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上海抗疫工作压力大,社会力量尚未充分发挥

时间:2022-4-13 14:56 | 作者:温如军 | 编辑:csrworld | 点击:810
更多

图/3月31日,上海一名防疫人员正在进行消杀工作。

4月1日上午举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通报:3月31日,上海市新增358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和4144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当日开始,浦西封控开启,浦东等地实施阶梯式管控。

3月份以来,上海本土疫情呈多点散发、多链并行、隐匿传播、快速蔓延态势,这是上海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面临最严峻的一次考验。

当前,上海实施全域静态管理、全员核酸筛查、全面流调排查、全民清洁消杀等综合防控措施,但疫情依然来势汹汹。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发布会上非常坚决且严肃地表示:筛查期间严格落实“人不流动、足不出户”,确保“不漏一户、不落一人”。尽早实现社会面清零,仍是上海的工作目标。

公益界观察人士认为,上海本轮抗疫工作任务非常艰巨,需要调动社会力量的参与。而与此前的武汉和西安相比,这次上海抗疫工作中社会组织的参与度并不高。在上海参与抗疫工作的社会组织多是来自上海本地,而此前有着丰富抗疫工作经验的社会组织目前多是聚焦吉林、江苏、山东等地,上海的一些需求被忽略。

物流瘫痪

“上海的这波疫情和武汉疫情相比,相同的是心理上没有做好准备,导致物资需求的暴增;而不同的是,变异病毒的传染性太强了。”上海的资深公益人士黄磊说。

随着疫情的加重,上海的防疫政策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从最初的网格化管理到后来统一划分重点区域和非重点区域,再到以黄浦江为界进行分区封控。封控期间,全体居民足不出户,暂停公交、地铁、轮渡、出租汽车、网约车运行。

“本轮上海疫情刚暴发的时候,给市民的感觉是并不严重,封控几天就应该能解封,但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封控时间要长于预期。”黄磊说。

两年前疫情大暴发、武汉封城的时候,黄磊参与了武汉的救援工作。他认为,上海这次物资配送的畅通度完全没有达到武汉疫情期间的水平。武汉疫情暴发期间,全国各地蔬菜运送往武汉的通道是畅通的,当时他所在的机构先是把蔬菜等物资送到武汉各个街道,再由街道往下面分发。

“即使到了现在,上海仍没有建立起应有的体系,主要原因是大家心理预期封控时间不会太长,思想上完全没有做好准备。”黄磊说。

图/3月28日,上海,航拍封闭的南浦大桥。

3月26日开始,上海启用世博展览馆作为临时集中隔离收治点,用于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的集中隔离,在那里总共设有约6000张床位。上海卫健委向社会求助:在集中隔离收治点,数百名医护人员生活用品缺口大,希望社会各界给予支持。

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郑依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封控的状态下,物资运输成为最大的困难,尤其是外地捐赠方的物资,无法进入上海。即便是上海本地的物资,也无法从浦西送到浦东。因为运输的不畅通,联劝公益婉拒了外地的一些捐赠。

物资供应不足

上海疫情的暴发式升级,让当地医疗资源和市民的生活物资供应出现问题,市民抢购生活物资和就医难的信息在网上引发关注。

蔬菜是市民亟需解决的生活物资,对于很多家庭尤其是一些困难家庭,他们调配资源的能力和渠道几乎为零,全靠政府调拨。而上海物资分发系统至今仍然没有完全建立,政府部门也在寻求社会组织的帮助。

图/3月27日,上海世博展览馆临时集中隔离收治点。目前,上海已开设多个集中隔离收治场所,市级医院派出多个医疗队与每个隔离场所进行结对。 

此前,上海公布的防控政策为,3月28日5时起,上海市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实施全员核酸筛查:第一批,浦东、浦南及毗邻区域先行实施封控,开展核酸筛查,4月1日5时解封。同时,浦西地区重点区域继续实施封控管理;第二批,4月1日3时起,对浦西地区实施封控,开展核酸筛查,4月5日3时解封。

按照原计划,浦东等区域应该是4月1日解封,但《中国慈善家》记者当日上午了解到,一些地方并未按计划完全解封。

“很多人被封在小区里,要靠街道、社区来提供物资,但他们工作的颗粒度没办法那么细,不会考虑到每家几口人,具体需求是什么,他们也没有精力去定量化配置,只能是‘一刀切’式的。”黄磊认为,上海物资紧缺的情况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很多防疫类物资、生活保障物资存在缺口,就连一线抗疫工作者所需物资也不充裕,甚至一线社区志愿者的防护用品也存在调拨不及时的情况。

3月31日晚,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政府秘书长马春雷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近一段时间,感染者数量持续攀升,疫情在浦东等部分地区存在较为广泛的传播,如果不实行严格管控,就存在暴发流行的潜在风险,疫情形势十分复杂,防控任务极其艰巨。要力争以最快速度、用较小代价,彻底排查感染源,全力切断传播链。

马春雷坦言,针对感染者大幅增长的情况,准备不够充分;同时,一些防控措施执行不到位、落实不到位,有的封控地区群众生活保障不够周到。为此诚恳接受大家的批评,努力改进。

目前,上海的物资需求得到全国各地陆续的响应。3月31日晚上,合肥市驰援上海的350吨生活物资从合肥百大周谷堆大兴物流园发车,包括土豆、冬瓜、西红柿等10种耐存储蔬菜品种,由20余辆大型货车运输送往上海。

另外,郑州市政府决定向上海市浦东新区捐赠800吨蔬菜,价值300多万元,已从郑州万邦农贸市场出发,发往上海。还有云南、江西、山东等地数百吨爱心蔬菜也陆续发出。

图片/3月25日,上海市内一处封控小区外的防疫人员。

上海那么富,为什么还要募捐?

