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冬残奥会赛场上的她们,我们还应该了解什么

时间:2022-3-14 14:56 | 作者:联合国妇女署 | 编辑:csrworld | 点击:1453
更多
3月13日,历经9个比赛日、84个项目赛事,2022年北京冬残奥圆满落下帷幕,中国队金牌奖牌均断层式位列第一,以18金20银23铜完美收官。

北京冬残奥会的赛场上,共有564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其中138名为女性运动员,占比为24.4%。在这个冬天,残奥女性运动员们在冬残奥赛场上展现了丰富多元的力量,以灵动的生命力对抗着不可逆流的命运。

© 人民日报|北京冬残奥会闭幕式


她们之中,有来自中国的运动员张梦秋。二十年前出生于河北的她,因患小儿脑性瘫痪导致运动功能障碍,左手闭合无法伸开。刚入队时,她反应速度比其他人慢很多。经过多年的刻苦训练,首次登上冬残奥会赛场的她,一举斩获高山滑雪项目2金3银的佳绩。

© 新华社&央视新闻|张梦秋在颁奖仪式

她们之中,也有年仅17岁的中国运动员郭雨洁,她是开幕式中国体育代表团旗手之一。左手先天性残障的她,遭遇过很多伤病。但她这些年坚韧蓄力、不断挑战体能极限,训练快速射击能力,在今年的北京冬残奥会上成功斩获残奥冬季两项女子短距离站姿组金牌。

© 新京报|郭雨洁在射击

她们之中,有32岁的中国老将杨洪琼,担任本届冬残奥会闭幕式中国体育代表团旗手的她,在赛场上包揽了越野滑雪女子坐姿组短距离、中距离、长距离3个项目金牌。

© 人民日报|领奖台上的杨洪琼

她们之中,有摘得中国代表团在冬残奥会中首枚奖牌的视障运动员朱大庆,她从一名田径运动员跨界到滑雪项目,在视觉障碍的情况下追求更快的速度,突破重重困难,最终夺得高山滑雪女子滑降视障组银牌。

© 新华社|朱大庆和她的领滑员闫寒寒

她们之中,还有瑞士运动员弗朗索瓦丝·雅克洛德(Francoise Jaquerod)。这位在1988年残奥高山滑雪项目中斩获两枚金牌的女性,现在是瑞士轮椅冰壶队的得力主将,如今58岁的她仍在体育世界不断尝试和突破。

© 瑞士残奥委会|弗朗索瓦丝·雅克洛德

体育中的残障女性,那些我们知道或不知道姓名的,她们用日复一日的坚韧追逐热爱与梦想,以永不言败的精神拓宽生命的厚度,也推动了性别平等的进程。

但我们也必须看到,从日常生活到冬残奥的舞台,她们需要面对在日常起居出行、参与公共生活、获得社会资源的重重阻碍。

全球残障女性现状

残障人士(People with disabilities)包括长期在身体、精神、智力或感官方面存在损伤(impairment)的人群,个人损伤与社会物质环境的障碍(barriers)相互作用,使他们无法在与他人平等的基础上充分有效地参与社会生活。残障女性面临的情况则更为严峻,她们生活在残障和性别——双重结构性不平等之中。

联合国全球数据显示,每五名女性中就有一名是残障女性。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妇女占残障人士总数的四分之三。

© 联合国妇女署|残障女性数据

来自51个国家的数据显示,只有20%的残障女性参与工作。在5800万小学失学儿童中,三分之一为残障儿童,其中残障女孩的入学率远远低于男孩。

大多数残障女性在社会中始终处于“隐身”的状态,她们没有接受过长期完整的教育,没有正式工作的经历,也很难从社会关系网络中获取支持[。对于残障女性而言,走出家门、参与社会是拥有自主生活的前提,但是无障碍环境的缺席却让她们望而却步。从道路和住房,到公共建筑和信息空间,以及基本生活城市服务,这些都成为她们需要勇气应对的难题。

自主权利的缺乏也让残障女性面临更多风险。全球每三位女性中,就有一位曾遭受暴力侵害。残障女性受到侵害的风险甚至为2至3倍,包括来自家庭、亲密关系、照护者的暴力和看护机构的忽视。缺乏获得性和生殖健康服务的平等机会是残障女性面临的关键问题之一,她们往往无法就性关系、避孕药具使用和生殖健康护理做出自己的知情决定(informed decisions)。

残障女性在社会领导与决策过程中的代表性严重不足。2017年数据显示,在亚太地区的18个国家中,有14个国家的立法机构中没有残障女性,残障组织中的男性几乎是女性人数的两倍,分别占所有机构的21%和12%。残障女性的声音经常被忽视,或者被“专家”、父母、监护人和照护者所代表。

根据中国残联推算,截至2010年末,中国残障总人数超过 8500 万人,约占全国总人数的 6.21%。国际残奥委会去年发布的宣传片显示,全球残障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15%,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比例,而是12亿真实存在的生命。

完善性别友好的无障碍环境,提供专业性的社会系统支持,是让残障人士,包括残障女性,拥有平等生活机会的关键。

建立一个性别平等无障碍的世界,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

© UN Women/Samar Abu Al-ouf

让残障妇女参与领导社会治理,并平等地从中受益

确保各年龄段的残障妇女充分参与、领导政治机构和政策进程,包括让更多残障妇女担任决策岗位;更多国家和地方规划、战略、政策和预算中纳入促进性别平等和社会融合的目标;推进高质量的分类数据统计,包括分性别统计,促进跟踪社会发展进程,包括弱势人群发展;更多司法机构为不同处境下的残障妇女和女童提供法律服务。

持续性别友好的无障碍环境建设,促进社会融合

充分考虑各地区发展差异,制定多样化、结构性的无障碍环境改善计划,建设更多满足残障人士需求、保障妇女儿童安全、对生态环境友好的城市和乡镇,让无障碍出行不再成为难题。

“希望人行天桥的设计可以充分考虑残障人士的需求,将坡道的幅度设置得更为合理,并且增加一些扶手,最好是做成那种不锈钢的圆形扶手,这样我们使用起来也更加舒适。”—— 残障姐妹 BEST(Beijing Enable Sister Center)

保障残障妇女的就业机会、体面工作和经济自主权

制定促进残障妇女体面工作和社会保护的政策;让更多残障妇女获得数字、金融、技术和职业教育及培训机会,赋能她们创立和/或管理大中小型企业;让更多农村地区残障妇女获得、掌握和使用生产资源,参与可持续农业发展,提高收入保障、改善工作环境、增强应对气候变化抵御能力。

确保残障妇女和女童获得平等的教育、医疗资源,包括性与生殖健康服务

建设无障碍校园环境,完善特殊教育体系,让残障女童在每一个学习阶段都有平等机会获得优质教育;保障残障妇女和女童的健康福祉,完善各层级、全生命周期的医疗照护体系,为她们提供可得、可及、可负担的高质量医疗服务;关注残障妇女和女童的性与生殖健康,进行有针对性的健康宣传活动,提高残障妇女进行乳腺癌和宫颈癌筛查的比例;提高医疗卫生工作者和照护者对于性别和残障的认知,增强相关技能和知识培训。

让所有残障妇女和女童免受任何形式的暴力

完善相关法律和政策,以预防为主严厉打击针对残障妇女和女童的暴力,向受害者和幸存者提供高质量的法律、心理关怀等基本服务;更多城市和乡镇为妇女和女童提供无障碍的、安全的、赋权的公共生活空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1453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