卢迈认为,中国学前教育的经济投入与国外仍有较大差距:国外在学前教育上的经济投入占比和生均支出分别是国内的2倍和8倍,山村幼儿园老师的工资普遍不高。“山村幼教老师月工资大部分处于2000—2500元之间。24个试点县中,只有三个县得到了学前教育发展专项资金的支持,其他试点的幼教老师工资待遇只有地方政府和社会力量来支持。”卢迈说。

针对这种情况,卢迈建议,关爱农村幼教老师群体,希望基金会筹到资金,在年终时给老师们发放奖励;继续增加学前教育支出,当前占GDP0.42%的投入依然不够;国家财政学前教育投入要倾斜农村地区,倾斜原来的欠发达地区、山区、少数民族地区,村一级的学前教育最好列专项,就像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一样,按照人头进行投入;用好乡村振兴补助资金。

有长期跟进采访“一村一园”计划的媒体人士认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儿童发展项目是中国整个乡村振兴事业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涉及到人的发展权利、发展机会以及发展能力的培养。目前,政府部门对早期教育领域的投入依然不足,希望未来能够在农村学前教育和早期养育方面建立长效的投入机制,不能只靠志愿者的热情,也要有中央财政的支持机制。

“从2010年以来,政府开始大力支持学前教育,并向农村倾斜,但仍有许多需要持续关注的问题。”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宋映泉表示,中央政府需要进一步加大投入,同时在投入的方式上需要改善,比如投资农村幼儿营养健康、保障幼教师资稳定等。这些问题需要跨部门共同努力,整合资源加以解决。

11年的时光犹如白驹过隙。对于郭晓来说,从刚开始父母、家长的质疑与不理解,不愿意将孩子送到幼儿园,到后面社会各界对幼儿园作用的认可,这一路走来,实在太不容易。这些年来,和郭晓一起来的早教老师,离开的虽然不少,但是也有很多像她一样的留了下来,她们见证着彼此的成长,也共同守护着山区孩子们的成长。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也是世界未来的希望,人类未来的希望,”郭晓说,在未来,她和同事们会依然坚守初心,用真心守护着这些孩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179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