一些公益组织在开展工作过程中,经常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这些工作都是政府应该做的,政府也有财政预算,为什么需要社会力量去做?

“主导抗疫的力量肯定还是政府,社会组织的工作是协助性的、支持补位性质的。比如,防疫类物资都有专项物资经费作保障,而且调拨比较快;但生活类物资,尤其是对蔬菜、方便面、水等食品的需求,需要社会力量去筹集予以解决。”郑依菁说,她一再向质疑者解释,很多工作全靠政府来做不现实,靠市场也不现实,靠公益组织更不现实,因此需要几方协作完成。

另外,在此次为上海抗疫募捐过程中,经常会出现捐赠意向与需求不对等的情况。比如大部分爱心人士有意捐防疫物资,而对于一线急需的生活类物资并不积极,甚至不理解。“上海这么有钱的地方为什么还要募捐?”有的人会这样质疑。

“我们工作过程中汇总的一线需求是非常紧迫且真实的,上海整体财政收入较好,但并不意味着整个上海就没有弱势群体。即便是在发达国家,仍然有公益慈善的需求。”联劝公益在募捐时如此解释。

也有捐赠方认为,上海不缺物资,相比之下,疫情同样严重的吉林更缺少资源,他们更愿意将物资捐到吉林。对此,郑依菁表示“完全理解”,捐款捐物本来就是遵循自愿的原则。不过,她还是想强调,即使在富裕的地方,仍然会有很多真实的需求。

截至2022年3月31日,联劝公益共接收抗疫相关善款及物资超152万元,累计抗疫相关公益善款支出106.39万元,为117家单位超15万人次上海市民和抗疫工作者提供支持。在捐款中,上海本地资源为主力军,外地捐款较少是不争的事实,体量上更是无法和武汉疫情相比。

“联劝公益作为上海本土基金会,能发挥本地募集资源、统筹协调匹配的优势,也是为上海疫情和上海市民出了一份力。”郑依菁说。

亟需广泛的社会参与

4月1日上午举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表示,浦西地区的筛查工作全面展开。另外,4月2日起,离沪人员必须持“核酸+抗原”双阴性证明,对于无法提供核酸和抗原检测相关证明材料的,现场予以劝返,不得离沪。

不难看出,上海抗疫工作依然压力重重,拐点仍未出现。为此,专家呼呼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来解决目前市民生活物资和医疗资源缺口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提出两条建议:一是社会组织应该主动和有关信息部门、应急管理部门搭建沟通机制,建立良好的政社合作关系;二是社会组织发挥其机动性、灵活性的特点,在救援过程中注意规划战略和重点。

“有关政府部门对社会上的一些事情不熟悉,比如我在体制内工作时对很多事情也不太熟悉,因此社会组织一定要有主动性,毕竟政府部门有时太主动了怕被误解为‘管得太宽’。我认为,目前的沟通机制是最大的问题。”

王振耀曾担任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国家减灾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多年,对救灾工作非常熟悉。他指出,2008年南方暴发雪灾时,灾民只能等政府的救援,其后汶川地震暴发,中国的社会组织才开始发展起来,在救灾中做了大量的工作。“政府要在灾难中做好协调工作,让社会组织充分发挥作用,毕竟政府力量有限,而民间无穷。政府更擅长搭框架,而一些细节的、具体的事还要靠民间力量参与。”

“武汉疫情的突然暴发也曾让中国人措手不及,起初也出现过一段时间的混乱,但后来政府和社会通力合作,许多问题解决了。比如在物资方面,由于社会力量的参与,武汉的物资从不够到过剩,因为民间的力量几乎是把全世界医疗物资储备的一半买到了中国。河南水灾中也有上几百支民间救援队参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王振耀说。

他建议,各级政府把社会组织纳入应急机制中来,鼓励社会组织和政府应急机制建立有机联系。此外,在一些重大灾难中,如果政府没有精力去做,可以委托慈善总会或红十字会统一协调社会组织参与救援,解决通行手续、物资运输等问题。以上海为例,政府完全可以正式委托上海慈善基金会和外界的社会组织对接,这样一些爱心力量就能有序进入上海共同抗疫。

“疫情或重大突发事件一旦来临,政府应该统筹资源,动员社会组织的力量,而非一刀切把他们拒之门外。”王振耀说。

本轮上海疫情暴发后,一位投身抗疫工作的知名公益人在朋友圈写道:特大危机时,政府的能力是有限的,而社会的潜能远不止政府能够调度的部分,更广泛的社会参与是应对特大危机的必然选择。


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微信ID:cnscsj)
作者:温如军
编辑:邱宇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810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